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此时完全进入到道心佛骨的状态中,通过大日如来经又得到进步。

    究其原因,还是造化神树说过的话。

    无穷的潜力被开出来,在他刚才念经时,佛力突飞猛进。

    如来法衣,远过神之甲,还拥有着克制血皇的力量。

    这还不算,毕竟是道心佛骨。

    有骨又怎么能无心。

    都天神雷被他掌控在手中,化为一柄雷枪。

    道佛双修,成就江辰现在的样子。

    嗖!

    江辰从原地消失,下一秒出现在血皇身前,雷枪将他给击飞。

    不可一世的血皇又变得不堪一击,无比脆弱。

    爬起来的血皇意识到事情糟糕,眸光锁定在那些水灵族身上。

    “糟糕,他要吸我们的血来恢复实力!”

    三公主大叫一声,赶紧跑开。

    血皇还是朝着他们而去,凭借着自己度能轻易追上。

    “真空大手印!”

    不过江辰直接拍出一巴掌,断绝他的念头,将他打倒在地上。

    他就如同一尊天神,继续向前,要了解血皇性命。

    血皇的求生战胜恐惧,疯了一样朝他攻击。

    然而在他接触到如来法衣,肌体在自动燃烧着。

    在再次被江辰给打趴在地上后,血皇明白自己绝不会是对手。

    “你有的记忆被封印,自己无法解开,但我能轻易翻阅,想要知道吗?我还知道你未婚妻为什么将你捅死!”

    血皇的求饶也是很有水平的。

    一句话居然说到江辰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也使得如来法衣如要熄灭的火焰在摇晃。

    抓住这个机会,血皇拼劲全力出击。

    他一头撞在江辰身上,尽管还是被最后的如来法衣给伤到,却也让江辰遭到重创。

    不过江辰马上一跃而起,稳定内心。

    一脚将想要爬起来的血皇踩在地上,雷枪一点点洞穿他的胸膛。

    “说!”江辰大喝道。

    到这时,血皇知道江辰不会放过自己,又怎么会说出他想要知道的事情。

    “哈哈哈哈。”

    在大笑声中,他双手抓住雷枪,身体喷涌出强烈的力量。

    “他想要自爆!”

    江辰不给他机会,雷枪一下子刺入到他体内。

    不过也提前刺激到那股力量,使得他人再次被震飞,而这次他重伤不轻。

    血皇也只剩下一口气。

    那些水灵族没有去管自己救命恩人,一个个上前,渴望着最后一刀。

    啪!

    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行动,一把尖刀刺入到血皇脑袋,将他了解。

    “水,水甄儿?”

    三公主看着拿刀的人,有些难以置信。

    紧接着,一道道妒忌到疯的目光盯着她不放。

    “你好大胆子!”

    和水甄儿一个阵容,并且还是被三公主气得不轻。

    她眼里杀机流露,箭步上前,要将水甄儿斩杀。

    正如同人皇要杀死江辰来获得造化神树一样。

    圣主死了,圣灵是要重新认主的。

    此时水甄儿还不一定成为圣主,但只要杀掉,才能百分百确定。

    三公主很有信心,在她看来,水甄儿根本不入流。

    可在她接近水甄儿的时候,表情凝固了。

    尖刀刺入她的胸口,鲜血染红一番。

    “好快……怎么会这样快!”

    三公主难以置信,在她眼里,水甄儿是具备这样的实力的。

    “如果你不每次打断别人说话,或许我会告诉你也不一定。”

    水甄儿笑容满面,却不是之前内向和羞涩的笑容,反而充满着邪气。

    她动作很毒辣的将尖刀拔出,看着三公主倒下。

    “灵,灵皇?水甄儿,你竟然是灵皇实力,你隐藏的好深!”

    其余人看着这样的变故,都没反应过来。

    “甄儿逆天改命,在此谢过各位成全。”

    水甄儿走到他们的面前,微微弯腰行礼。

    这些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本能的感觉到一股危险气息。

    正如他们所想,水甄儿化为一道残风,在这些人之间穿过。

    一个个接连倒下,鲜血流的到处都是。

    “郡,郡主?”

    效忠水甄儿的水琥难以置信,尽管他的脸颊紧挨着他自己的鲜血。

    “谁让你在场。”

    水甄儿颇为伤感的摇了摇头,不过也就持续了几下,便是心满意足笑着。

    紧接着,水甄儿轻手轻脚的来到江辰身前,神经兮兮的探头看了眼他伤势。

    “伤的可不轻啊。”

    她担心道。

    如来法衣和雷枪都已经不见,江辰胸口破开一个窟窿,正不断流血。

    突然,江辰翻身而起,一只手抓住水甄儿脖子。

    但也因为动作太过剧烈,咳出大量的鲜血。

    “神体不愧是神体,都这样了还能站起来,好棒啊。”

    像是根本不是自己的脖子被掐,水甄儿兴奋大叫着。

    “我最后的力气,能拧断你脖子。”

    江辰五指轻轻力,让其嘴里出嘤咛声后,才渐渐松开。

    “你对夜雪做了什么?”他问道。

    “不是天平皇子做的吗?人家是无辜的。”

    水甄儿睁大着双眼,很是委屈的模样。

    在江辰要再次力时,她又出大笑声来。

    “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男人,也是最自负的。”

    水甄儿伸出手,动作很慢,手指在江辰脸颊划过,“仅仅是通过罗盘,就猜到人家的计划,当时可把我吓得不轻。”

    “回答我问题!!”

    江辰怒吼着,夜雪无论如何都唤不醒,让他束手无策。

    “真是让人羡慕啊,你说,你有可能像对夜雪那样对待我吗?”水甄儿问道。

    啪!

    江辰另外一只手在她脸上甩出一个耳光,“我向你保证,我倒下之前,绝对会要你性命。”

    江辰力气很大,水甄儿半边脸颊出现红印。

    可水甄儿依然不生气,反而很享受的样子,她双手搂着江辰的腰肢,将他和自己距离拉近。

    两人的脸也离得只有一巴掌距离。

    “亲我,我就告诉你。”

    水甄儿无视江辰狰狞的目光,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仰着一张脸,闭上眼睛,期待着爱人给她一个吻。

    在得到满足后,她笑得很灿烂。

    “接吻的感觉就是这样吗?”

    她把手放在嘴唇上,眼神迷离,道:“我会记住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