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是选择战鹜皇,还是白袍男子?

    不借用外力下的江辰,能是战鹜皇的对手吗?

    有人开始分析,先是境界方面,一个初期,一个巅峰。

    其余的,还没看出端倪。

    至于白袍男子,那是仅次于江辰这边五大圣主的存在。

    “不管江辰选谁,都会有争议。”

    不少人对白袍男子刮目相看,连三大学院的老怪物都制服不住的江辰,看来是要在他手上吃亏。

    然而,也有人觉得江辰不会这样简单。

    果不其然,不说话的江辰直接唤出一具法身。

    一模一样的人并肩站立,不说话时宛如镜面。

    “你们两个,我一并战之。”

    两个江辰异口同声说道。

    这一幕让在场的人想起了巫族盛宴时,罗成大师、路平两具法身分别暴露时带来的强烈震撼。

    在一片吸气声下,白袍男子的神色肃然起来。

    也不知为何,人们的心跳也在加,情绪被带动。

    “那么,就战吧。”

    白袍男子话一出,气氛彻底沸腾。

    不管嘴皮子多么高明,最后还是要看实力和输赢。

    “各位,给我和天宫之主足够的距离吧。”

    白袍男子说道。

    数十万人往后退去,让出一片战场来。

    白袍男子和战鹜皇并行向前,各自面朝着一个江辰。

    “江辰!我会把握住这最后机会的,如果你有胆量的话,使用本尊和我动手!”

    战鹜皇说道。

    他要为自己徒弟报仇,在抛开天宫的实力下,两个人公平战斗是最后机会。

    “如你所愿。”江辰没有拒绝。

    本来,法身和本尊是分不出的。

    不过江辰当众施展一气化三清,那么就很好分辨,只要不弄混的话,是不会搞错。

    战鹜皇冷冷一笑,眼中尽是暴戾,不过耳边传来域主的声音。

    “为自己的选择全力以赴吧。”

    战鹜皇一惊,这才明白自己域主也是想斩杀江辰!

    自己选择本尊,使得域主没有机会亲自下手。

    那这句话的含义也很明确。

    “我会的!”

    好在,战鹜皇确实有一颗必杀之心!

    “那么,我可以布置战域吗?以保证公平。”

    白袍男子不留痕迹的轻轻点了下巴,又说了一句。

    这话一出,天宫这边的人脸色大变。

    所谓的战域,是在战场周围一个类似结界的东西。

    这样一来,战域中的人行动将会更清楚呈现。

    有没有动用外力,动用的外力是什么性质,都一清二楚。

    不过白袍男子目的不仅如此。

    战域布置起来,还会形成屏障作用,防止别人逃跑。

    也防止别人介入!

    如果江辰出现危险,天宫的武圣无法第一时间救援。

    武字级的战斗,只在一念之间。

    “他在一点点引诱江辰进入险境。”

    “杀人最锋利的刀,果然是人心。”

    “他真能做到吗?”

    联想到白袍男子一开始以退为进的话,再到现在,骄傲的江辰又如何会拒绝?

    青魔和无名最是担心,黑龙倒是满脸无所谓。

    因为黑龙知道不管但不担心,江辰都会答应。

    唯一露出狐疑的,是高求凤。

    她从介子世界而来,认江辰为新王,但对这个人还很陌生。

    “你要布就布吧。”

    所以她在听到江辰回答时,芳心颤动了一下。

    “女王,他这也太冲动了吧。”

    同样不熟悉江辰的高焰儿也被吓到。

    若是江辰拥有着什么优势,那还好说,可从明面上来看,江辰是弱势。

    或许有什么底牌,可难道别人就不会有嘛?

    所以在那边,三大学院的人第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还有希望吗?”

    本以为今天解决不了江辰和天宫的人们再次期待,他们现不知何时起,手心全都是汗。

    “也有可能,是天宫立威的一战。”

    那边,战域已经布置好,而且是两个。

    “这个家伙真是小心。”

    两个战域,是白袍男子怕江辰鱼目混珠,法身和本尊使出障眼法。

    战域成功后,战鹜皇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杀气。

    “沧月姐,江辰会有事吗?”天灵焦急道。

    沧月这次顾不上说笑,狭长的杏眼,嘴角流露出无奈。

    “江辰的实力已经出我,胜负如何,我已经看不出来。”

    说完,她带着天灵来到玲珑皇身边。

    “不用担心,江辰不是冲动的人。”玲珑皇说道。

    听到这话,天灵这才安心。

    但是沧月心里一沉,知道这话不简单。

    玲珑皇是没有看出胜算,才会以江辰心智来安抚。

    也只有天灵才会听不出其中深意。

    那边,战火已经点燃。

    因为江辰本尊的缘故,人们都关注着战鹜皇这边。

    在战鹜皇气劲翻动,武魂呈现,一头如山岳般的金雕横在天空!

    金雕对着江辰,张嘴鸣叫。

    鸣叫声不光是听着嘹亮,这更是一种声波秘技。

    空气中,都出现肉眼很难察觉到的波纹,迅荡漾出去。

    一般武皇受到这样的冲击,会立马头昏目眩,甚至眼前黑。

    “天荡轰杀!”

    先声夺人的战鹜皇立即施展一门小神通,化为流光掠出。

    “地级武台,小神通!这样的威力对付武皇初期!”

    电光火石中,在无数震撼的目光下,这一击来到江辰身前。

    “呵呵!”

    出乎意料的是,江辰没有受到声波的影响,神志清醒,一拳打出,狂暴的火焰****出去。

    尽管面对的是小神通,可进入第二重天的大日金焰配合焚天妖炎也是丝毫不弱。

    战域中掀起热浪,冲击波险些将战鹜皇掀翻。

    和血海世界那些武皇相比,战鹜皇算是老牌武皇,故而表现截然不同。

    他以一种独特的节奏和冲击波同步,竟然躲开火焰的狂暴力量。

    惊人的热浪也被他的境界优势阻挡下来。

    “看你要怎么躲!”

    江辰眼里涌现出凌厉之色,双手飞快结印。

    “焚天之怒,五成火候!”

    一时之间,烈火好似洪水泛滥,肆虐着天地,那惊人的温度要将虚空融化。

    焚天妖炎的狂暴因子在得到大日金焰加持,爆炸声不绝于耳。

    这也是幸亏在空中,没有参考物。

    如果江辰这一击落在城中,哪怕是巨城,也能顷刻间毁掉。

    “这江辰,真是恐怖如斯。”

    “有些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传奇。”

    江辰还是星尊的时候,打败万族天骄,成为最强的天才。

    到了武字级,天才这两个形成年轻人的词汇渐渐退去。

    但面对武皇中那些年龄出自己一大截的对手,江辰还能表现的这样强悍!

    “哼,厉害是厉害,可也别太小看七皇之。”

    白袍男子心说道。

    如果战鹜皇只是这点水准,那未免也小看他血赤域。

    他也不会把和本尊对战的机会让出去。

    “这就是天宫之主的全部实力吗?”

    在所有人认为战鹜皇要命丧火海,他那雄浑的声音却是从中响起。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