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隐神势力来说,仙这个字有着很大忌讳。

    许多东西都不会带有仙字。

    不过,仙晶是一个例外。

    仙晶不仅是一种能量石,还是打造仙器的重要材料。

    隐神势力最需要的两种资源中,一个是神格,另外一个就是仙晶。

    一块仙晶为五百克,相当于一亿星币。

    一条仙晶的矿脉,价值不可估量。

    这也是为什么叶家会有那样的反应。

    “带我去看看。”

    江辰想要亲眼见一见。

    矿脉所在就在不远处,江辰跟着叶家的人在一分钟内赶到。

    此时此刻,一个个新挖出来的矿洞打入地下,不少身影在忙碌着。

    “八百个人中,有三百个神级强者,这是我们叶家的所有人手。”叶家族长对江辰说道。

    江辰显然不擅长挖矿,看到这些人小心翼翼,如普通人那样忙碌着,困惑不解。

    “为什么要这样麻烦?”

    只要他愿意的话,能将整条矿脉挖出来,通过太阳神火炼化杂质。

    “仙晶和其他矿石不同。”

    叶家族长想了想,找不到合理的解释,所以把江辰带到矿洞中。

    刚刚进来,一股强劲的能量充斥在周身。

    石壁上的仙晶发出晶莹的光芒。

    仙晶都是一团菱形的结晶体,被称为仙晶球。

    叶家族长指着一处,道:“必须仙晶球沿着每块菱形的边缘切割下来,不然的话,仙晶无法顺利开采。”

    “又因为无法散发神识,更是增加难度。”

    “还有其他需要注意的没有?”

    江辰问道。

    “前辈是打算御剑开采仙晶吗?”

    “是的。”

    “除了切割部位,没有其他要注意的。”叶家族长说道。

    江辰点了点头,目光如电,千万道剑光划向各处。

    每一个仙晶有大有小,而且需要只能先切割外面。

    不过,这对江辰来说是小事。

    剑仙境连这都做不到的话,那未免太失败。

    每一道剑光都十分精确的落在仙晶的切线上。

    按理来说,会有十多块仙晶掉落下来。

    然而,除了清脆的声音,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样硬?”

    江辰不敢相信,自己的剑光仅仅是造成一个很浅的凹槽。

    “仙晶虽然不是钢铁,但却十分坚硬,这也让开采和后面的铸造造成困难。”

    “普通大小的仙晶球里里外外大概有十来块仙晶,一位神祖完全切开需要数个时辰。”

    叶家族长不动神色说道。

    虽然江辰出糗,但他可不敢发笑。

    “那我将仙晶球先带走也不可以吗?”江辰问道。

    “仙晶球离开它的矿脉所在后,能量会迅速流失。”叶家族长说道。

    “这又是什么原理?”

    江辰眉头紧锁。

    仙晶能一块块切下来,却不能直接带走仙晶球?

    “大人,仙星球生根在矿脉,这就好像一颗果树,我们开采的过程是摘下果实,大人说的是把果树连根拔起,带回家中。”叶家族长说道。

    “那养育这片果树的土壤又是什么?”江辰起了好奇心,想把这些弄明白。

    “矿脉之源,在最底下。”

    江辰若有所思,道:“我如果将矿脉之源击碎的话,所有仙晶球是不是都会报废?”

    他要防范天元道宫会不会这样做。

    了解清楚后,才好开始布置。

    “按理说是这样,但矿脉之源的坚硬程度是仙晶的千万倍。”

    “千万倍?!”

    江辰大吃一惊。

    他的剑光仅是在仙晶留下一个浅浅的凹槽。

    千万倍的矿脉之源是什么概念?他不敢想像。

    好在,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用担心别人从中破坏。

    “天元道宫已经知晓矿脉所在?”江辰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叶家族长尴尬一笑,这是显而易见的。

    “明白了。”

    江辰飞到矿脉所在的高空,观察着周围地势,陷入沉思。

    这条仙晶矿脉,他必须吃下,这能给玄黄星域带来极大的助力。

    问题在于,天元道宫那边要怎么办。

    为这个头疼的同时,他也有些埋怨那叶妍。

    如果不是她叫来那什么绝少,一切都将会很顺利。

    “不对啊,如果天元道宫知道仙晶矿脉,不会只来这些阿猫阿狗,至尊天神必然会出动。”

    江辰觉得有蹊跷。

    很有可能,绝少那边的人没有通知天元道宫的长老会,而是想要独吞矿脉。

    这让他打消告诉造化道的念头。

    从上次轩辕氏设局来看,造化道肯定有内鬼。

    如果让绝少那边知道造化道知晓仙晶矿脉,肯定也会告知天元道宫。

    到那时,至尊天神将会出现在眼前。

    造化道也有至尊天神,问题是一个从北斗星域赶过来,一个就在天荒星附近,根本不能比。

    随即,江辰开始展现引以为傲的手段:阵法。

    如今的他不缺材料和力量,故而能布置出最完美的阵法。

    当然,矿脉的阵法不是用来攻击,偏向于防御和藏匿。

    忙活几个时辰后,江辰去通知叶家族长,近期之内,不需要担心天元道宫。

    “啊?难道大人把矿脉所在给挪移出去?”叶家族长惊讶道。

    “我想过这样做,不过仙晶矿脉太特殊,所以布下阵法,因为神识缘故,所以哪怕知道地点,也不可能找得到。”

    说完,江辰顿了顿,不客气道:“但是,我不想你们那边的小孩进来,就让他们待在那边吧。”

    “大人放心,这交给我来处理。”

    明白江辰所指,叶家族长不敢怠慢,一口应下来。

    “嗯。”

    江辰点了点头,“现在,解决神念的问题。”

    挖矿的事情,就交给叶家的那些人去做。

    他飞到最高空,望着荒芜的世界,沉吟一会儿后,闭上双眼。

    “法则之灵,出来见我!”

    一句话通过意念传递到天地中。

    要是别人知道他在做什么,肯定会以为他是白痴。

    不说天荒星的天地法则还存不存在,哪怕在,也不可能听别人的呼唤。

    “珍惜我给你的机会。”

    江辰等了半会,不耐烦道。

    下一秒,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四面八方而来,要将他挤压变形。

    “还想让你的世界恢复不?”

    不过,随着江辰一句话,这股力量立即消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