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水无尘被一掌击中后背,身体迅变得僵硬,寒冰覆盖全身,变成冰雕。

    “郡主?!”

    观战的水龙黑卫连忙上前,他们效忠的是水无尘,所以都很不解。

    “无尘将军传声泄露罪人位置,暂时收押!”水甄儿板着脸,眼里透露出狠厉之色。

    水龙黑卫们面面相觑,将信将疑,他们都知道自己将军对夜雪的爱慕之情。

    考虑到还有江辰没有解决,他们带着水无尘下去。

    这个变故缓和紧张的气氛,不少人现自己手心都是汗水。

    没等人们调整心情,场面又生状况。

    在无双散出强大气息之后,水甄儿也有所表现,心脏部位涌现出大量的灵力。

    带来的寒意使得整座小城被冻住。

    “至尊灵心原来这样好用啊。”

    水甄儿俏脸尽是愉悦之色。

    江辰阴沉着脸,至尊灵心是属于夜雪的。

    “破坏掉他的外衣!”

    这时,远处传来人皇的声音。

    接连两次出手都没将江辰射杀,人皇的声音听上去很急躁。

    “就这样做!”

    天唯一想也没想同意。

    他已经受够了,不管怎么样,只要能把江辰解决就行。

    “也罢。”

    无双同意下来,不想节外生枝。

    水甄儿更不会有意见。

    三个在第二区数一数二的人眼神变得凌厉,气氛开始凝重。

    面对三人,江辰还要保证最外面的防御不会被破掉。

    否则人皇的下面射杀肯定会更加凶猛。

    “你们不会有机会的。”

    江辰打算豁出去了。

    他和法身分别拿着天阙、赤霄两把剑,站在相同的水平线,开始一模一样的动作。

    除了朝向不一样外,剑势都没丝毫差不多。

    “天地风雷,天势剑!”

    江辰要施展还没掌握的剑招,并在心里期待着能够成功。

    如果不能成功,也不用担心,因为身边的三个人离得很近。

    在数万里之外,一座山峰上面,人皇伫立在山顶,伟岸的身姿在拉动弓弦时,有一种气吞山河的威能。

    手中的人皇弓开合之间,天地力量都被吸入到那根纤细的弓弦中。

    特制的人皇箭相当于一次性的道器。

    这一次,人皇搭上足足三根箭矢。

    在弓弦紧绷的时候,方圆百里都充斥着一股巨大压力。

    人皇那双深邃的瞳孔映着万里之外,小城上空的战斗。

    比那些看热闹的人都要看得仔细。

    握住弓弦的一只手在慢慢松开,找寻着机会射箭。

    “你真是完美诠释暗箭伤人这四个字啊。”

    在人皇全神贯注的时候,完全没现身边多出一个人来。

    在说话时,大手抓向三根箭矢,将其给打飞。

    “什么?!”

    人皇放了空弦,后果十分严重。

    人皇弓恐怖如斯的威力本该作用于人皇箭上,现在力量得不到释放,对弓身造成极大破坏。

    嘭!

    人皇弓脱手而出,而人皇的双手鲜血淋漓。

    “啊!”

    人皇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但不是因为自己,他不顾危险,冲过去将人皇弓接住。

    旋即,那张脸无比的难看。

    人皇弓相当于承受了他要对付江辰的三箭,弓身出现破裂。

    这一切罪魁祸,正是江辰的第二具法身。

    之所以没有出场战斗应敌,是要对付人皇的暗中偷袭。

    看着人皇双手的情况,江辰知道已经没有悬念。

    “失去人皇弓,你是多么微不足道。”

    江辰毫不留情嘲讽着,对于想杀死自己的人,他不会心软。

    “哈哈哈哈。”

    万万没想到的是,悲愤中的人皇出大笑声。

    “你认为我当日为什么敢进入神树外围?”他问道。

    作为远距离射杀的强者,在明知道射杀的是法身情况下,依然进入神狱大6,尽管只是在外围。

    “不妙。”

    江辰一下子反应过来,人皇弓不会这样轻易开裂的,这是仿制品!

    但是,人皇名声在外,凭借的可是货真价实人皇弓。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眼前的人皇也是假的。

    果不其然,人皇毫无预兆自爆,自身的力量将方圆百里内都给锁定住。

    江辰暂时无法动弹。

    “我人皇如果那样容易解决,你认为会活到今日?”

    人皇的声音从更远的地方传来。

    在某一处山谷的最深处,人皇站在两棵大树下面,依然是弯弓搭箭的动作。

    不同的是,他戴着一件奇特的头盔,在其眼部有许多圆形的镜片,像是无数眼睛似的。

    “身外之身!”

    江辰想起有关人皇弓的一些讯息。

    刚才自爆的人皇不是简单的分身,更像是中转站。

    能挥出人皇弓的全部实力,但又不会暴露在危险之下。

    嗖!

    一根人皇箭射穿不能动弹的法身,再次在胸前留下一个窟窿。

    “这是第二次,第三次就是你本尊。”

    人皇知道这是法身,没有抱太大希望。

    现在身外之身被毁,他的箭要想射到小城范围,必须亲自过来。

    “等着吧,等我四箭连的时候,哪怕你有法身,也照样射杀。”

    人皇还是选择不冒险,但在离开前,还不忘向没完全消失的法身嘲讽。

    “又或者,你今日死在小城之上。”

    话又说回来,小城的战斗已经进入到最激烈的时候。

    江辰现在不需要担心人皇箭了,不过依然还是心惊胆跳。

    原因还是因为自己。

    天势剑如果失败,会造成无差别伤害。

    江辰想仗着神体耗死周围三人,可他忘记一件事。

    法身同时施展,如果也失败的话,双重伤害下,神体也支撑不住。

    之所以现在才意识到,是因为他感受到天势剑的威力出预料。

    好消息的是,因为一切顺利,剑势成功,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江辰期待着一直成功下去,没兴趣和其他三人同归于尽。

    偏偏水甄儿三人还不知道事情严重性。

    三人各展神通,袭向江辰,要阻止江辰这一剑成功。

    江辰不由在心里苦笑,如果是他的话,还是期待着成功更好。

    否则一旦失败,连他自己都会害怕。

    最先杀过来的是天唯一,他的七星剑化为星辰,自身如天神般向他出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