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江辰的目光注视下,那男人顾不上云天歌,把想说的话说完。

    原来,在刚才江辰感悟金之法则的时候,外面生不少的事情。

    不光是这伙人遇到小英,七支队伍不放过任何角落,搜刮着山庄。

    途中遇到过危险,也有所收获。

    比如说狼族青年得到一个骨爪,来自于强大的凶兽,好巧不巧,那凶兽也是狼。

    所以狼族青年的战力飙升,都能和肖剑天交手。

    也正是因为这样,二姐筱晓也顺利进入到魂殿。

    除此之外,那筱琴在某个房间里面获得一本小册子。

    根据当时目睹的人说,在筱琴翻阅小册子的时候,周身异象格外激烈,猜测是某种强大的神通。

    江辰实力提升,要去找他们麻烦,可别人也都有所收获。

    云天歌故意让人不说,是想让江辰毫无准备去送死。

    在被揭穿后,云天歌尴尬的站在那里,低着头,都不敢去看江辰。

    江辰举起右手,五指握拳,金雷绽放。

    “这你也要打?”

    云天歌都快哭了,往后连退。

    “这一拳我下次见面会毫不留情轰击在你身上。”

    江辰冷冷一笑,五指张开,金雷散去。

    见状,云天歌松下口气,当他琢磨出这话的意思时,内心忍不住一颤。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江辰这话中的自信。

    在他认为江辰去找那些人会付出惨重代价的时候,江辰自信能活下来,并在那之后还他一拳。

    在他还在想的时候,江辰和伊亚已经动身,接近山庄的最深处,也就是魂殿。

    在魂殿外面,江辰遇到几具尸体,都是先前遇到过的人。

    在见到魂殿时,也同时看到七女之一的筱雅。

    讨人厌的她脖子被切开,躺在自己的鲜血中,整个人失去温度。

    “那是皇宫吧。”

    见惯生死的江辰和伊亚没有太在意,都被魂殿吸引。

    本以为会是一座大大的殿宇,谁知是一个类似于皇宫的建筑群。

    四四方方的围墙中,宫殿楼台错落有致。俯视下去,会感觉像是棋盘。

    同时,江辰看到筱琴等人。

    几支队伍混在一起,但并没有在厮杀,反而如无头苍蝇一样走在皇宫中。

    “怎么回事?”

    伊亚看了一会儿,现那些人很古怪。

    一直在绕圈子,明明一目了然的路况,全都是满脸茫然。

    “幻阵!”

    江辰看出魂殿布置着阵法。

    有意思的是,这是他独创的幻阵。

    和迷阵有所不同,不仅是让人迷失其中,甚至颠覆入阵之人的世界。

    在他脑海中,想起了曾经一段对话。

    “以后还是不要用幻阵吧。”

    在江辰向筱偌展示自己刚刚明出来的幻阵时,后者这样向他说道。

    在江辰问为什么的时候,筱偌的回答让他哭笑不得。

    “你最高级别的迷阵就已经无人可破,这个幻阵更不消说,也太过残忍。”

    “无敌果然寂寞啊。”

    江辰当时感叹道,后来也证明无人能破幻阵。

    筱偌在魂殿布置幻阵,如果不是想要致人死地的话,肯定别有安排。

    以江辰对其的了解,百分百是后者。

    “难道是?”

    江辰回到那个筱雅的尸体旁边,上下检查一番后,确定心中想法。

    他飞到魂殿外面,大声道:“破阵的关键就在于七个人和魂石的联系,你们太焦急自相残杀了。”

    江辰明明在这些人头顶,只需要头顶就能看见。

    所说的话也正常不过,但却把里面的人吓得不轻,一个个如临大敌,惶恐尖叫。

    江辰想到自己幻阵的特性,应该是把自己所说的话,甚至是声音都变了。

    也难怪这些人像是听到魔王的声音一样。

    江辰回到伊亚身边,看着下面的人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逛。

    其中有他的仇人,有意思的是,如果他要报仇,还要先把仇人放出来。

    还好,温涛他们也在里面,江辰有出手的理由。

    他交代伊亚几句,跳入到幻阵中。

    转眼间,眼前的世界生翻天覆地变化,简简单单的魂殿变得如失乐园似的。

    江辰迈开脚步,行走一段时间后,心里有数,开始破阵。

    几分钟后,幻阵解除,筱琴一伙人终于是重见天日。

    与此同时,有七栋房子出耀眼的光柱。

    “魂石!”

    筱家的女子心有感应,当即就是要去抢夺。

    “杀掉他们!”

    危机解除,筱琴再次露出凶相,一声令下,先一步行动。

    肖剑天和他另外三个同伴仗着实力强横对其他人下手。

    除了二姐筱晓有狼族青年外,其他人只能是四处逃跑,在掩护下去拿魂石。

    其中最狼狈的,当然还是七妹筱梦。

    她的帮手只有候绝,以及温涛等人,根本不是对手。

    好在目标分散,还没遭到灭顶之灾。

    但在狼族青年将一个敌人撕成碎片后,带着狼族的人往这边而来。

    “不好!快逃!”

    候绝根本没有战的意思,分散而逃。

    狼族青年挥了挥手,他的同伴也分别出击。

    他自己,拦住了筱梦和温涛两个人。

    “你没必要将精力放在我身上,二姐的处境可不妙。”筱梦忙道。

    “放心,她还没脆弱到一碰就倒,不像你。”狼族青年讥讽道。

    筱梦脸色一变,抿紧着嘴唇。

    “老实在家待着,偏要跑来送死,这又是何必。”

    狼族青年耍着手中的弯刀,眼神兴奋,笑容残酷。

    “当然,要不是因为江辰,我也不会向你出手的。”他又道。

    “我和他并不相熟。”筱梦连忙解释。

    “这我可不管。”

    狼族青年根本听不进去,一刀斩来,刀光锋芒毕露,削铁如泥。

    而且他的目标不仅是筱梦一个人,还是温涛,要一刀斩两人。

    眼看着两个人要被分尸,刀光碰到某种不可击碎之物,当即破裂。

    “江,江辰?”

    筱梦看清楚那道拦在前面的身影时,震惊不已。

    “不要误会,我和你不熟,我是在救队友。”江辰说道。

    一句话让筱梦无地自容,后悔不已。

    “我说是谁呢?到处找你不到,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