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江辰心里明白,虽然都是第三劫神祖,可经历的劫难不同,造就的个人也不同。

    江南继承他的天赋,不过能看出第一劫和第二劫都是雷劫。

    也就第三劫是天劫,就如同其他神祖一样。

    空中的两个人显然不是第一次交手,对彼此都很了解,刚一交手,就打得难解难分。

    萧无子所用的兵器是长剑。

    江南则是长枪。

    剑锋自带电光,每次交锋,电能随着剑芒穿透而出,防不胜防。

    江南的枪法炉火纯青,长枪灵动,宛如第三只手臂,泼水不进。

    剑刃打在神铁铸就的枪身上,火花四溅,看上去格外绚烂。

    一番激战后,两个人很有默契后退,平分秋色。

    “月儿已经跟了我,哪怕你今天将我击败也无法改变什么。”

    江南带着胜利者的微笑,道:“更何况,你拿不下我。”

    “我要让月儿知道她的选择是多么愚蠢。”

    萧无子仪表堂堂,加上神祖气场,也是非凡人物。

    可现在,额头几根青筋引人瞩目,眼中满是疯狂。

    “看来就算是第三劫神祖,也会为情所困。”

    “不是说神祖一路走来,内心早已强大莫名,抛开多余杂念,萧无子不应该如此吧?”

    “你说的那种强者指的是他们父辈,这些小年轻境界听上去高,实际上,经历的还不够多。”

    趁着二人调息的这会时间,城中的人议论开来。

    看到高高在上的第三劫神祖也如普通人一般,都大为惊奇。

    要知道,从一开始到神级强者就会经历不少磨难。

    更别说成为神级强者以后,还有神王到神祖。

    “老师,强者不应该如你这般稳重吗?”

    就连栾鸾也很好奇。

    “任何劫难都不会灭除一个人的情感,一些无欲无求的人只是自己选择。”

    江辰笑了笑,接着不忘加了一句,“更何况,我一点都不稳重啊。”

    说到底,强者之所以会在凡人眼中飘渺不定,琢磨不透,是因为价值观不一样。

    凡人惜爱的黄金对于强者而言不值一提。

    但这不能说明强者淡漠钱财。

    要是强者遇到仙晶,表现的会比凡人更加疯狂。

    就如江南和萧无子的争斗。

    他们争夺的女人也不会是凡夫俗子,必然是有着过人之处。

    这时,空中二人的战意再次高昂起来,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江南,尝尝失败的滋味吧。而且你最好习惯,因为将来你会不断失败!”

    忽然,萧无子一声大喝,看那架势,像是要绝招要发动。

    事实也确实如此。

    “万剑归一!”

    萧无子发动一式绝剑。

    俗不可耐的剑招名字。

    一百门剑法中,起码有一半的剑法会有所谓的’万剑归一’。

    不过,当剑势撑起来后,众人立即感受到不同之处。

    江辰脸色微变,有些替儿子感到担心。

    这一剑,集剑道大成。

    剑的精髓是:刺。

    萧无子这一剑将这个要点发挥到极致。

    上万把和手中一样的剑锋遍布在空中。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剑锋不是凭空悬浮在那,仿佛是卡在虚空,看上去要更加凝实。

    所有剑锋轻微震动时,整片天空也跟着受影响。

    “去!”

    萧无子蓄势结束后,用尽全力将剑往前一挥。

    仿佛是战场上的大将军下令,上万把剑锋好比千军万马冲锋。

    “这些剑不是表面的,而是虚空下,要将同处于其中的江南给抹去。”

    在场不少人看出这点,意识到萧无子这一剑比想象中厉害。

    也正是因为掌握住这一剑,萧无子才敢跑到造化城来挑战。

    众人的目光很自然落在江南身上,想看看他如何应对。

    奇怪的是,他没有蓄力的动作,持枪伫立在那,等着剑锋袭来。

    这让不少人啧啧称奇,正确做法是在萧无子蓄势时,江南马上作出反应。

    现在这样一来,江南会吃很大亏。

    不过,江辰注意到儿子的那双眼睛中涌现出精光。

    待到剑锋来到身前,江南那双眼闪闪发亮,根本看不到眼白和眼珠。

    下一秒,江南以一种快到离谱的速度挥动长枪。

    枪芒很快化为一头金龙,游走在江南周身,抵御着剑锋。

    剑锋打在上面,发出叮叮的脆响。

    但剑锋始终无法将巨龙攻破。

    甚至在最后一波剑锋落下来后,江南大喝一声,龙吟声响彻天地。

    巨龙直奔萧无子而去。

    看到自己这一击没有取得任何成果的萧无子早已无法思考。

    面对巨龙,就连防御都忘记,被狠狠击中,口吐鲜血。

    可以预料这样的结果连江南都有些意外。

    他印象中,萧无子稍微有所反应,只会有些狼狈,不至于这样惨。

    他摇了摇头,并不为此感到愧疚,只是觉得有些乏味。

    “看来不仅是萧无子进步神速,就连江南也是。”

    “刚才那一击,证明两人差距越来越远。”

    议论声再起,造化城这边为着自己人欢呼。

    “我父亲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会在极短时间内将其抛在身后,我和你纠缠快两年,也算是失败。”

    江南在空中说道,对于自己取胜,他没有太过兴奋。

    相反,他为一年多时间才把距离拉开感到羞愧。

    人们听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哭笑不得。

    但想到他父亲是谁,倒也没有人他在夸大。

    “可恶!”

    萧无子勉强降落在地上一处山峰,捂着胸口,格外难受。

    这时,人们看到他做出一个奇怪的举动。

    那就是捏碎自己的玉牌。

    这个动作代表着求助,这是星空中每个人都清楚的。

    问题是,江南又不会继续动手,萧无子大可平安无事返回正神城。

    甚至他还能到造化城疗伤,根本没必要叫人来。

    “难不成他要找人出头?”

    有人猜测道。

    “应该是,他主动挑战,又输的这样彻底,肯定心有不甘。可问题是,他会叫来谁?”

    人们想着和萧无子有关的人,都是没有头绪。

    待到他叫来的人出现在天际边缘时,所有人都是惊讶莫名,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