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裂天魔蛟已经死了,被炼制成傀儡之类的存在,残留着最后一丝意识。

    如果筱家七女通过魔蛟的考验,意识会苏醒过来,交代她们重要的事情,完成自己使命。

    在那之后,裂天魔蛟将彻底死去。

    毫无疑问,能这样对待裂天魔蛟的,只有南海天君能做到的。

    但是,让自己战兽承受无尽痛苦,不得安息,江辰是不愿意相信的。

    “江辰,战兽不是武器,是朋友,记住这点。”

    当年,江辰向南海天君请教驭兽术,后者向他说过这样一句话。

    巧的是,说话的时候,还没完全成长起来的裂天魔蛟就在旁边。

    “怎么回事啊?”

    后边,狼族青年等人摸不着头脑,盯着裂天魔蛟不放。

    裂天魔蛟依然是蠢蠢欲动的模样,但在犹豫着什么。

    杀戮的本能不时还会让他露出凶光。

    这让伊亚等人胆战心惊,想要叫江辰回来。

    不管怎么说,江辰也算是面对过裂天魔蛟。

    “受苦了。”

    偏偏江辰还在做着大胆举动,伸出自己的右手,去抚摸蛟龙的脸部。

    那可是大忌啊!

    所有人的心都悬在嗓子眼,眼睛一眨不眨。

    裂天魔蛟下意识往后一缩,面露凶相。

    “没事的。”

    江辰还是把手放上去,掌心出现一团祥和的白光。

    几分钟过后,人们惊奇的现裂天魔蛟平静下来。

    “公子?”

    随即,在场的人看到魔蛟嘴巴张开,口吐人言。

    这一下,有人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否则不会生这样离谱的事情。

    江辰点了下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天君舍得让你如此?”

    “公子,公子!”

    裂天魔蛟激动的摇晃着身子,双眼尽是喜色。

    “成功了!成功了!”

    他语无伦次,说着江辰不懂的话来。

    好半会,魔蛟目光触及到昏沉的天空,意识到此处所在,仿佛受到不小打击,喜悦不再。

    “公子,你不该解除我的禁锢,我的使命还没完成。”魔蛟说道。

    “有我在,你不必担心。”江辰说道。

    “也是。”

    魔蛟点了下头,对这话深信不疑。

    圣域第一公子,言出法随,举世无双。

    “告诉我,生了什么事,天君和……和她还好吗?”江辰问道。

    尽管他知道希望渺茫,可还是不死心。

    “血族,血族太凶残了!”

    几百年不曾和人交流过的魔蛟人语非常生硬,他想告诉江辰什么,却没组织好语言。

    江辰示意不要焦急,让他慢慢来。

    后面的人就这样默默看着一人一蛟交谈着,如梦如幻。

    “小姐她,她杀了你,她是想杀了你,她!”

    魔蛟努力讲述着,但还是表达不出意思,很是焦急。

    “这里是为了小姐……”

    好不容易说了一句完整的话来,异变突生,远处有四道流光先后而至。

    “公子!”

    魔蛟大急,沿着江辰盘旋身子,将他护在里面。

    流光在最后时刻汇聚在一起,爆出巨大破坏力,将魔蛟拦腰射断。

    产生的能量波动就连江辰也受到不少波及!

    “人皇!!”

    江辰暴怒,源自内心的杀气让天空被染红。

    四道流光,正是四根人皇箭!

    一队人马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总共七个人。

    当见到这七人的时候,狼群青年那边陷入骚乱。

    那七个人称得上是豪华阵容。

    简单来说,人皇在这七人中都不是最出彩的。

    江辰看到了被众星捧月的女子,想来就是七女中的大姐。

    在看清楚女子相貌时候,他心里一惊。

    其他六女的相貌和筱偌有七八分相似,这个女子却有九分,几乎是一模一样。

    “玄云!”

    江辰收回目光,两具法身守护,本尊检查魔蛟的情况。

    “没事的,反正,反正我已经是死的。”

    魔蛟看得很开,言语中还有解脱之意。

    “你应该走的轻松和光荣。”

    江辰握紧着拳头,悲愤使得他双眼血红。

    “公子,你没事就是最好,九界有救了!小姐,小姐在里面。”

    裂天魔蛟的身子开始虚化,马上要从天地间消失。

    江辰想要追问,可看着玄云的模样,没有开口,任由着他离开。

    在这之后,江辰看向小人皇那边。

    这是他离得江辰距离最近的一次,但他全无惧怕之意,反而眉宇间充斥着挑衅。

    没有射杀掉江辰,但也让江辰如此愤怒,他很满足。

    江辰本尊拔出天阙剑,和两具法身飞了过去。

    “江辰!不要冲动,看看其他人!”伊亚迎上来阻拦。

    “请让开。”江辰说道。

    伊亚一怔,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江辰受伤的样子。

    在她现那悲伤下蕴含的愤怒时,她明白了,有些人是不能被激怒的。

    她让到一边,任由着江辰继续过去。

    小人皇站在那里,无所畏惧。

    他左右的人面露玩味笑容,欣赏着江辰痛苦。

    “是你让我们杀死魔蛟的。”

    那个有九分相似的女子开口道:“否则的话,我们无法轻易破掉畜生的防御。”

    这话深深刺激到江辰,因为这话没错。

    裂天魔蛟的防御乃是一种天生秘术,如果不是和他交谈,是不会收起来的。

    他的脸越来越阴沉,眼中怒火在熊熊燃烧。

    “我说,一头畜生而已,你怎么像死了爸妈似的?”

    似乎是怕江辰受的刺激不够,七人队伍的另外一名男子好笑道。

    有人想笑,可看到江辰那张脸时,又笑不出来。

    “好了,不管怎么说已经解决掉麻烦,我们进去吧。”

    一个气宇不凡的青年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这边的人不要再说。

    接着,他用着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神俯视着江辰。

    像是在说:“感谢我吧,否则你麻烦会很大。”

    江辰的身子在颤抖,这是怒到极致的表现。

    “他不是畜生,也不叫麻烦,他的名字叫玄云!”

    江辰怒吼一声,毫无保留出手,扑向七人。

    “什么?”

    看到这一幕,其余人表情很有意思。

    “他是没认出这支七人队伍有多可怕吗?!”

    他们心中冒出同一个想法,否则江辰怎么敢出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