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预料中的声音没有响起。

    周围依然是一片寂静。

    江辰沉吟一会儿,明白这是在等自己说话。

    “我恢复过即将破碎的生命世界,如今它比星空中所有世界都要健全。”他说道。

    话音刚落,江辰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

    “你一共用了三万四千五百三十一年时间。”

    因为直接出现在脑海中,听不出是男是女,没有任何特征。

    仿佛是江辰自己的念头。

    “你竟然知道?”

    江辰大感意外。

    天荒星的世界法则怎么会知道玄黄世界的事情?

    然而,天地法则没有解释的意思。

    江辰猜测是来到天荒星的人谈论起玄黄世界。

    又或者说世界法则有着互相沟通的地方。

    “我今日的实力不需要那么久。”江辰说道。

    天荒法则没有回应。

    它不会提出疑问,只会陈述发生的事实。

    江辰和九霄打过交道,明白这些天地法则的另类。

    有所怀疑,但却不会问,直接否定。

    所以,江辰知道要打消它的疑惑。

    “当年之所以没有跟着其他众神前往星空,是因为未知,当时不管是哪位天神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如果我当年选择进入星空,玄黄世界会逐渐破碎。”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不败战神选择留下来,而不是前往星空,获得一身力量再回来恢复世界。

    “恢复世界靠的不是神力,而是防止恶化和一步步修补。”

    九世轮回的过程中,前面几世都在努力不让玄黄世界彻底破碎。

    稳固下来后,后面几世才开始着手恢复。

    然而,天荒法则还是不表态。

    江辰想了好久,才知道原因是什么。

    “现在的我因为掌握时间之道,能让恢复的过程急剧缩短。”

    “一棵树成长需要百年,时间奥义能让它一夜之间完成,这个道理我想你是知道的。”

    说到这里,天荒法则终于有所回应。

    “你要什么?”

    “放开对我神念的限制。”江辰说道。

    天荒星存在着强大的磁场,隔绝神识。

    “你想要的有两种方法实现,一是去掉天荒星磁场,所有人的神识都可以使用。”

    “但是,这不被允许。”

    江辰挑了挑眉,怀疑自己后面听到的话,“允许?你的世界还需要别人允许?”

    然而,天荒法则没有表态。

    江辰心里抱怨跟这些天地法则打交道真是麻烦啊。

    “第二种方法是什么?”

    “你参悟磁场的原理,也就能使用你的神念。”

    天荒法则没有让他做出选择,直接开始第二种。

    在江辰的眼前,无形中的磁场变得有迹可循,天地间仿佛被密封一般,需要他去解密。

    “好。”

    江辰没有纠缠,道:“当我实力足够后,会来帮你。”

    要想实现陈诺,现在的他还做不到。

    天荒法则也是明白这点,没有多说。

    接下来,江辰不再能感受到天地法则。

    因为天地法则无处不在,所以准确来说,是天地法则断去联系。

    江辰重返矿脉,无意间看到的叶妍身影,眉头一下子皱起。

    似乎叶家族长忘记自己的话啊。

    叶妍感受到他的目光,瑟瑟发抖。

    “大人,是这样的,我已经禁足她,在开采完成前,她一步都不能离开这里。”叶家族长赶忙过来说道。

    江辰这才释怀。

    如此一来,叶妍也就无法出去通风报信。

    “老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栾鸾很积极凑上来。

    “暂时不用。”

    江辰交代叶家的人这段时间不要打扰自己,然后选择一处山头开始参悟天荒星的磁场。

    另外一边,绝莫返回到一艘停靠在群山间的战舰上。

    他登上战舰,急忙来到父亲身前。

    “看你样子,是仙晶矿脉出问题了?”

    绝莫的父亲是天元道宫的副道尊。

    身份比江辰猜测中要高出很多。

    看到儿子慌乱的样子,他不紧不慢,从容镇定,坚毅的脸庞轮廓分明。

    任谁见到,都会下意识觉得这是一个很可靠的大人物。

    绝莫一五一十的把经过一说,没有添油加醋。

    “我早知道那个叶家不会放心只找我们一家,想玩平衡之术,坐山观虎斗,却没想到他们会把江辰找来。”

    作为副道尊,他对江辰还是比较了解的。

    “父亲,真的是那个江辰吗?”绝莫不放心道。

    “从你形容来看,应该是他,前不久他才在神启大陆和天庭火拼,天战神阵都奈何不了。”

    “嘶!和天庭硬碰硬?”

    绝莫吓了一大跳,尽管说天元道宫不弱,可在他印象中,天庭还是遥不可及的。

    很快,他打消那些多余的念头,询问正事。

    那就是,仙晶矿脉要怎么办?

    说到这个,绝莫的父亲站起身来。

    “造化道赶过来起码需要半年,先去会一会他。”

    闻言,绝莫激动万分。

    想到刚才狼狈而逃,这次带着人马重回江辰面前,他一定要狠狠吐出一口恶气。

    然而,等他带着人回到矿山所在后,什么都没发现。

    一个人都没见到,矿山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

    绝莫急了,知道矿脉位置的也就是他。

    “你确定是这里吗?”

    听到父亲询问,绝莫很认真观察着地面,片刻后,摇了摇头。

    “父亲,我确定从战舰出发的方向和距离没错,照例来说,矿脉就在下面才对。”

    副道尊想了想,目光看向一位书生打扮的男子。

    男子早有预料,走上前来。

    “道尊大人,如果没有错的话,应该是那江辰布下阵法,在这里神识不能用,寻常阵法都能起到很大作用,更别说江辰的阵法。”男子说道。

    “那江辰的阵法造诣很高吗?”绝莫不解道。

    他们了解江辰,但不可能面面俱到。

    更何况这么久以来,江辰很久没展现出阵法和结界的手段。

    “公子不是我们阵法界的人,不知道也很正常。”

    书生说道:“阵法水平最有名的女人中,当属玄门的玄女,她的阵法造诣首屈一指,许多大师都自叹不如。”

    “这又如何?”绝莫不解道。

    “她的阵法只是都是江辰所教。”书生道出一个惊人的事实。

    “这么说来,这个江辰还是全才咯。”

    不比儿子大惊失色,绝尊依然很淡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