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法身来到之前被天庭团团包围的地方。

    此时此刻,天兵天将早已离开。

    江辰记住想要的时间点,故而开启慧眼后,很快找回过去的踪迹。

    他不想和天庭纠缠,立即离开。

    本来就是在高空,按理来说,也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江辰就能离开。

    可身法刚刚施展,就有一面无形的墙壁把他给挡下来。

    “覆盖整个世界的结界?而且还能挡住我?”

    江辰大吃一惊。

    如果天庭真的做到这种程度,那是极为可怕的。

    神识可以覆盖一个世界,但要想自己的神力扩散整个世界,那是不可能的。

    哪怕做到,力量也会下降严重。

    也难怪江辰会是这样的反应。

    但很快,他发现事实不是如此。

    之所以会被拦下来,是因为有一位天庭强者针对自己出手。

    “既然回来了,又何必急着要走。”

    极东天将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远处正有大量的天兵赶过来。

    “你们天庭到底是想要怎么样?”江辰冷冷道。

    “你触犯我们的规矩,结果问我想要怎么样?”极东天将像是听到什么笑话。

    江辰撇了撇嘴,不耐烦道:“神启大陆的规矩要闯入进来才会知晓,这分明不合理。”

    “所以我们规定,成为隐神势力一员,就能自行离开啊。”极东天将说道。

    “哼,如今神启大陆有几亿的智慧生命,这都是千万年误入进来的,这说明离开的人寥寥无几。”江辰说着再明显不过的事实。

    极东天将似乎没想到他会和自己说这个。

    这些话都是废话,最终结果还是要依靠拳头来说的算。

    “你在录像!!”

    忽然间,极东天将敏锐发现江辰的小动作。

    从他出现开始,整个过程都被江辰录下来。

    “你打算干什么?!”

    极东天将感受江辰眼中的炙热,心中一凛。

    “没什么,帮你们出名。”

    江辰说道:“我攻破天机阁的时候,得到他们最引以为豪的东西,也是他们情报发达的原因所在。我想,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

    极东天将确实知道。

    这意味着刚才录下来的卷轴已经在江辰本尊那边形成。

    这种不受距离限制的录像卷轴,也是天机阁迅速发展的底牌。

    “你们真要和我纠缠的话,我会让神启大陆为整个星空所知。”

    “那样会引来血族,你就是所有隐神势力的大敌!”极东天将怒道。

    “呵呵,你不会真以为血族不知道神启大陆的存在吧。”江辰无情戳破这点。

    极东天将无言以对。

    神启大陆相对神秘,但毕竟只是各个隐神势力的据点所在。

    以血族的神通广大,肯定早就知晓。

    没有采取行动,显然是有其他考虑。

    “速速离开,我没空和你们在这里纠缠,不答应的话,神启大陆将会是我奇游记的最大发现。”江辰说道。

    他不介意暴露整个隐神势力。

    但不会一上来把话说明。

    对外宣称他在外出历练中,无意间发现神启大陆,这片世界还存在星空不被人熟知的势力。

    那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

    这时,趁着二人谈话,天兵围了上来。

    江辰发现这些天兵离得越近,压迫感就会越来越强烈。

    每个天兵单独拿出来的话,都不够他打,可凑在一起,感觉完全不同。

    “天战神战!”

    突然,江辰像是发现了什么,神色发生微妙变化。

    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没想到是真的。

    “看来这个天庭还真和当年那个有些渊源啊。”江辰心想到。

    天庭,高高在上,震慑妖魔鬼怪,凌驾众生之上。

    除了强大的天神,天兵天将的威名要更加响亮。

    不仅因为每个天兵都是精锐,还有他们的战阵超凡脱俗。

    大多数战阵都是聚沙成塔,百川汇聚成海。

    凝聚众星之力,企图对抗烈阳。

    但是,高深的战阵要比神诀还要珍贵,除此之外,要将军团通过战阵操练,又是庞大繁琐的工程。

    士兵数量越多,难度越大。

    话说回来,众多战阵中,又以天庭的天战神阵著名。

    因为神阵不受数量影响,反而是多多益善。

    也很好解决战阵容易被逐个击破的缺点。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威力。

    “你竟然知道?”

    极东天将没有一开始面对江辰的淡然。

    相反,他感觉自己琢磨不透这个人。

    “如果你真的知道神阵厉害,再加上我一个天将在这里,你还是束手就擒吧。”极东天将说道。

    江辰若有所思,似乎是真的为神阵所慑。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难不成还打算把我本尊拽回到这里来?”江辰问道。

    “起码我接到的任务是这样。”

    极东天将看到江辰’示弱’,紧绷的表情松缓,又恢复一开始的倨傲。

    “看来我要和你们谈的话,必须得放低姿态啊。”江辰说道。

    “你确定自己有资格谈吗?”

    极东天将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手势。

    上千名天兵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压迫力宛如实质,紧紧包住江辰,让他无法呼吸。

    “想要看我有没有资格是吗?”

    江辰挑了挑眉,凌厉尽显。

    耐心用尽的他懒得多说废话,星坠剑出鞘,朝着极东天将杀过去。

    “你可搞清楚,我可是真正的天神!”

    极东天将又惊又怒,被冒犯的感觉让他亮起兵刃。

    他不急着让天兵动手,手持长枪,要给江辰好看。

    “诛邪!”

    一枪下去,枪芒如烈日高升,闪耀刺眼。

    雄浑的枪劲又如盛怒的巨龙,势不可挡。

    这一枪至刚至阳,没有任何花哨,要碾碎一切。

    江辰剑势不变,人剑合一,直截了当迎上去。

    “大胆!”

    极东天将更怒,神力狂涌,枪芒越发耀眼,枪劲一触即发。

    很快,剑锋和枪芒碰到一切。

    预料中的大爆炸没有发生,相反,剑锋一往无前,把枪芒无情划开。

    “这不……”

    持枪的极东天将傻眼了,后面两个字都来不及说出,剑锋已到身前。

    这一剑的威力,远远超出他的预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