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千人天兵,一人天将。

    是天战神阵中规模最小的,也是最基础。

    不管是以前的天庭还是现在的。

    江辰能以几百天兵布置出天战神阵可不是什么偷工减料。

    相反,绝大多数天将无法办到。

    这也意味着江辰率领千人天兵的规模,杀伤力也远超天庭的天将。

    原因嘛,自然不需要多说。

    遥想当年,不败战神率领过几十万天兵出战,妖魔鬼怪闻风丧胆。

    今日,上千名天兵,不过是小试牛刀。

    这时,他看到两位大长老抛出来的神斧,心中一凛,神色肃然。

    感受着神斧的威力,江辰有些羡慕这些人,不需要收集太多神格,直接凝练天神。

    他要是成为十二块的至尊天神,也能抬手间灭杀二人。

    现在嘛,不得不拼尽全力,和对方硬碰硬。

    上千名天兵在他的率领下,声势浩大,阵容强盛。

    冲锋起来,就好像千军万马要踏平世间一切。

    噼哩叭啦!

    不过,刚刚碰到神斧,无数天兵被打碎,阵型一瞬间溃散。

    “哈哈哈!好!”

    见状,绝尊和绝莫父子二人激动万分。

    心中一块大石平安落下。

    “大长老就是大长老。”

    再想到之前的担心,他们感觉到可笑。

    区区江辰而已,不是真正天神,纵然会玩花样,但又怎么可能是对手。

    就在他们这样想的时候,异变突生。

    势不可挡的神斧在杀入到天兵群中,变得迟滞,像是陷在里面,无法动弹。

    仔细一看,是百名天兵堆成一个四方形,手持着盾牌挡住神斧。

    “不好!”

    乾坤两位长老心里一沉,面露吃力的表情。

    毁天灭地的神斧是需要他们持续不断灌入神力。

    不然的话,会在一开始碰撞到天兵时就被耗尽能量。

    此时此刻,他们不得不咬紧牙关,不敢藏私,使出所有神力。

    但这也仅仅是让神斧往前移动一点点,然后又停了下来

    同时,其余的天兵在江辰的率领下来到身前。

    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反应。

    二人如同置身战场,面对骑兵的冲锋,无力抵抗,不断被蹂躏。

    那把神斧也因此失去威力,往下掉落。

    “跑!”

    震惊归震惊,绝尊的反应还是不慢,拉着儿子就跑。

    “离开江辰的视线,再找地方躲起来!”

    飞出去没多远,父子二人分头行事。

    江辰还真顾不上追杀他们。

    因为他撕破两位大长老的防御,但是要彻底将其杀死,还需要时间。

    “江辰,我们是至高天神,拥有二十四块完整的上品神格,你忍心杀我们吗?”

    “我们耗尽无数资源,无数心血,才走到今天,是对抗仙界的重要一员啊。”

    “别杀我们,我们为你效力。”

    被天兵组成的天战神阵不断攻击,两位大长老很快崩溃。

    这些唤出来的天兵根本没有情感,不死不休。

    “你们在逗我笑吗?”

    江辰不以为然,操纵着飞剑杀向二人。

    “你们天元道宫注定和我结怨,这也注定你们要被我所灭。”

    话音落下,星坠剑以剑十之势杀出去。

    这也成为最后一根稻草,彻底瓦解大长老防御,使得他们死在天兵的无情杀戮中。

    嘭!嘭!

    两位大长老先后死去,那动静真如山崩地裂,他们数百年积累的力量付之流水。

    这些力量要通过爆炸的方式消散在天地中。

    江辰最好提防准备。

    没想到的是,和上次一样,他们死后的力量被天荒星尽数吸收。

    好在,他们的神格飞出。

    “来吧。”

    江辰拿出从天元道宫得来的盒子,将这些漫无目的乱飞的神格收入其中。

    总共四十八块上品神格,凝练成四块极品神格。

    加上江辰之前拥有两块,总共六块极品神格。

    “如我所料,果然还是杀戮来得快。”

    江辰低头看了看矿脉,又想到凭空而来的四块极品神格,会心一笑,“果然不愧是大气运加身啊。”

    “另外,还有三个漏网之鱼。”

    江辰不打算放过他们。

    不过,因为阵法受限于一方天地,他必须先解除阵法才能去追。

    “我的天!”

    阵法解除,江辰下意识想要看看还剩下多少仙晶。

    结果发现,几百块仙晶只剩下十块不到。

    其余的都在刚才的战斗中消耗。

    江辰不知道该庆幸结束的够及时,还是这阵法的消耗也太夸张。

    几百块仙晶的价值,估摸着也值两位至高天神的性命。

    而且阵法布置需要时间,局限性太多。

    所以江辰没有因为这一战就认为自己能战神二十四块神格的至高天神。

    “不过,也快了。”

    得到的四块极品神格带来不小助力。

    加上之前还有的上品神格,江辰打算将他们都用上。

    于是,他的目光看向远方,嘴角掀起冰冷的笑容。

    “没有追来不知道莫儿怎么样。”

    绝尊逃到一处山谷中,确定没有追兵后,没有半点欢喜。

    因为这有可能是江辰去追杀儿子。

    好在,儿子的命牌还是完好。

    “我竟然犯下和洛天择一样的错误。”

    绝尊咬紧牙关,很是不甘。

    之前洛天择在江辰手中吃亏,他嘲笑过不知几次,认为那家伙无能。

    要是自己出马,早就把江辰给解决。

    结果倒好,失去两位大长老,他回去后,肯定无法交差。

    “还好,我没有像他那样失去女儿。”绝尊庆幸道。

    然而,他刚这样想到,啪嚓一声,儿子的命牌破碎。

    “可恶!”

    绝尊发出低吼,竭力克制住怒火和悲伤。

    “江辰,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毫无疑问,江辰还是去追了绝莫,而他因此活了下来。

    这让他觉得无比的屈辱。

    复仇的**也更强烈。

    “挺有斗志的嘛。”

    然而,一个冰冷的声音响彻在耳边。

    “什么?”

    绝尊难以置信看向正前方,只见江辰缓缓向他走来,手中的星坠剑还在滴血。

    “你,你怎么可能!”

    绝尊确定自己和儿子跑的是不同方向。

    在这无法使用神识的世界,他不可能被找到的。

    再次看向江辰时,他的眼里只剩下恐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