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烈日般的金丸在来到江辰身前时,轰然爆。

    比起江辰先前的焚天之怒,这一击的动静还要大。

    掀起的风波在高空中形成小型风暴,云层在互相碰撞。

    眼看着都要形成天灾,造化神树出手才平息住能量冲击波。

    “这一下,才是真的恐怖!”

    许多人冷汗顺在脸颊流淌。

    人们明白,为什么那么多武皇下,战鹜皇能成为血赤域七皇,还是之。

    这就是原因!

    不败神衣和地级武台下的雄浑力量。

    “这一击,那江辰怕是没了吧。”

    想到一切生前,江辰还是毫无防备的样子,人们为他感到担心。

    “不可能!”

    但就在人们这样想的时候,还没完全消散的余波中,传来战鹜皇惊慌失措的声音。

    “什么?”

    本已经露出残忍笑容的白袍男子探出脑袋,睁大着双眼。

    很快,毫无损的江辰重新出现在人们视线中。

    周身的金光变成金芒,形成一件铠甲,狂暴的电弧在其中跳动。

    “怎么样?还自豪自己的一件破衣服吗?”江辰眼神淡漠,语气轻蔑。

    “你这是什么神通?!”

    战鹜皇不能接受,但这又是战域中,若是使用外力,早已经被现。

    “死人不必知道那么多。”江辰说道。

    “可恶!”

    战鹜皇牙关紧咬,双眼通红。

    “哈哈哈哈哈,你也同样杀不了我!”

    说着,战鹜皇运起最后的力量,注入到不坏神衣下。

    这一下,还处于震惊的人们露出玩味笑容。

    那敢情两个人都成为最坚实的盾。

    两面盾又要如何分出生死?

    “你想多了。”

    江辰摇了摇头,无奈的神情下,眼神却是越来越锋锐。

    他抬起右手,整条手臂被雷电充斥。

    五指并拢,雷电形成一定锐度。

    “死!”

    在江辰袭出那一刻,雷电化为一柄手刃。

    没有人看明白,江辰已从原地消失。

    再出现时,是战鹜皇身前。

    在那张冰冷的脸庞下,沾着鲜红的血液。

    不是自己的,右手手掌穿破不坏神衣,贯穿战鹜皇的胸膛。

    还在跳动的雷霆断绝战鹜皇一切生机。

    “你!你!”

    战鹜皇费力抬起手,想去掐江辰脖子,可最终还是无力放下。

    在江辰收回手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一具尸体。

    剑道、火焰或许跟不上至高意志、武台,但都天神雷可就不一样。

    “雷之法则!穿透真意!”

    姚云彤呆如木鸡,身为雷法传承者,她当然是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不愧是掌握都天神雷啊。”

    片刻后,姚云彤又是高兴,又是苦涩。

    离别时,她誓要站在能看到江辰背影的位置。

    可结果是,现在连影子都不知道在那。

    “他确实不应该称为天才,应该说是妖孽!”

    司徒南在平复内心的惊讶后,忍不住呢喃道。

    “他若是成圣,天下再无圣主!”

    其他学院的强者想到这一点。

    武皇初期搏杀武皇巅峰。

    那么,武圣初期,照样也能杀死武圣巅峰。

    现如今,玄黄大世界已经再无武帝啊。

    在心里面,他们对天宫终于是有了敬畏。

    “靠!敢情能一击必杀啊,亏我跟着紧张。”

    “他是想试试自己的力量吧。”

    “不愧是万族中的最强者。”

    大多数人没看出那么多,只觉得江辰存心玩弄别人。

    站着让别人打没一点事,一认真就把敌人秒杀。

    “这就是天宫之主么!”

    再次看向江辰时,他们现这位武皇的光环,并没有比五大圣要弱。

    “难怪。”

    高求凤自言自语道,她说江辰为何在那么多优势下,玩火还不够上乘。

    原来心思都花在雷法上。

    的确,论狂暴的话,雷电丝毫不输给火焰。

    “血赤域主,请吧。”

    另外一个战场中,传来的声音吸引住所有人注意。

    人们这才想起还有一场不限制外力的战斗。

    脸色难看的血赤域主看着战鹜皇的尸体,嘴唇抿紧,浓眉拧在一起。

    “天宫神威,血赤域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片刻后,白袍男子大声道,主动将战域取消。

    这是要避而不战啊!

    无数的嘘声冲着白袍男子而起,这场战斗可是他挑起的。

    而且是在失去玲珑皇的情况下,又死掉一个战鹜皇,他反而认怂了!

    “这家伙该杀!”

    倒是无名向江辰传声。

    江辰不由自主点头,这个人能伸能缩,在这么大屈辱下马上做出抉择。

    他知道就算获胜,也只是斩杀掉法身,却是和天宫结仇。

    这样的小人,一旦有机会,又会像一条毒蛇咬上来。

    “血赤域听令!任何人不得和天宫为敌,也不得仇视曾经的战友!”

    白袍男子不由分说,义正严词来到血赤域面前,大声喝道。

    被这一闹,血赤域士气低迷,人心溃散。

    不过,江辰要再想向他动手,起码现在是不能了。

    江辰冷笑几声,那眼神看得白袍男子心里毛。

    正当这时,在众人头顶,出现无数扭曲的位面通道!

    三大学院陷入轩然大波,接着齐齐想到同一个可能性。

    那就是第八界来人了!

    尤其是在感受到通道中无数种强大的气息时,他们更是肯定这点!

    “看来第八界还是不能允许别人打破三大学院的利益体系啊。”

    司徒南感叹道,不知为何,他竟是有些失望。

    “哈哈哈!来得好!天宫早该灭亡!”

    大喜大悲下,白袍男子忍不住失态,纵声大笑。

    下一刻,他的喉咙像是被人掐住,完全笑不出来了。

    “金龙一族,敖月前来恭贺天宫开放!”

    “圣光大世界,伊家伊亚,前来拜贺!”

    “无尽海域,海汐来见证天宫辉煌。”

    “…………”

    源源不断的恭贺声宛如晴天霹雳,不管境界高低,也不管城府多深,皆是失态。

    “这这这这!”

    白袍男子大汗淋漓,尤其是在江辰向他看来时,双腿软,都快要哭了出来。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