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巫皇要不是愤怒至极,怕是也要笑。

    他没有说话,手中神矛再次抛出,这次不会再有人帮忙阻挡。

    神矛转瞬即至,不给星尊任何反应的时间。

    江辰来不及做任何动作,眼看着要被射死,身前突然升起一座高台。

    高台约有十丈,周围翻滚着乌黑色的气雾,其中有紫色雷电闪烁。

    神矛打在高台上,完全没挥出人们预料中的威力。

    只听见一声结实的闷响,神矛反而被弹开。

    神矛还出现一丝丝裂纹,浓郁的光芒黯淡不少。

    反观高台,什么事都没有,依然还在不断蓄势。

    “这是什么东西?”

    人们定眼一看,现这是断头台,在顶部悬挂着一把斜边刀片!

    刀片边上的黑色玄铁上刻录着复杂而又神秘的符文。

    在达到一定程度后,高台所散出来的动静已经达到可怕程度。

    就连本来不屑一顾的巫皇也是顿了顿色。

    不过,他还是没将星尊能拿出来的东西放在眼里。

    若是厉害的神兵,消耗的能源越是惊人。

    断地天矛的威力是在一个人自身战力的挥动下。

    这座高台或许本身拥有着极强的防御力,但要想让他陨落,不是江辰能做到的。

    然而,他犯了大多数人都曾犯过的错误,那就是轻视江辰。

    犯了这个错误的人大多数已经命丧黄泉。

    江辰双手往上举起,高台像是被托住,不断往上升。

    所谓的高台,正是天宫中与寿星台相呼应的斩妖台。

    在天宫中终于闯过凌霄殿,本是要拿寿星台救父亲的江辰在面对如此情况下,不得不做出改变。

    斩妖台在所有人头顶停住,翻滚的气雾已经形成劫云,雷声滚滚。

    黑色刀片锋芒毕露,锁定住巫皇气息。

    “故弄玄虚。”

    巫皇负手而立,扬起头颅,满脸高傲。

    他倒要看看这有什么了得之处。

    “斩!”

    江辰全身上下散出光辉,神情远比动用绝式还要吃力。

    最终还是成功力,斩妖台电闪雷鸣,黑色刀片俯冲落下。

    啪!

    刀片落在最底下,一切动静全都停止。

    站在不远处的巫皇毫无反应。

    雷声大,雨点小。

    正当人们有这样的感觉时,惊恐的一幕生了。

    他们注意到巫皇的表情像是凝固似的,不再有任何变化,倒是眼神深处逐渐涌现出恐惧。

    几乎是在同时,他的脖子出现一道细线,脑袋开始一点点滑落。

    像是那些犯了滔天大罪被斩的人似的,尸分离。

    吓人的是,断口处连鲜血都没流出。

    一团妖异的异火将其尸炼化成天地精华,接着和刚才一样,江辰一口将其吞下。

    随即,江辰体内传来轰鸣声。

    一个巫皇的精华,足以将星尊的身体撑破。

    人们真真切切感受到江辰的身体膨胀起来,还好在爆裂前又恢复正常。

    这多亏是江辰的神体强大。

    全场寂静,因为没人知道该说什么。

    所有人眼睛都瞪圆了。

    武圣级的巫皇就这样死了!?

    “真的假的啊?”

    无数人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

    这简直是莫名其妙,斩妖台从始至终都没接触过武皇,仅是气息锁定住。

    “这是仙器吗?!”

    那些暗中保护着天骄们的强者全都收起傲慢心理,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斩妖台杀人后没有消失,一直悬浮在空中。

    落下的黑色刀片缓缓升起,又到了最顶端,气雾再次翻腾。

    除了巫皇从这世上消失,仿佛一切都没生过一样。

    “对巫族战士不敬者,下场惨死。”

    倒是江辰扫了一眼在场惊呆的巫族,冷冷道:“那你们对人族神体不敬,罪无可赦。”

    话音落下,那些缠绕住巫族战士的树藤力,将十余名武皇级和半圣级战士拉入神树深处。

    人们只听见凄厉的惨叫声。

    没过多久,鲜血好似雨点洒落。

    见到这一幕,剩下的巫族无不是色变。

    “造化神树,已经归江辰所有了吗?”

    “巫族元气大伤啊,莫名其妙死了那么多战士。”

    “这江辰真是有够邪门的!谁得罪他都不会好过。”

    鲜血也让人们清醒不少。

    让巫族其余人庆幸的是,江辰没有赶尽杀绝,甚至没有再去看他们一眼。

    他的目光落在那些古族身上,说道:“你们谁要是不服,可以一起出手。”

    一起出手?

    自视甚高的古族愣了下,接着明白江辰的意思,怦然大怒。

    听这意思,江辰是要同时挑战古族所有天骄啊。

    裸的轻视激怒到他们。

    不过没多久,怒火被无力浇灭。

    江辰的战力比击杀纪元时又强大数倍,别说是古族,所有种族加起来,都不是其对手。

    “他才是万族最强者!”

    “人族神体,已经成长起来!”

    “弱小的可怜。”

    看着没有任何古族敢站出来,江辰毫不留情嘲弄一声。

    接着,他又看向人族那边。

    所有人族青年感到无比紧张,在他目光注视下挺直腰板。

    “我江辰今日在这里宣布,以神狱大6为灵土,造化神树为天门,创立天宫。”

    “我不需要三大学院承认,也不归属于任何阵营。”

    “不服者,尽可来讨伐!”

    他的声音很清楚,斩钉截铁,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这是在挑衅整个天武界!

    三大学院的统治地位已有百年之久,绝不允许江辰这样乱来。

    轰隆隆!

    在江辰说完后,人们听到声响从脚下传来。

    整个造化神树开始变化,他们所在的区域空间变得越来越多。

    “怎么回事?!”

    “是神树在变化,神树要占据整个神狱大6!”

    如果从外面俯视的话,会现造化神树在不断往外扩张。

    所过之处,无论多么凶残的凶兽也要逃散。

    经过这样的变化,造化神树内部空间也变得无比辽阔。

    天宫,自今日起正式成立。

    今日来参加盛宴的人也从造化神树中出来,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开,一个个神色复杂。

    尤其是巫族,全都是灰头土脸,眼神空洞。

    费尽心思举办的盛宴,结果是为他人做嫁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