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千钧一之际,天势剑成功,法身迎上天唯一。

    本尊的剑势分别对付迎上来的水甄儿和无双。

    可怜的无双架势十足,结果刚一出手,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并且结果还不是他想要的那样。

    天势剑乃是四剑势最强的一剑,杀伤力甚至过万剑雷动。

    因为天势剑是将风、火、雷三种力量用上。

    远处的人们还没看清楚这一剑的精彩,就看到雷霆、无极、神鸟三种武魂占据着整个战场。

    由于本尊和法身都有,所以武魂都是成倍的。

    天空看上去波澜壮阔,好像回到了远古之前,神兽翱翔,神雷震撼着大地。

    天神凛然不可侵犯,扫清着敌人。

    这里的天神,是指此时的江辰。

    运用天剑势的他,看上去已经达到凡入圣的状态。

    最终,剑式经过仙台爆出来。

    对于水甄儿三人来说,这几乎是一场灾难。

    他们都无法看清楚这一剑到底有多厉害,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最先承受不住的,是拥有神之甲的天唯一。

    他人在剑光中被瓦解,神之甲变成碎片脱落。

    接着是无双,马上要步天唯一后尘。

    他企图逃跑,和江辰一眼掌握着虚空遁术。

    不过哪怕是进入到虚空,他也难逃伤害,死于虚空,凄惨无比。

    水甄儿坚持最久,她用玄冰将自己变成冰雕。

    可就算如此,冰雕在剑光下也在被破坏。

    江辰想到至尊灵心,身子掠出,带着她离开剑光范围。

    水甄儿前后暴露在剑光下也不到一秒,浑身依然遍体鳞伤。

    不过她满脸喜悦之色,眼神明亮。

    “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她误以为江辰是放不下自己。

    江辰还没来得及说话,从她的体内冒出腥红的光芒。

    “真是没用啊。”

    一个难听到分不出是男是女的声音从水甄儿嘴里出,说话时是另外一张表情,满是憎恨。

    江辰觉得似曾相识,很快反应过来这是血族的恶灵!

    不知为什么,恶灵没有占据这具身体。

    “江辰,恶灵要将我吞噬,我马上要死了。”

    水甄儿表情又变了回来,这次是真实的她,没有伪装,没有疯癫。

    不知为何,江辰动了恻隐之心。

    他把手放在水甄儿的胸口,朗诵起佛经。

    在佛光下,水甄儿体内的恶灵承受着莫大痛苦,也在被净化。

    “好痛啊!不要!我宁愿死!”

    水甄儿同样承受着痛楚,双手抱头,表情狰狞。

    甚至于,她还会露出凶相,想要伤害江辰来让他停下。

    这意味着她的疯狂和体内恶灵无关。

    江辰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念经度越来越快。

    很快,水甄儿自身在佛光浸泡在里面,不再继续喊疼,出奇的平静。

    在血族恶灵化为青烟后,江辰才停了下来。

    水甄儿身上的佛光褪去,叫人意外的是,她一头柔顺的长都没了,光着脑袋。

    脸上神情一片虔诚,从骨子里面生改变。

    “阿弥陀佛。”

    …………

    这是江辰没有想到的,净化血族恶灵,却也让水甄儿皈依佛门。

    “夜雪……”不过江辰还是更在意自己女人。

    “你放心。”

    水甄儿明白他要说什么,回到了关押着夜雪的房子中。

    江辰紧随其后,刚到门口,一股寒气将整栋房子冲垮。

    还以为有什么变故的江辰冲了进去,结果现是水甄儿归还至尊灵心的动静。

    至尊灵心回到夜雪体内,也让她不再沉睡,苏醒过来。

    水甄儿经过这样折腾,无比虚弱,又有伤在身,支撑不住,昏迷了过去。

    江辰将她扶住,放在床榻上。

    醒来的夜雪满脸迷茫,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

    直到看见水甄儿,眼眸紧缩,手里出现一根冰锥。

    江辰及时将她拦住,说出来龙去脉。

    “这女人是疯子,你确定她不是在装模作样吗?”

    夜雪对水甄儿防备心很重。

    别说她,江辰也是一样。

    但不管怎么样,江辰已经不打算伤害她。

    他拉过夜雪的玉手,认真检查一番后,确定没什么事后,悬着的心终于平安落地。

    围观的群众回到了小城中,看着江辰和被剃度的水甄儿,无法理解这样的结局。

    作为外人,看完精彩的战斗,关于内情是怎么回事,他们也很好奇。

    挣脱冰雕封印的水无尘带着水龙黑卫走来。

    不过,这些水灵族战士全无战意,反而更多的是敬意。

    “江辰,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水无尘问道。

    这件事必须要有交代。

    先前碍于水甄儿,尽管对山脉生的事情心存疑惑,可水无尘也不敢多问。

    江辰犹豫着要不要说。

    水甄儿杀死自己族人,水灵族不会轻饶。

    可现在水甄儿皈依佛门,如果真的一心向善,他又不忍心将其推向绝路。

    不过,必须要有人背锅的。

    江辰不交代清楚的话,被诬陷的夜雪也不会获得清白。

    “无尘将军,事情真相我会向灵尊说明的。”

    水甄儿醒了过来,没有让江辰为难,“夜雪和江辰是无辜的。”

    这话相当于认罪,夜雪对她敌意减轻不少,但依然没有好脸色看。

    旋即,水灵族的队伍打算离开血海世界了。

    “可惜了圣主的资格。”江辰目送着水甄儿等人离开,心里不甘心。

    “注定的,没办法。”夜雪也很失落,不是因为没有成为圣主,而是失去冰魄石。

    “并不是注定,血皇被我打得半死,被她补上最后一剑而已。”

    当时夜雪要是在的话,这最后一剑绝对会留给她。

    “王子是不是也死在山脉中?”夜雪说道。

    江辰知道她说的是那个成为血仆的王子殿下,忙道:“这可不怪我,那家伙成为血仆,我只能杀的。”

    说完,他就看到夜雪皱起了眉头。

    “不必担心,水灵族也死了皇子和公主。”

    “越是混乱,对我得到冰魄石越是不利。”夜雪很是困恼。

    “获得冰魄石的方法有很多种,我陪你去一趟灵域。”

    江辰打算以天宫之主的身份去和冰灵族谈一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