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这些人眼里,江辰好像对天地间万物都缺少一份敬意。

    管你是神隐族还是巫妖族,统统杀之。

    武圣又如何?轻狂不减。

    而他说的话引起热议,眼前这个威风凛凛的武圣是血仆?

    武圣浓眉皱着不放,嘴唇抿紧。

    一队人在江辰率领下朝这边而来。

    江辰一如既往,身穿长袍,没有任何护具。

    强烈的自信由内到外,将身边的人都感染到。

    “不要胡说八道,现在不是你乱来的时候。”

    江辰进入众人视线中时,萧渊毫不留情训斥一句,让他不要冒犯到武圣。

    毕竟,都是圣主,也算是相同阵营。

    “你算什么玩意,我还没找你算账,少在这里号施令。”

    江辰可没忘记他出手偷袭的那一剑。

    “你杀我好友,那一剑还算轻的。”萧渊很坦然的承认,说的理直气壮。

    不过江辰知道,他动手的理由不仅是因为石乐志。

    “我很好奇,你和那女人是什么关系?为何害怕被人知道?”江辰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萧渊没有承认。

    那边,武圣身上散出来的压迫感已经快叫人喘不过气来。

    江辰向他泼脏水,又不把话说明,反而和别人争论,无疑是对他的冒犯。

    “你说我是血仆?”

    武圣冷冷道。

    江辰还没说话,萧渊抢先道:“前辈,不要在意他的话语,我来教训他。”

    说完,他又向江辰传声,“武圣若是执意出手,所有圣主都要遭殃,你知不知道?”

    “就因为这样,所以无视对方身份是吗?”江辰反问道。

    萧渊无言以对,沉吟了片刻,道:“我给你十下呼吸的时间,拿不出证据,我将拔剑。”

    闻言,江辰耸了耸肩肩膀,站在原地不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诡异的气氛下,每个人都觉得时间变得漫长。

    在江辰第十一下呼吸时,刻意深吸口气。

    不等萧渊出手,双手飞快结印,浩瀚的佛意喷涌而出。

    “佛光普照!”

    万丈金光爆,如烈日高挂,任何人无处遁形。

    武圣当其冲,佛光在他身上生激烈反应。

    浑身上下的毛全都自燃,包括眉毛、胡须以及长。

    英武的形象变得有些滑稽和可笑。

    但是,武圣阴冷的目光叫人笑不出来。

    本要出剑的萧渊被眼前这一幕震住。

    “血仆!”

    其他人在佛光下安然无事,甚至还感觉到心神平静。

    在亲眼目睹武圣的变化,人们知道江辰所言是真。

    不过武圣从头到尾,也没露出任何惊慌,只是脸色阴沉,眼神森然可怖。

    武圣不害怕自己暴露。

    又或者说,在佛光面前,他没有任何办法隐藏,也就不会浪费时间去慌张和担心。

    这是一个果断的男人,也意味着他心狠手辣。

    “混蛋!”

    萧渊爆了粗口,也不知道是骂江辰,还是眼前的局势。

    多出一个武圣的敌人,不仅是他,连敖月都面露绝望。

    “正因为我是血仆,所以我知道出去的办法。”

    武圣不再掩饰,大大方方说出去。

    人们听到能出去,开始忘却对血仆的恐惧。

    “圣灵留我们在这里受死,去解决不可能战胜的血邪皇,害我沦为血仆。”

    “但是,血邪皇不像圣灵那样不讲道理,他可以带领我们我们出去。”

    武圣开始继续煽动人心。

    “出去以后呢?作为玄黄大世界的叛徒吗?”

    江辰没有长篇大论,只是一句话就瓦解掉武圣想要迷惑人心目的。

    许多人清醒过来,与其落得那样处境,还不如战死。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觉悟,好死不如赖活着。

    “这是你们逼我的!更何况,血族也不像你们说的那样不堪,光是永恒的生命,就足以让人拒绝不了!”武圣说道。

    “你们如果有谁去过牢狱,会现那些充满戾气的行凶者都有相同特点,那就是认为自己是逼于无奈,是被强迫才会侵害别人。”

    “那些人,也如你这般。”

    说到最后,江辰看向武圣。

    “那你呢?大义凛然出现在这里,你又能做什么?”武圣见说不过江辰,开始变得气急败坏。

    “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简单,解决掉你,杀掉血邪皇,离开血海世界,闭关一段时间,琢磨新剑术,再去灵域……”

    “闭嘴!”

    听到江辰还认真的讲述起来,武圣彻底恼怒。

    倒是曼天音这边有不少人笑,武圣带来的压迫感减轻不少。

    “各位,要你们现在做出抉择是很残忍的事情,你们只是想活下去,若是连生存的机会都不给,不管是什么,都要将其推翻。”

    江辰朝着下面安全区的人说道。

    “对!”

    “没错!”

    “我们只是想活下去啊!”

    这话说到这些人心坎里面。

    “所以这时候,你们什么都别做,如果我被这家伙杀了,你们也只能跟随他投靠血族,如果我把他杀了,我们去找血邪皇麻烦,可行?”江辰说道。

    这番话落下,许多人看向彼此,都不由自主点头。

    江辰先前舍身救人,已经获得不少人崇拜,其中也包括这些对圣主下手的人。

    很快的,安全区的敌意大减,绝大多数人选择江辰所说的,什么都不做。

    “难怪他能获得圣人之气。”

    敖月和海汐这些圣主不由自主想到。

    被圣灵认可,是要肩负起玄黄世界的安危,对抗血族。

    可和江辰相比,他们也只不过是以着某种头衔争强好胜,面对措手不及的危机,完全没心理准备。

    “切。”

    看到江辰声望如此之高,萧渊很是不爽。

    “伶牙俐齿,真的是伶牙俐齿啊,不过!我突然反应过来,我并不需要说赢你!”

    武圣的形象完全变了,理智逐渐失去。

    “我有个问题很想知道。”

    江辰一本正经,诚恳道:“你说成为血仆会掉毛,那个,下面会不会也掉?”

    这话一出,曼天音、伊亚、敖月等女人扭头看向他,不可置信的眼神,脸颊迅染上红晕。

    男人们出心照不宣的笑声。

    “去死!”

    武圣彻底疯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