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要吸掉神体的血,就算是圣灵也别想灭杀我!到时候我将给这里带来腥风血雨!”

    血皇没想过能离开血海世界,而是要大开杀戒,将所有圣主斩杀。

    那样一来,对整个世界是大伤元气的。

    到时候血族入侵,几乎没有战力招架。

    突然,水甄儿护在江辰身前,伸开双手,阻止血皇前行。

    “嗯?”

    血皇还不太明白的样子,“你是在保护这个人吗?难道你不知道几斤几两吗?”

    水甄儿没有说话,动摇的眼神逐渐坚定下来。

    “愚蠢啊!”

    血皇开始疾走,飞沙走石,转眼间来到水甄儿身前,一双大手要将她给撕裂。

    正当这时,风雷剑锋和风火剑锋一左一右,夹击而来。

    剑锋目标是血皇的舌头,这算是血族的弱点之一。

    如果能切断舌头,血皇将会痛苦不堪。

    可惜,风雷剑锋失手,风火剑锋借着范围攻击,也没将舌头弄断。

    血皇赶忙将舌头收回嘴中,很快有黑烟从里面冒出来。

    两个法身一左一右,分别拿着赤霄剑和天阙剑。

    本尊完全进入忘我的意境中,佛光笼罩着这片区域。

    这是唯一的希望,一旦佛光消失,血皇挥出来的实力还将强大数倍。

    “万剑雷动!”

    “焚天之怒!”

    法身开始疯狂进攻。

    血皇一开始手忙脚乱,出现负伤状况。

    不过血皇没有那么轻易就能被制服,隔空一挥手,天平皇子的兵器被他握住。

    紧接着,水灵族的灵术被他施展出来。

    其水准和威力都远远过在场的真正水灵族。

    “好可怕的血族!”

    三公主见到这一幕,心生绝望。

    不管什么攻击手段,血族都能轻易学会,这要是血族大军亲临,还能拿什么抵抗?

    原本在血海世界中杀的很过瘾,认为血族不过如此。

    却忘记血海世界的血族都不过是阶下囚,被用来给他们练手的。

    眼前这位血皇也不过是展现出血族强大一面而已。

    却是让这些人感到绝望,对未来不抱希望。

    看来,圣灵让血皇苏醒,进行考验来认可圣主还是有着自己道理。

    啪!

    其中一尊法身因为江辰太过强大的缘故被打飞。

    仅仅是一下失误,法身被打成重伤,口吐鲜血。

    而刚才造成的攻击,对血皇来说不过是表面伤。

    “白痴一样的水灵族。”

    江辰忍不住在心里骂着,要不是那平天皇子被吸血,血皇的战力起码要减一成。

    “我要是被你们这样一群废物杀死,岂不是搞笑吗?”

    血皇撇了撇嘴,一个冲刺,在呼啸的破空声中,瞬间来到倒在地上的法身前。

    “不好!”

    法身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一脚踩中,接着舌头咬住脖子。

    也在这一瞬间,法身自行解体。

    不过,血皇的动作还是快了一点,有一滴鲜血被吸走。

    仅是一滴,没有带来太大的改变。

    不过血皇还是满脸沉醉,捡起地上的赤霄剑。

    “掌握那么多绝学,却不好好将其融会贯通,提升到巅峰,却跑来这里冒险,真是可笑啊。”

    赤霄剑在他手上出现了烈火。

    尽管不是焚天妖炎,却也是江辰所掌握的火之法则水平。

    仅仅是一滴血,让这血皇掌握到江辰所有底牌!

    “对了,我忘了,你们的世界已经没有时间了,哈哈哈!”

    血皇故意流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接着出夸张大笑。

    如果没有血族的灾难,江辰作为神体,老老实实修炼到武圣,几乎能横行九界。

    “掌握很多有意思的知识嘛,嗯?转世重生,有意思,实在有意思。”

    血皇有恃无恐,认为已经掌握着局势,开始翻阅江辰记忆。

    “可恶!可恶!”

    忽然间,血皇脸色大变,接着怒意爬上脸庞。

    “原来是你!原来是你!”

    他好像看到杀父仇人一样,盯着江辰不放。

    “害我永不见天日!我要你求**,求死不能!”

    血皇的怒意货真价实,散出来的威压让水灵族等人瑟瑟抖。

    “你在说什么?”

    另外一尊法身满头雾水,他见到武皇的这个反应,完全联想不到任何东西。

    “少装蒜!”

    “天地四剑,风雷剑!”

    血皇从灵术变成江辰的武学,还施展出江辰的四剑式。

    别看他有三米高,施展这快到极致的一剑,还一模一样。

    不过,剑势刚刚开始,血皇像是被遭到无形攻击,被打飞出去。

    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这又是哪一出。

    “哈哈哈,没有神雷,你如何施展风雷剑!”

    江辰大声嘲笑。

    血皇得到他的武学,天地风雷四剑也是最高水平。

    问题出在血皇没有都天神雷,没有足够的能量支撑意境如此之高。

    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都天神雷乃是神脉才能拥有的,而且神雷本就是一种积累能量。

    血皇从地上爬起,吸取教训的他没有说什么,再次出剑。

    “风势剑!”

    几乎只是一下子,法身被捅穿胸膛。

    毫无预兆,江辰也将这具法身解体,不让血皇吸血。

    “根本就没得打啊。”

    现在只剩下本尊一个,考虑到本尊和法身的实力都是一样,结果一目了然。

    “当我的血仆。”

    血皇大摇大摆来到本尊面前,用着命令式语气说道。

    然而本尊不管不问,没有任何回应,依然还在念经。

    “很好,那我就将你吸干!”

    血皇耐心有限,要享受自己的大餐。

    巨大的手掌抓向江辰脑袋,要将他给整个提起。

    水甄儿不忍的转过头去。

    啊啊啊!

    不过,谁也没想到的是,血皇反而出凄厉的叫声。

    他就好像把手伸进烈火中的普通人,整条手臂在冒火。

    “怎么回事?”

    水灵族的人不甘心看过去,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江辰已经站起,而且也不念经。

    但是佛光依然还在,而且更加炽盛,在他的体表外还有着一件外力。

    “如来法衣!如来法衣!”

    血皇像是见到什么极为惊恐的一幕,连连后退。

    江辰宛如万佛之,让人想要跪下膜拜。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