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是来找自己父亲的对吧。”

    察觉到江辰身上的寒意,血樱连忙抛出一个重要信息,避免江辰狠辣出手。

    果然,江辰眼帘低垂,眸光闪烁不定。

    血樱深呼吸口气,重新审视局势,无奈发现自己命运落在江辰手上。

    “脾气那么大,没想到就这点本事。”

    血樱心中腹诽着。

    血雷被一剑杀死,想来也惊动血族,可她和江辰相隔不到五米,以江辰的速度,哪怕是在混沌世界的大手都救不了她。

    关于江辰的父亲,血樱是为数不多了解情况的人。

    因为她把江辰当成对手,打探过江辰。

    得知他的父亲凌天在炼狱被大手抓走,包括荒天帝在内。

    上次在混沌世界,那只大手再现,救走自己。

    所以血樱猜到江辰是来探明情况的。

    “不要卖关子,不管你自认为有多聪明,但在我面前都是愚不可及。”

    江辰说道。

    要不然的话,这女人也不会如此轻易落在他手心。

    血樱刚想开口,就被江辰打断,“你有十个字的机会说明我想要知道的情况。”

    “十字?”血樱脱口而出,一脸惊讶。

    “还剩下八个字。”说着,江辰伸手接过飞回来的赤霄剑。

    神剑在手,由内而外透露出一股凌厉的气息。

    血樱呼吸一顿,思索片刻后,说道:“魔手血祖,血海深处。”

    八个字刚刚好。

    江辰得到一个名字。

    至于血海深处所在,想来血樱也不知道。

    “我不一般不杀美貌的女子,不过你例外。”

    江辰得到想要的,眼中涌现出浓郁的杀气。

    他知道这女人对血族的重要性。

    血樱也不意外,转身就跑。

    然而,她的速度又如何能快得过江辰的剑锋。

    眼看着血樱要因为自作聪明丧命星空,熟悉的气息再次袭来。

    “这次还想救人?”

    江辰冷笑一声,手起剑落,一剑刺穿血樱心脏。

    与此同时,那只大手从上往下抓向二人。

    这种感觉就像是泰山压顶。

    若真的是一座大山,江辰也能一剑击碎。

    但是,大手不仅能将大山捏爆,更是坚硬如铁。

    江辰拔出赤霄剑,唤出火凤,以剑道意志运转。

    火凤飞腾之间,大手五指合拢,受到挤压的太阳神火疯狂爆裂。

    整个大手熊熊燃烧,尽管如此,江辰和血樱还是被捏住。

    兴许是血樱也在其中,江辰没有感受到太强的力道。

    刚想通过时空奥义离开,却发现大手将外界隔绝开来。

    纵然是他的身法,也无法摆脱。

    “至尊天神。”

    江辰立即明白,这位魔手血祖的实力媲美至尊天神。

    旋即,他感觉到天旋地转,知道自己被挪移到另外一片天地。

    果不其然,五指松开后,江辰所看到的画面是一片光秃秃的山川。

    他明白自己从星空来到世界之内。

    此时正是晚上,江辰惊奇的发现夜空都是血红色。

    环顾四周,血樱不见踪影。

    “糟糕。”

    江辰突然醒悟过来,太久没和血族打交道,他都忘记血族的致命伤不在心脏。

    要将他们的头颅砍下来才算死亡。

    江辰一般都是让血族灰飞烟灭。

    忽然,江辰瞳孔猛地一缩,不远处的岩石上,盘坐在一位老者。

    他和这片世界浑然一体,明明就坐在那里,江辰直到现在才发现。

    “魔手血祖?”

    江辰试探叫道,同时打量着对方。

    他发现眼前这位不算老人,头发灰白,可肌体充满活力。

    只是身穿着老旧的长袍,又是一只低着头,所以江辰第一时间认为是老人。

    听到江辰的呼唤,魔手血祖抬起头来。

    那头长发下的双眼乃是血红色。

    “你不一直在找我吗?”魔手血祖发出嘶哑的声音。

    “从炼狱抓走我父亲的人是不是你!”江辰见他承认,立即喝问道。

    “是我,你要如何?”魔手血祖口气略带着挑衅。

    江辰二话不说,直接出手。

    心里清楚实力存在着差距,但反正是法身在这,尽量试探出对方深浅。

    手中剑芒赤红,炙热的气温让人以为周围一切都在燃烧。

    “我是血祖,我若是一死,会有上亿血族灰飞烟灭。”

    “所以你认为,我会把一个威胁带进来吗?”

    魔手血祖摇了摇头,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思,隔空弹出一指。

    顿时,剑火烟消云散,赤霄剑脱手而出,人被打进地面花岗石。

    “起码是二十四块的级别。”江辰心想到。

    他没有沮丧,反而松下口气。

    如果血祖都是这种级别,等他成为天神,能轻易杀光。

    不过,他看到对方迟迟没有出手,眼珠子一转,道:“如果你想以天庭的事情说服我,还是不要白费力气。”

    “你想知道血族怎么来的吗?”魔手血祖确实有那个意思,不过他没有直接说出来。

    “难道不是天生如此?”江辰好奇道。

    “星空各族都是众神的后代,唯独血族例外。”

    魔手血祖说道:“我们本是星空的原居民,可自从你的世界天神跑到星空后,大肆入侵,俘虏无数人口。”

    听到这里,江辰皱了皱眉。

    这和他听到的版本不同啊。

    当年天神逃到星空,遭到星空生存的生命猛击。

    “众神败给仙界,神权被推翻。所以,他们拿我们做实验,想要制造出可怕的生物夺回仙界。”

    “于是,我们血族诞生了。”

    “我们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对付仙界,而是这些折磨我们的天神。”

    魔手血祖说道。

    听到这里,江辰心情莫名。

    众神培育出来的战争武器,用来攻打仙界,结果反被仙界用来对付众神。

    “后来众神不愿被毁灭,利用在我们身上得出来的经验,互相融合,诞生出现在星空一个个强族。”

    “你想表达什么?”江辰问道。

    “我在说,你所认为的事实不是事实,真相往往面目全非。”

    魔手血祖说道:“就比如说,造化道根本没想过让你成为道尊。”

    后面的话让江辰脸色微变。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说明对方和其他血祖不同,对外界的情况,尤其是自己的格外了解。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