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栾鸾吓了一大跳,那里对大多数人来说,无疑是阿修罗地域。

    更别说隐神势力的人们。

    “逗你的。”看她如此紧张,江辰摇了摇头,很是无奈。

    一个简单的玩笑就把人吓成这样,他终于明白皇权实力下,那些大臣面对帝皇为何说出伴君如伴虎。

    “哥哥,你去血神星界干什么?血族都是仙界的恶犬。”栾鸾说道。

    “去掀他个天翻地覆。”江辰说道。

    栾鸾眼睛一下子瞪圆了。

    恰巧这是战舰进入天荒星内部,和空气摩擦发出的轰鸣声让她无法确定自己听到的话是真是假。

    “竟然还有空气?”

    江辰大感意外,如此看来,这里不应该称为荒星,世界还是有机会救回来的。

    以前的玄黄世界比天荒星情况要好不少。

    不过,江辰花费九世时间。

    要想将天荒星恢复,那不知道要多少年。

    江辰和其他隐神势力的人明显没有这个闲心。

    战舰又在天荒星行驶几天几夜,才抵达目的地。

    “这世界很大啊。”

    江辰感到无奈。

    天荒星在大型生命世界中都算是大的。

    这也给他寻找战舰增加难度。

    “哥哥,到了。”栾鸾说道。

    江辰低头看向下面光秃秃的土山,很快发现一处用来隐藏的结界。

    尽管无法动用神念,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随着战舰靠近,结界打开,一栋栋临时建造的房屋出现在眼前。

    这些都是栾鸾的族人,跑到这里偷偷挖矿。

    因为无法动用神念,也不知道下面的人实力高低。

    不过从栾鸾的态度来看,他是不用担心什么。

    “前辈。”

    这时候,栾鸾的父亲走了过来。

    “你叫我公子吧。”

    江辰觉得别扭,女儿都叫他哥哥,结果父亲称呼前辈。

    中年人愣了下,不敢张嘴,直到栾鸾的眼神鼓励,他才敢改称呼。

    “公子,我知道你有急事,族长表示愿意帮忙,哪怕做不到,也不会耽误公子的行程。”

    不比女儿一脑子想的和江辰建立关系,中年人看事物要更成熟。

    果然,江辰很满意这样的安排。

    紧接着,江辰等人落在地面。

    第一次来天荒星的江辰皱起眉头。

    毫无生机的世界,死气沉沉,偏偏又能呼吸,这可比在星空还要难受。

    “嗯?”

    栾鸾突然发现什么,急忙道:“哥哥,这里不光有我们的族人,小心!”

    她完全把江辰的处境当成自己立场。

    江辰放眼看去,确实看到有两拨人。

    能从穿着打扮识别出来。

    其中一伙人身披锃亮的战甲,一个个神采飞扬,神威浩荡。

    另外一伙人打扮也中规中矩,只是在这样鲜明的对比下,格外引人注目。

    “栾鸾啊栾鸾,这才多久没见,你就完全倾心别人,听听你刚才的话,分明是把外人当自己人。”

    这时,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莲步轻移,修长的美腿在贴身长袍下若隐若现。

    光滑雪白的肌肤和周围的土色格格不入。

    “妍姐。”

    看到来人,栾鸾表情有几分不自然。

    不过,看对方的姿态,出现在这里的甲士应该不是敌人。

    “这位就是你说的造化道强者?”

    长腿女子那双狭长的眼睛落在江辰身上,饶有兴致打量着。

    这样的态度让栾鸾和她父亲暗暗焦急。

    这可和想象中完全不同啊。

    “你又是谁?”江辰问道。

    “叶妍,至于称号嘛,我想前辈也不用知道。”女子说道。

    同时,栾鸾传声道:“她是族长的女儿,是我的堂姐,我们关系不怎么融洽。”

    “妍姐,这些战士是?”栾鸾问道。

    “我们是天元道宫的。”

    一个雄浑响亮的声音回答这个问题。

    江辰眉头紧锁,手伸向剑柄。

    他下意识认为这是一个局。

    不过,他没有在这些甲士脸上看到任何针对自己的敌意。

    相反,他如临大敌的样子,让甲士感到不解。

    说话的人走了出来,是一位高大英俊的青年男子,一身华丽的战甲引人注目。

    “天元道宫!”

    栾鸾吓了一跳,这就是她嘴中一直在说的大势力。

    她不解的是,这次家族是秘密行动,为何会引来道宗的势力。

    “造化道负责的是北斗星域,为何阁下会不远万里来到紫薇星域的最深处?这不合常理。”

    青年大大咧咧,态度比叶妍还要过分。

    “而且,造化道的人装扮可不像你这样?你是天字辈弟子?”

    青年语气咄咄逼人,也不理会江辰的表情,自顾在那问道。

    “不会是玉字辈的弟子吧?”青年又道。

    造化道以字辈来划分辈分。

    天和玉都是弟子。

    “怎么?你不会想告诉我你是青字辈的长老吧。”看到江辰不说话,青年嗤笑道。

    叶妍也对栾鸾说道:“造化道的人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他可向你证明过身份?”

    栾鸾愣了下,江辰的身份是他自己所说。

    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因为当时的江辰没有必要说谎。

    “我是造化道道子。”

    江辰终于开口。

    “哈哈哈哈。”

    没想到的是,青年放肆大笑,“你可真是逗我发笑啊,造化道可是一直没有选出过道子。”

    江辰被选为道子的消息没有大肆宣传过。

    知道的人有天庭。

    失去天机阁的情报,大多数人一无所知。

    “所以现在是要怎么样?”

    江辰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耐心快要用尽,“是打算赶我走?”

    栾鸾急了,开口道:“妍姐,不管怎么说,也没必要如此吧。”

    不曾想,叶妍突然板起脸,冷声道:“哼,你们耽误这么长时间才来,延误多少工期?还将矿脉告知一个身份不明的人。”

    “哥哥收我为弟子,也是我老师,怎么算是外人。”栾鸾说道。

    “啧啧啧。”

    听到这话,青年笑容更加灿烂,直视着江辰眼睛,“你以为自己算什么?都开始收弟子了?”

    江辰呼吸变得粗重,神色一下子凌厉。

    见状,青年也不慌张,旁边那些甲士也都纷纷调整方向,身上战甲摩擦发出的金属声格外有震慑力。

    “你不能走,乖乖为我们挖矿吧。”青年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