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剑封喉!

    赵亚军做梦都不会想到有天会在英雄殿,在这么多大长老面前被人杀死。

    众人震惊的时候,江辰被一股大力击飞,撞在山壁,

    坚硬的岩石立即龟裂,最长的裂痕有十米之长。

    江辰落地后呕血不止,筋骨寸断。

    出手的是水元大长老,他见到江辰当众杀人,愤怒出掌,不在乎会不会拍死他。

    南公和其他几名知情的大长老相视一望,想帮都不知该怎么开口。

    江辰服下自制的疗伤灵丹,费力站起来。

    “这就是给你们的交代。”

    江辰不见一点后悔,漆黑的眸子在一点点发亮。

    宛如一把宝剑出鞘,锋芒渐露。

    “如果白灵出事,你,我也不会放过。”利剑所向,是水元大长老,江辰再次语出惊人。

    水元冷哼一声,不屑回应,查看赵亚军的情况,无法已经没得救了,黑眉立起,怒火在迅速积蓄着。

    “到这时你还不知悔改,看你你的所作所为,你的战宠会做出那样的事来,倒是一点都不奇怪。”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战宠!”都月积极道。

    “哈哈哈哈哈。”

    “我家白灵好端端睡觉,他们六个人直接杀来,险些让他丧命。”

    “怎么?我应该怎么教?束手就擒吗?遇到有杀心的人,直接举爪投降吗?”

    江辰同样愤怒,同样不甘。

    他的话不无道理,说的很对。

    赵亚军六人将白灵逼成那样,现在这下场可以说是自找的。

    但是,别人不会都这样想。

    在场的人,有八成的观念是:比起赵军六个人,一头战宠微不足道。

    畜生的性命,岂能和人相比?

    如果白灵在那日就死去的话,他们也不会来为难江辰,目的是白灵逃脱,只能来找主人问责。

    现在江辰因为白灵怒杀赵亚军,不可饶恕,犯了最大的忌讳。

    南公非常后悔让江辰见到赵亚军。

    本以为江辰是去求情和道歉的。

    过错方不是江辰,真的那样做,这事还是好处理的。

    可惜随着江辰一剑下去,众目睽睽之下,非常严重。

    “你的种种罪行,已经为你获得死罪。”水元大长老说道。

    “英雄殿规矩,杀人者,偿命!”都月兴奋道。

    南公无法继续沉默,道:“慢着,事情的对错,我们心里都清清楚楚。”

    “江辰的战宠失控暴走,是赵亚军六人的责任。”

    “江辰什么也没做,爱宠不知所踪,悲愤交加,失去理智,情有可原的,罪不至死。”

    上次来帮江辰的几名大长老和南公一起说道。

    “南公前辈,归清前辈,飞泉前辈,你们为什么这样护着他!”

    水元大长老不了解问道。

    都月在想:“这江辰到底什么身份,发生这样大的事情,还要维护?”

    南公等人的话落下来后,引起全场哗然。

    对错,不重要,尤其是在江辰出剑杀人,还说对错,叫人无法了解。

    “我们只是认为不该因为众怒而失去标准,江辰在出剑前,完全是受害者。”南公说道。

    水元大长老无法接受这话,道:“那他杀害赵亚军呢?在他眼里,一条人命,比不上一头畜生!”

    “就是,把战宠宠成那样,不知爹娘死了会不会这样孝顺!”都月阴阳怪气说道。

    在场的人也分成两派,对错派,贵贱派。

    但没有争论多久,对错派完全被处于下风。

    只要一句话就足以让他们哑口无言:人命和一头畜生比起来,谁更重要?

    避开重点,抓住一点不放,借题发挥,又有江辰当众杀人,很快,漫山遍野出现声讨之声。

    “水元,你说该如何处置?”南公说道。

    水元不知情,可江辰对英雄殿实在太重要。

    他希望水元在经过刚才的对话能明白一些,互相给个台阶下。

    总而言之,江辰不能死。

    可是,水元被白灵所伤。

    白灵又他眼皮底下逃走,不少人都说水元实力太弱才会如此。

    今日的怒气,也有一部分是这个原因。

    在江辰杀死赵亚军,更是达到极点。

    “此子行为,几乎无可饶恕,一旦开了这个先例,英雄殿还有规矩吗?”

    “杀!”

    水元一挥衣袖,道:“狠狠的杀!”

    南公等人无奈摇头,英雄殿没选择告诉一部分人,就是考虑到性格。

    “江辰被人针对陷害,愤怒杀人,赵亚军有错在先,导致英雄殿这样,我不认为杀!”南公提出反对

    很快,对错派和贵贱派变成杀和不杀派。

    依然是杀派占据上风。

    不杀江辰,难以平息众怒。

    “哈哈哈哈,我在时光之殿,尽心尽力为英雄殿努力,千辛万苦终于取得成绩。”

    “可是,英雄殿连我的白灵都保证不了安全。”

    江辰纵声大笑,由于伤势剧烈咳嗽,但他不在乎。

    “你最好杀我!”

    他盯着水元,说道:“不然,我就杀你!还有你。”

    最后三个字,是对都月所说,他的剑又蠢蠢欲动,如果不是负伤,已经出剑。

    “江辰!”南公大为焦急,现在说这话实在不理智。

    “放肆!”

    水元怒不可及,要亲自出手,斩杀江辰!

    “慢着。”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却不见有人,只有雄浑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

    “殿主!”

    无论是谁,齐齐变色,恭敬大叫着。

    英雄殿殿主?

    江辰四处张望,却没看到人。

    “水元,江辰何错之有?”然而,殿主的声音又响起,仿佛无处不在。

    啊?

    殿主的一句话叫人愣住。

    尽管猜到殿主的出现,江辰不会有性命之忧。

    可看样子,还不打算让江辰受惩罚啊。

    “他的战宠”水元急忙道。

    “他的战宠怎么了?你是指望着一头妖兽在濒临死亡的时候也不反抗吗?”殿主打断他的话。

    江辰说过相同的话,效果嘛,自然是微乎其微。

    殿主亲自开口,每个人都开始深思,觉得大有道理。

    贵贱派的人开始沉默,检讨起自己。

    “赵亚军六个人,因为他们的愚蠢,害得英雄殿损失惨重,你不惩罚,反而来找江辰,这我不理解。”

    “我再问你,他的战宠在那之后,除了和你交手,还伤过其他人没有?”

    “没有。”

    水元想了想,摇摇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