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剑光的照耀下,寒霜巨龙凝固住了。

    加上身上那些冰霜,仿佛是被冻结似的。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巨龙开始瓦解,从头到尾,晶莹的碎片漂浮在星空。

    做完这一切,江辰收剑入鞘,转身走向原处。

    不远处的那些人一个个表情十分精彩。

    他们知道第三劫神祖有多强。

    面对七阶星空巨兽是有很大几率战胜的。

    可问题是,江辰一剑秒杀,那概念完全不同。

    几乎所有人不约而同想到一点。

    “神格?”栾鸾询问身边的强者。

    几个人纷纷摇头,表示没有感应到神格。

    “第三劫神族有初期和巅峰的分别。”

    沉稳男子说道:“还有他的剑道很厉害。”

    “就算如此,我们要对付他也是轻而易举,因为神格决定着一切。”又有一位强者说道。

    栾鸾若有所思,这样的变故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忽然,她的耳边传来惊呼声。

    “星核!”

    不等她询问怎么回事,突如其来的两个字让她俏脸布满震惊。

    星空中,随着寒霜巨龙彻底死去,一枚像是宝石的珠子悬浮在那,发出刺眼的光芒。

    江辰回过身去,眉宇间也有意外之色。

    星空巨兽终究是生物,需要进食。

    不过,巨兽不是通过吃来补充自身所需的能量,而是炼化星空中一切和能量有关的物质。

    星空垃圾、战舰的引擎以及废弃荒星上的矿脉。

    甚至于,一颗废星都能炼化。

    久而久之,一些巨兽体内会凝聚出名为星核的结晶体。

    这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宝物。

    通过斩杀强大的星空巨兽,会有一定几率获得。

    其价值不可估量。

    就拿江辰来说,他掌控一个星域,寻常的资源取之不竭。

    可是,他如果想要星核,穷极玄黄星域所能都不一定能得到。

    “果然是大气运啊。”江辰心想到。

    他身子掠出,要将星核拿过来。

    不曾想,几道身影忽然拦在自己前面。

    一道道强大的气息如几座大山横在那里。

    同时,一只雪白细腻的手臂伸向星核。

    江辰一个念头就可以抢先,不过他没有那么做。

    “星核!”

    五指紧握星核,栾鸾无比激动,强劲的能量让她一颗心跟着澎湃。

    好一会儿,她才依依不舍把星核收起,重回战舰中。

    同时,江辰也被数名强者围住。

    “栾鸾小姐,你这是在抢夺我的战利品吗?”

    江辰将这几人无视,锐利的目光直视而去。

    “看来还没弄清楚状况啊。”

    栾鸾心想到。

    她落落大方一笑,脸颊上的梨涡让人**气来。

    “前辈,我很需要它,能否割让,我们会补偿你的。”她娇声道。

    “那你说,打算拿什么来换星核。”江辰说道。

    “前辈你来说。”栾鸾笑道。

    江辰陷入沉吟,余光观察着两旁的强者。

    “星核的价值无法估量,可遇不可求,我也想不到拿什么来换,这样吧,这一路上,你做我道侣,不然路途实在无聊。”

    平缓的语气像是在讲述着什么小事。

    过分的要求好像到他嘴里再正常不过。

    栾鸾一开始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

    随即,她和其他人的表情都变得难看。

    “放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栾鸾勃然大怒,怒斥道:“跪下来求饶,否则的话,我会挖掉你的舌头!”

    像是为了烘托,几位强者也纷纷释放出自己的神威,朝着江辰压过去。

    “呵呵。”

    江辰早有预料,向前迈出一步,几人的神威被尽数碾碎。

    “我作为前辈,你却敢直接拿走我的战利品,光是这一点,你的性命就已经是我的。”

    冰冷的话语好似寒风,战舰上的人心生出一股寒意。

    “真以为叫你一声前辈就是前辈吗?”

    栾鸾没有意识到情况,毫不留情嘲讽。

    她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撕破脸皮,不过,她竟是感到十分愉悦。

    毕竟,欺负人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更别说在这芒芒星空中。

    她可以为所欲为。

    甲板上那几名达到第三劫的神祖眼看自己无论如何都影响不了江辰,一个个都很气恼。

    又看到江辰出言不敬,忍无可忍,打算直接动手。

    他们要让江辰知道,一个第三劫神祖,还没资格在这艘战舰上放肆。

    “不要弄坏战舰,他敢反抗,直接抹杀掉。”栾鸾吩咐道。

    “放心,我也不想弄坏战舰。”

    回答的不是她这边任何一个人。

    而是江辰。

    她不解看过去,就看到江辰冲自己神秘一笑。

    下一秒,方才的剑光再次从江辰手中青锋中绽放。

    但不同的是,这次剑光要更危险。

    栾鸾双眼都被刺疼,不得不遮住眼睛。

    神识在剑光下也是无法使用。

    所以,她只能听见接连几下破空声,然后是惨叫声。

    “什么?!”

    她听出叫的人不是江辰,而是她这边的强者。

    并且不止一位,几个出手的人都在叫。

    “不可能的!”

    栾鸾心怦怦跳,直觉让她意识到什么,但打心里不愿意承认。

    好在,剑光没有持续太久。

    她放下遮挡在眼前的手,急迫地看向江辰那边。

    然而,江辰不见人影,她的人倒在血泊中惨叫。

    顿时,栾鸾感觉到口干舌燥,四处张望,寻找着江辰的身影。

    很快的,她发现其他人的目光所向,竟然都是她的背后。

    栾鸾头皮发麻,动作僵硬的转过头。

    “你说,本来玩得好好的,偏偏要动贪念啊。”

    江辰几乎是贴在她的身后,说话的热气吹在耳朵和颈脖上,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她下意识后退半步,结结实实撞进江辰如钢板的胸膛上。

    栾鸾还没来得及表现出女人在这种时候的反应,就听到滴滴答答的声音。

    低头一看,发现江辰手中的剑正在淌血。

    腥红的血滴在甲板,刺激她的神经。

    她浑身逐渐僵硬,终于意识到在这场猫戏老鼠的游戏中,她才是老鼠。

    “前辈,前辈!”

    突然,从船舱中跑出来一位中年人,神态慌张,语气惶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