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前辈手下留情,我们并不知道前辈的深浅,否则的话,绝不敢如此啊。”中年人是战舰主人。

    此时此刻,他没有之前观察江辰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

    江辰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能在一念间杀死战舰所有人。

    栾鸾无助的看向自己父亲,心中后悔不已。

    忽然,她察觉到腰间伸过来一只炙热的大手。

    钻进她披在外面的战袍,隔着贴身战衣在身上探索着。

    栾鸾深吸一口气,又羞又恼,想到江辰之前提出来的要求,又发现这只手朝着胸前而去,恨不得一头撞死。

    “不,不要在这里。”

    栾鸾终究不是一般柔弱的女生,如果这样能活命的话,她愿意。

    问题是当着她父亲的人,她认识的人,实在是难堪。

    不曾想,江辰忽然把手收了回去。

    栾鸾也发现收起来的星核被拿走。

    顿时,栾鸾明白原来这才是江辰目的,一切都是她自己想太多。

    她贝齿咬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们还活着的原因是我需要你们带我过去,所以,珍惜这个机会吧。”

    江辰说道:“另外,不要和我耍花样。”

    他没有杀光刚才动手的人。

    因为,不管这些人出于什么目的,都愿意带他一程。

    呼!

    栾鸾和中年人松下口气。

    “这就是扮猪吃老虎嘛,真的是。”

    劫后余生,栾鸾没有那种惊慌无助,倒是有些怀念刚才心脏狂跳的刺激感。

    “是我们自作聪明。”

    忽然,父亲的话提醒到了她。

    是啊。

    江辰从来没有说过自己不知道隐神势力。

    他只是不知道乱星海和天荒星。

    这有可能是从北斗星域那边来的人。

    偏偏自己先入为主,拐弯抹角。

    江辰肯定早已识破,故意不说,看她像个跳梁小丑在那自导自演。

    “父亲,他的实力有多强?”她忍不住问道。

    自己父亲要强过被江辰打败的那几名强者。

    否则的话,她和父亲也不敢带上他们。

    星空中没有约束,除了实力,无法保证下面的人会不会安分。

    偏偏父亲连反抗都没有,直接投降。

    中年人抿紧着嘴唇,迟迟不开口。

    “不会是达到天神的第三劫吧?”栾鸾壮着胆子说道。

    如果是那样,父亲确实没有任何希望。

    “至高天神。”

    然而,父亲给出来的回答还要夸张。

    栾鸾呆如木鸡,樱桃小嘴一直张着。

    至高天神,那在她们的家族里,是能和族长并肩的人。

    “北斗星域的绝世强者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良久过后,栾鸾忍不住开始思考。

    又过了一会儿,她做出一个决定,朝着船舱走去。

    中年人大惊,江辰刚才可就是走进船舱,其他人都不敢靠近。

    “放心吧父亲,我心里有数的。”

    栾鸾说道。

    ………

    江辰听到敲门时,十分意外。

    看到是栾鸾这个女人进来后,忍不住一笑。

    “这可是真的打算换一个地方吗?”他说道。

    闻言,栾鸾俏脸绯红,不由自主回想起江辰大手抚过身躯时的触感。

    “前辈,之前是我们自以为是,先入为主。”

    这次,栾鸾诚恳道:“这里隐神势力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乱星海和天荒星的。”

    “那又如何?”江辰在心里揣摩着对方打算。

    “我们或许可以帮到前辈,毕竟要说对天荒星的了解,隐神势力中,我们家不输给那些道宗。”

    栾鸾说道。

    江辰颇为意动,示意对方先说一说天荒星。

    当得知天荒星的历史后,他不由心生感叹。

    隐神势力真是一群凶残的恶狼。

    在仙界的威迫下,隐神势力都是同一个阵营。

    然而,每个隐神势力都只想着壮大自己,掠夺更多的神格。

    栾鸾嘴中的道宗,指的是真正隐神的势力。

    比如说太上道、天元道宫这种。

    栾鸾所在的家族远远比不上。

    “前辈应该也是出自道门吧。”栾鸾试着问道。

    “嗯。”

    江辰应了一声,其他的没有透露。

    他拿出那根发簪,凑到对方眼前。

    栾鸾愣了下,下意识还以为是江辰要送自己礼物。

    不过通过江辰的脸色,她知道不是自己所想那样。

    她打量着发簪,努力想要看出一个所以然来。

    可惜,她最后还是对着江辰摇头。

    “看来还真挺神秘的。”

    江辰想到青道子说过的话,这个势力的人精神念力极强,能潜移默化抹掉别人脑海中的存在感。

    “绕过乱星海后,去往天荒星的路线会和直接过去一样吗?”江辰问道。

    这关系到他的慧眼能否再次在过去看到那艘战舰。

    遗憾的是,栾鸾再次摇头。

    “绕过去后,就会有一条更近的航线。”

    说到这里,栾鸾犹豫了一会儿,道:“不过前辈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折返到乱星海另外一边。”

    “哦?”

    江辰当然是求之不得,但对方态度一下子转变这样友好,让他不太适应。

    “难不成是看上我了?”

    这个可能性很大,问题在于,看上的不是人,而是实力。

    “以此来补偿先前无知到想要愚弄前辈的大过错。”栾鸾又道。

    “这对你们会有什么影响。”

    江辰打算问清楚,以此来补偿对方。

    “不会有太大影响。”

    栾鸾说道:“虽然会耽误抵达的日期,不过我想家族的人知道原因,不会怪罪的。”

    “嗯,之前我也有不对,不该故意瞒着不说。”

    面对这样一位懂事的美人,江辰态度也亲和不少。

    “那么,劳烦前辈告知来历,我好通报家族那边。”栾鸾小心翼翼道。

    她担心这会触犯到江辰禁忌。

    好在,江辰表示理解。

    “我来自造化道。”他说道。

    关于他的身法,暂且还是不要提起,以免泄露行踪。

    “造化道!”

    栾鸾一惊,但很快释然。

    心想也是,只有造化道才能培养出如此了得的强者。

    旋即,栾鸾离开船舱,去告知自己父亲。

    “栾鸾,你这是打算干什么?”

    她的父亲眉头紧锁,女儿的行为让他感觉到不痛快。

    至高天神确实强大,但他又不是没有遇到过。

    如果每个至高天神都要让女儿倒贴的话,那他和妻子一年生一个都不够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