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位大长老相视一望,看着江辰脚上铁镣的时候,脸色变化不定。

    “发生何事?”

    “大长老,这个人带着战宠不带兽圈,战宠失控伤人,致使慕容行重伤,我罚他铁镣修行一年。”都月说道。

    “一年吗?”

    大长老特意强调一句。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都月感受到一股寒意,迎面而来。

    旋即,大长老展开录像的法阵,要亲眼查看刚才发生的事情。

    见此,都月心里一沉,大长老不愿意听自己说,是因为对江辰的重视。

    换成是其他人,大长老绝对不会过问,这也是他如此肆无忌惮的原因。

    很快的,刚才在时光之殿外发生的事情清楚映现出来。

    周围的人再看一次,心情微妙,尤其是还能看到他们旁观时的神色变化。

    不知为何,或多或少有些尴尬。

    “都月,你真是好本事啊,这件事能被你说成刚才那样子,叫我刮目相看。”

    一名大长老冷笑连连,眼神冰冷。

    “大长老,慕容行伤得很重啊。”都月忙道。

    “他是咎由自取!”

    大长老一句话令都月绝望,他如果再听不出什么来,那就是傻子。

    旁观者也发现气氛不对,再看江辰和应无双气定神闲的模样,十分惊异。

    “江辰,英雄殿并不都是这般污水横流,同样的事情,我们保证不会发生。”

    走到江辰面前的一名大长老语出惊人,不明真相的人群吓得不轻。

    大长老的身份,竟是对一名新人这样客气,这江辰真的只是普通进修弟子?

    都月双腿一抖,膝盖发软,差点跪在地上。

    他终于明白江辰说那话的底气来自哪里。

    “当然,我相信英雄殿不都是如此。”

    江辰站起身来,这时,别人看他的眼神彻底变了,原本像是傻子一样的笑容,现在变得高深莫测。

    江辰一起身,铁镣就会发出脆响,听得大长老直皱眉头。

    “都月!”

    一声喝叱,都月屁都不敢放一个,跑到江辰面前将铁镣钥匙给他。

    但是,江辰没有接,只是默默看着他。

    都月一愣,明白他的意思后,压抑不住的怒气冒出来。

    不过当他感受到身后一道道如针芒般的目光时,只好在江辰面前蹲下,拿钥匙帮他解开铁镣。

    这一幕叫人无法相信,英雄殿的长老在新人做出这样屈辱的动作,让他们觉得不真实。

    好不容易将铁镣解开,都月连连后退,一张脸已经接近扭曲。

    “还有,向白灵道歉。”江辰说道。

    “白灵?”

    都月一愣,迟疑的目光落在那头战宠身上,再也控制不住,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要他给一头畜生道歉?还不如杀掉他。

    他喝了一声,连忙回头看去,期望着大长老们也觉得这要求过分,站在他这边。

    不过,大长老却是在犹豫!

    “白灵,你刚才听他骂你,是什么感受?”江辰问道。

    白灵尾巴垂下,眉头皱起,蓝色的眼眸快要愁出水来。

    这让在场的人,包括都月都是一愣。

    “各位长老,白灵智慧奇高,听懂人话,被人这样辱骂,若是有了心结,对于战宠来说,会一蹶不振的。”江辰说道。

    大长老们点点头,他们对战宠不多的了解中,确实有这个说法。

    战宠的心灵,要比人类脆弱的多。

    “都月,你现在只是在为自己的行为道歉,至于会为你今天的行为受到什么惩罚,还没决定。”大长老说道。

    都月的怒火瞬间熄灭,在他心里,只剩下无穷尽的困惑。

    这江辰到底是谁?!

    为什么能让大长老特意赶来,帮他出头?

    这个待遇,英雄殿能享受到的人不超过两位数啊。

    都月来到白灵面前,看着那对蓝色的眸子,心情复杂,修行这么多年,还没向一头战宠道歉过。

    “我为刚才的话向你致歉,希望你能原谅。”

    他假装眼前的是一个人,用最客气的话语。

    不过说完,他又陷入疑惑,这头战宠,要如何表达原谅不原谅?

    白灵只是斜视他一眼,给了一个充满鄙视的眼神,摇晃着尾巴离开。

    都月僵在那里,不知所措,还好江辰和白灵的样子,这事过去了。

    “下去吧,等待你的处罚。”大长老们说道。

    都月松下一口气,临走前,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江辰一眼。

    “江辰,好好努力,英雄殿是公平公正的地方。”大长老说道。

    “会的,诸位长老,江辰不会让英雄殿失望。”江辰一语双关,奇脉的开发,是英雄殿重视自己的原因。

    比他还要焦急的英雄殿,又怎么会让他耽误一年的时间。

    “嗯,去吧,时光之殿等着你们。”

    大长老来帮江辰,态度温和,平易近人,但是没有过分的讨好。

    离开时,他们也很干脆,向江辰点点头,便是消失不见。

    长老全都走了,剩下的人也轻松下来,不过当发现江辰的目光看过来时,身子又都是紧绷。

    “刚才,都是谁向我动手来着?”江辰说道。

    众人一惊,立马想到在慕容行之前,有几个人要给江辰一点教训。

    在场的人左顾右盼,有人说道:“那个,江辰,他们都跑了。”

    动手的人在都月离开时,也很机灵的跑掉。

    “行了,我们进去吧。”

    应无双像是等的不耐烦,径直走向时光之殿。

    “你除了被叫来让我解决问题,也有随时汇报我进度的任务在身吧。”江辰跟了上去,小声道。

    大长老来得这样快,显然是不同寻常的。

    应无双停下脚步,撇了撇嘴,点头答应,又道:“还有监督你,防止你将每月千万的额度通过不合理的方法储存下来。”

    “你倒是直接啊。”江辰说道。

    应无双冷哼一声,走进时光之殿,江辰摇了摇头,紧随其后。

    与此同时,时光之殿外面发生的事情,很快成为一件趣事在英雄殿传开。

    最有意思的部位,自然是大长老出现后,都月的表现。

    不过也有人知道,慕容行受到重创这件事,远远没有结束,反而是一个开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