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熙熙攘攘的街道因为这一拳的动静陷入片刻的寂静,接着是一片哗然声。小说

    从这反应能够看出在城中动手是一件很不理智的事情。

    躺在地上的柳尘风难以置信,眼前逐渐陷入黑暗。

    这一拳力气之大,直接将一个武皇打晕过去。

    旋即,在无数人注视下,江辰和万人龙离开。

    “我大哥在前往第四区的时候遇害,至今昏迷不醒,原本他得到的圣主之位也被刚才那家伙的哥哥夺走。”万人龙说道。

    在介子世界中,万家和柳家本来就是世仇。

    在他大哥的事情生前,万家人才济济,力压柳家。

    也正是因为这样,柳尘风见到两个人的时候会那样刻薄。

    “这件事不会轻易结束的,我们要做好准备。”万人龙提醒道。

    不说柳尘风他哥哥的报复,光是他所依仗的城中规矩,不会轻易放过江辰。

    江辰没有回话,目光直盯盯看着前面。

    万人龙好奇的看过去,下意识骂了一句。

    那群家伙正是先前跑掉的队伍,此时正在一栋两层红砖楼中调养着。

    他们浑然不知道江辰和万人龙在靠近,正大肆和别人吹嘘着。

    “你们是不知道啊,数百血将,二十多名血王和一头究极血王,加上铺天盖地的血族,追杀我们三万多里,硬是被我们王权会杀出重围。”

    来到门口,江辰正好听到一个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巧的是,说话的人正是之前邀请江辰出手的家伙。

    在门口外面,聚集着一大帮人,听着里面的人讲述。

    万人龙上去一问,就听见一个听众满脸敬佩,向二人说着王权会的壮举。

    听完后,江辰和万人龙好气又好笑。

    这伙人把能脱逃当成是自己的本事高,血族奈何不了他们。

    围剿他们的那伙血族在第三区已经声名远播,杀了不知道多少人。

    以至于这伙人能顺利逃走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更别说这个王权会无人死亡。

    “因为他们而死的人起码有十个。”万人龙不满道。

    江辰则是在观察着王权会。

    有二十余人,听旁人说,因为主要成员出自皇室,所以取这样的队名。

    说话的人是队长,名叫星南久。

    不说之前逃走有没有心怀愧疚,反正现在是满脸亢奋,享受着别人崇拜的目光。

    其他队里的成员也都是激动的很。

    江辰和万人龙相视一望,挤开人群,走了进去。

    此时正说到精彩的地方,星南久说着他们队伍是如何齐心协力,撕开一个缺口,逃出生天。

    “那为什么一开始不用,反而要到筋疲力尽的时候才知道同心协力?”

    江辰混在人群当中,用灵力声。

    “久战之下,生死面前,每个人都爆出自己的潜能。”

    对于这样的质疑,星南久也从容的回应。

    人们也只当是有人好奇询问,没有深究。

    不过,相似的询问语句很快又出现。

    “如此情形下,你们却没有一人死伤,是那血王无能吗?困你们那么久,最后什么都没做到吗??”

    这一下,人们知道是有人在找茬,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谁!有本事站出来说话!”

    “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怀疑别人,真是扭曲的心灵啊!”

    “如果对此有所疑问,还请站出来当面质疑。”

    王权会的人义愤填膺,而那队长星南久目光扫了过去。

    看在场的人反应,也对那声音很不满,认为是心生妒忌,在暗中伤人。

    “站出来吗?那你们可不要后悔。”

    这次,江辰开口说话,将所有人目光吸引过来。

    江辰大步走出,来到最前面。

    愤怒的王权会成员向他看来,本是愤怒的他们脸色大变,如同见鬼似的。

    “你!”

    星南久被吓了一跳,睁大着双眼。

    众人看到王权会这个反应,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朋友,我们私下处理,不要声张好吗?”星南久通过传音的方式说道。

    不料江辰早知道他会这样,嘴角掀起一丝弧线,星南久说的话被大声放出来。

    顿时,哗然声四起,王权会面若死灰。

    “王权会受困于血族围剿,于是把别人强行拉下水,大多数队伍人数都在五六个左右,惨遭血族杀死。”

    万人龙对这伙人意见很大,向众人说道:“后来我也被受困,叫来我朋友相助,这伙人邀我朋友出手,结果在我朋友引来大多数血族后,他们趁势逃跑。”

    他将王权会的丑恶面目说了出来,不加任何掩饰,听在别人耳中,依然叫人心寒。

    “你的朋友就是他吗?”

    有人指着江辰,询问万人龙。

    万人龙点了点头,明白问这话的意思。

    “胡说八道!你的朋友不过武皇初期,也配引走大多数血族?”

    王权会的人同样想到这一点,仗着在城中不能动手,想要混淆视听。

    江辰摇了摇头,道:“你们是在自寻死路。”

    “请你离开,这里是我王权会的住处。”星南久严厉道。

    或许有人怀疑,但他只要打死不承认,又能怎么样?

    可惜,他们想错了。

    江辰来找他们,可不是冲着让世人知道真相和对错那样简单。

    他朝着门口走去,所过之处,人群带着困惑的神色。

    “就这样离开了?”

    每个人都不由自主想到这点。

    王权会的人如释重负,面露会笑。

    啪!

    来到门口的江辰没有踏出脚步,只是将门重重关上。

    “我来,可不是要得到你们忏悔的。”

    江辰转过身,看着目瞪口呆的王权会成员,冷冷一笑。

    紧接着,房间的窗户统统关上,并且和外面隔绝,阳关照射不进,屋子里面陷入到漆黑。

    还在屋子里面的人伸手不见五指,只听见强有力的击打声,以及王权会的惨叫。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想到开启神识,结果现在屋子里连神识都无法用上。

    这让有的人莫名惊慌。

    还好一切没有维持太久,笼罩在房子中的力量开始消失,光线重新照射进来。

    人们也得以看到王权会成员的下场,一个个瞪目结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