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没有被动接招,星坠剑大放光彩。

    “刹那永恒!”

    没有任何花招,直接是极少有人防得住的剑式。

    运用时空奥义,可惜还是没有完美做到第一阶段。

    因为所用的是星坠剑,不是轩辕剑。

    剑仙境受限的情况下,只能是舍弃一部分。

    虽然说江辰心中不满,可旁人都因为这一剑变色。

    太快了!

    几乎是江辰刚出剑,成千上万道剑光分别朝着绝尊而去。

    绝尊仿佛是一下子置身于璀璨的星河中。

    一切发生太快,他什么都做不了。

    百分百承受这一剑的破坏力。

    待到剑光飞逝,绝尊身上的护体罡气变得黯淡无光。

    噗!

    下一秒,绝尊披着那件华丽的锦袍化为破布,一身战甲展现众人眼中。

    “切。”

    江辰凌空而立,尽管他本尊已经披甲,可对敌中面对穿着跟乌龟一样的敌人,还是挺不爽的。

    “为什么会这样快?”

    绝尊还保持着挥动重剑的动作,蓄势都没开始,就被江辰一剑弄得狼狈不已。

    “不是说请动至高天神就能对付他吗?”

    绝尊困惑不解。

    他知道的江辰对战天庭的两队天兵天将大获全胜。

    他也从没轻视江辰的意思,但面对这一剑,还是忍不住失神。

    “应该是他最强的剑式之一,这样的话,还可以接受。”绝尊这样安慰着。

    “天元神斩!”

    下一刻,他发动雷霆万钧的一招。

    重剑迅捷如电,一闪而过,如一颗陨石撞击出去。

    剑锋具备着陨石没有的贯穿力。

    重剑之道,直来直往,摧毁一切强敌。

    大道至简,故而,绝尊的战力算得上是天源道宫中的佼佼者。

    “过去。”

    江辰战斗风格一向刚猛,但现在选择躲闪。

    硬碰硬的情况下,他会吃很大亏。

    “有用吗?”

    绝尊冷冷一笑,他知晓江辰掌握空间奥义。

    配合时间之道,能使得自己躲在过去。

    任何攻击都无法伤到分毫。

    但是,这种身法很好破解。

    那就是捣毁整片空间,让江辰无处可躲。

    绝尊的剑威也确实有着这样的破坏力。

    他手腕轻轻一抖,剑锋所过之处,虚空立即塌陷。

    “哼。”

    江辰左手将剑背在身后,右手握拳,用力打出去。

    “**拳!”

    他不会拳道,可掌握一门和拳头有关的神通。

    神通的好处就是不用多高的武学造诣,也能施展出杀伤力巨大的攻击。

    轮回拳蕴含着三神力,握拳的五指间隙中有光芒绽放,就仿佛是握着一个星辰。

    嘭!

    拳头轰击在重剑之上。

    若是寻常人,拳头和手臂早被剑锋击碎。

    可是,江辰的手臂堪比神兵利器,丝毫不弱于重剑。

    在能量的轰鸣声下,二人各自往后退去。

    硬碰硬的对决,谁也没有占据上风。

    “你的神力、神诀、神格完美融合啊。”江辰舒展着发麻的五指。

    眼前这个至高天神不好对付啊。

    “不然?”

    绝尊很困惑会听到这话,但很快,他反应过来,嘲弄道:“看来造化道还没有教你造化经啊。”

    每一个隐神势力都有着自己的传承。

    太上道的太上经,造化道的造化经。

    这些能让神力、神格达到完美的平衡,从而获得更强的力量。

    江辰没有凝练成天神,纵然得到造化经也没用。

    三神力中,神格的作用是低于造化、混沌和心力的。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因素是绝尊乃是第三劫神祖第四阶。

    相当于中期。

    要知道,不管是什么天神,都是增幅一个人的实力。

    所以,这个人原本的神阶基础决定着上限。

    如果是一个第三劫神族巅峰的至高天神,那要更加棘手。

    而且别忘记,不比普通天神都是十二神格,至高天神是会有二十四块、四十八块的存在。

    “巨灵神啊。”

    江辰深深看了眼绝尊,心有感触。

    通过刚才的交手,他看出天元道宫继承于天神时代的巨灵神。

    再看到对方的重剑和那毁天灭地的力量,江辰不再奇怪。

    “你刚才不敢以剑锋相对,这说明你的剑仙境不足以应对太强大的力量。”

    绝尊说道:“换言之,你的剑道被我压制。”

    “那可未必。”

    重剑的优势是无坚不摧,势大力沉。

    江辰的优势是灵动凌厉。

    刚才挥出拳头,不过是战略的选择。

    这也意味着,取胜的关键是双方谁也不能被动防御。

    二人几乎同时是意识到这点,同时朝着彼此出剑。

    地面上,矿工们看到突如其来的大战,心情莫名。

    尤其是柳缠风和移星神祖的表情,别说有多怪异。

    “这,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柳缠风无法相信。

    十多年前,江辰领先他一段距离。

    他自认为只要奋发图强,就能追赶上拒绝。

    结果倒好,江辰不仅是领先他,更是达到他永远无法触及的高度。

    就连他的师父,移星神祖也不过是一个念头就能抹杀掉。

    “这或许就是天才吧。”

    唐月喃喃自语,她从在这里见到江辰隐约意识到什么。

    不过,她那时还没大胆到去想江辰有这样的实力。

    “师父,你刚才听到了吗?就连天庭都无法奈何江辰,这说明我们可以求助他出去啊。”柳缠风很聪明,马上想到这点。

    移星神祖也是一喜,可很快没好气瞪了徒弟一眼。

    刚才重返,除了柳缠风以外,一切都挺和睦的。

    “不过,我曾经受到古神族委托帮过他一次,说不定他会记住这份情。”

    移星神祖心说道。

    “以江辰的为人,如果想要他带我们出去,现在就要给他呐喊助威。”唐月忽然道。

    “可如果他落败的话,天元宫会杀了我们的。”

    柳缠风下意识道。

    话说出口,他明白这就是唐月会说刚才那话的原因。

    “这。”

    他看向师父,后者同样是犹豫不决。

    他们企图从战斗中看出端倪,可空中的双方势均力敌,没有谁取得上风,也没有谁落入下风。

    这时,柳缠风很眼尖的发现空中又有人往这边赶过来。

    “是绝莫。”

    柳缠风认出那是绝尊的儿子。

    并且,绝莫身边那个人引起他的注意。

    “差点忘记天元道宫不止是一个人啊。”柳缠风无奈想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