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离开正天星界后,江辰跟着青道子、青霞子离开。

    凌莫然等人乘坐着战舰返回古神族。

    江辰要去的地方是造化道的道宗所在。

    与此同时,血神星域。

    江辰的法身没有因为天庭的事情改变主意。

    相反,他更迫切想要了解现在的血族动向。

    天庭如此高调,血族竟然无动于衷,不合常理。

    哪怕是天庭骂他们是仙界的走狗,更让这些年来血族的洗白白费。

    面对芒芒星域,江辰无从下手。

    他只知道血樱的名字,对其的了解微乎其微。

    不过,他有着神通广大的慧眼。

    他之前阅读过一位血神将的记忆,从而对血族星域有一定了解。

    星域**有三个大型生命世界,和十三个中小型生命世界。

    世界中全都是血族。

    血族的数量达到亿万,每日所需要的鲜血更是海量。

    尽管血族对外宣布找到替代鲜血的方法,但江辰知道,那是用来蒙骗世人的。

    江辰重新阅读那位血族神将的记忆。

    一番努力,找到和血樱有关的信息。

    记忆都是画面和话语组成,不会直接呈现出一个人的完整信息。

    江辰需要幻想自己是记忆主人,通过画面和话语来总结自己想要的。

    因为不是第一次使用慧眼,这种事早已轻车熟路。

    血樱。

    降生小型生命世界中的低等生命。

    所谓的低等生命,是血族的衡量标准。

    相当于人族判断一个人的天赋如何。

    血樱作为低等生命,在血族的成就有限。

    不过,血樱非常幸运。

    血族尝试着创造出’血海’时发现,不是所有体质都能承受得住。

    血樱恰好是合适的人选,于是命运发生改变,被血族重点培养。

    血樱很争气,那么多适合的人选中,她的高度是其他人无法触及的。

    不过,江辰从记忆中发现这位神将对血樱不屑一顾。

    因为,记忆的主人乃是高等生命。

    话说回来,江辰通过记忆,得知血樱很有可能位于三个大型生命世界中之一的血海世界。

    这三个世界分别被命名为血海、血山、血川。

    其中,血海又是中心枢纽。

    相当于,那里是血族的大本营。

    “直捣黄龙吗?”

    江辰寻思着要不要找机会射死一位血祖。

    血祖一死,因为他诞生的血族都会跟着死亡。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血祖要是那么容易找到,血族也不会祸害整个星空。

    江辰朝着血海世界出发。

    他踩着赤霄剑,剑尾喷射出炽盛的火焰,在这漆黑星空中格外拉风。

    “嗯?”

    这天,江辰经过一片陨石群,看到很奇怪一幕。

    那一块块陨石上面,有着无数的黑点。

    随着他的靠近,黑点竟然全都飞起。

    定眼一看,竟然是一只只飞鸟。

    存活在星空中的鸟儿?

    江辰不敢置信,就连他都不敢撤掉护体罡气在星空行走太长时间啊。

    “血鸦。”

    忽然,江辰敏锐注意到这些飞鸟的眼睛都是红色。

    这让他紧绷着一张脸。

    血鸦是血神星域独有的生物,它们通过生命世界散发在星空中的血芒存活。

    它们都是血族的眼线。

    在血神星域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监控到。

    这是极为恐怖的。

    哪怕江辰作为玄黄星域的域主,也不可能知道发生在星空中的事情。

    巡逻的队伍也仅仅是主要航线。

    不可能存在遍布星空的监控大阵。

    哪怕真的布置出来,大阵消耗的能量也能掏空一个世界。

    可是,血族以着微不足道的代价培育出无数血鸦,遍布星空各处。

    江辰的行踪一下子暴露。

    他在原地迟疑一会儿,决定不管那么多,火力全开,直奔血神世界而去。

    与此同时,血神世界。

    江辰要找的血樱正穿过长长的庭院,来到一栋没有窗户的大房子前面。

    无视门口两位护卫轻蔑的眼神,血樱推门而入。

    如她所想,房子中正在议论有关天庭的事情。

    没有一个人是慌张和气恼的。

    对于天庭的一系列动作,血族高层都没有大惊小怪。

    “如果我们对天庭,或是任何一个隐神势力,将其灭掉后,就会让这些人抱团取暖,达到前所未有的团结,所以,就任由着一切发生吧。”

    “我们要表现出和江辰抗争时候一样的实力,麻痹星空。”

    “待到隐神势力互相杀戮时,我们再一举歼灭,让星空归零重启。”

    老生常谈的话让血樱细长的柳眉微微皱起。

    说这些话的都是血族老顽固,观念守旧,沉浸在以往的辉煌中。

    “血樱来了啊。”

    一个声音让所有人停下讨论,一道道目光看向血樱。

    和门口那两位一样,这些更高等的血族生命对她充满着不屑。

    “血皇大人。”

    血樱习以为常,冲着唯一坐在那里的男子叫道。

    男子和大多数血族一样,外表看上去很年轻。

    苍白的肤色如雪一般,剑眉星目,五官端正,加上血族独有的气质,看上去特别邪魅。

    他便是血皇。

    血皇代表着身份。

    血海世界的皇者。

    “关于天庭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血皇问道。

    血樱来到众人面前,她来的目的正是这个。

    “隐神势力会互相残杀,这是显而易见,但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血樱的论调和所有人不同,“因为神格的特性,互相残杀的过程就像是养蛊,最终胜出者有可能是四十八块极品神格的至尊天神。”

    “这不是废话吗?我们目的是消耗更多选择神格的人,最后残余的人哪怕是你所说的天神,但数量也不会多,我们血族能轻易对付。”

    马上有人站出来唱反调,这人就在血樱身边,语气充满着轻蔑。

    血皇也饶有兴致看着血樱。

    “我们血族在这段时间故意示弱,麻痹外面的人,但有没有想过,隐神势力之间的杀戮也是为了麻痹我们?”血樱说出一个大胆的假设。

    这话一出,全场震动。

    一个个稳重的血族强者眼珠子转来转去,表情变化不定。

    “荒唐!你这是在危言耸听,哗众取宠。”

    一个愤怒的声音从血樱耳边响起,如惊雷一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