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厉试炼归来的消息很快传遍圣院,尽管之前已经收到风声。

    可是,长矛破妖,血洒圣院的一幕依然引起不小的动静。

    毫无疑问,顺利通过试炼的苏厉实力更上一层楼。

    但这不是重点,圣院弟子关心的是江辰。

    回来的苏厉并没有如传闻中那样找上门去,斩断江辰的手臂。

    正当大家以为之前的话是谣言时候,南院传来消息,苏厉回来的几天,一直在开发第三条奇脉,如今顺利完成。

    八条奇脉,已经开始着手第四条。

    同时,在同一天之内,一支队伍从南院出发,浩浩荡荡来到东院,为首的正是苏厉。

    不耐烦的圣院弟子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纷纷跟在后面,等到了东院,队伍已经有数百人。

    东院的弟子一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东院的人是来打群架,个个都非常紧张。

    得知原因后,他们非常乐意给苏厉指路,带到江辰的门口。

    “就是这吗?”

    苏厉一身天届弟子的白衫,不过二十岁出头,面目俊逸,英气逼人,只是神态冷厉。

    “是的。”

    东院的圣院弟子立马道。

    “嗯!”

    苏厉一个眼神示意,就有四名南院的弟子疾步上前,看那架势不是敲门,而是砸门。

    不过,门先开了,南院弟子猝不及防,险些摔倒。

    江辰出现在众人眼中,和苏厉形成鲜明对比,同样是俊朗的男子,气质却是相反。

    面对无数人的目光,江辰神情自若,面带微笑。

    “人还真是多啊。”

    一边说着,一边走出房间,出糗的四名南院弟子围在他身边,眼神不善。

    他来到苏厉面前停住,道:“你是为你那一巴掌而来?”

    “是。”

    苏厉反而陷入被动,眉头紧锁,人一触即发。

    “你要如何?把我揍一顿,斩断我的手臂?”江辰又道。

    周围的人眨了眨眼,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是”

    “是不是要说你们苏家是传承世家,多么多么高贵,我一巴掌是多么不敬对了,那女人和你什么关系?”

    “我姑姑”

    苏厉下意识回答一句,接着双眼喷出怒火。

    “哦,看你带这么多人,是不打算轻易罢休啊。”江辰又道。

    什么话都让江辰给说了,可他说的又都是自己处境。

    绯月不知为何想起见面以来的种种,好像江辰一直都是这样的人,散发着自信。

    “既然你都知道,都清楚,那么我想不需要我动手吧。”

    苏厉顾不上保持冷酷,语气不善说道。

    “要我表演自断手臂吗?”江辰好笑道。

    “你!”

    苏厉气极,只觉得在江辰开门之后,一切都和预想中不同。

    “你好大胆子!”

    一直围在江辰身边的南院弟子不允许江辰这样肆无忌惮,他们默契十足,抬脚向他踢来。

    他们都是南院特级班的成员,实力强盛,个个都比庄天之流要强。

    当然,他们只是像街头流氓打击,直接蓄力一脚,没有武学攻势。

    “吼!”

    江辰一动不动,倒是屋内响起一声虎啸,接着一道残影飞出。

    众人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要向江辰动手的南院弟子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定眼一看,江辰身边出现一头白虎,体积还没有牛犊大,但比起其他妖兽好像有着不一样的地方。

    “战宠!”

    人们想到江辰身边确实有着一头战宠,只是很听话和安分,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现在突然出手,直接将四个点满四十九个神穴的神游境击飞,轻松写意,可谓是一鸣惊人。

    “难怪他敢那样有恃无恐。”

    人们也像是找到了江辰坦然面对苏厉的原因。

    这头妖兽,不简单,想来苏厉不会和头战宠动手,那样有失颜面。

    “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

    这个时候,一个清灵的声音响起,人群自动分开,让出一条道路,一群风纪队身穿黑色制服,龙行虎步走来。

    带队的是队长应无双,俏脸阴沉,细长的柳眉拧紧,晶莹剔透的双眼流露着煞气。

    她的到来,让所有人都收敛几分,苏厉也不例外。

    “怎么回事?!”

    见到无人回答,应无双气势十足的大喝一声。

    “应师姐!他,他纵容战宠行凶,快把这头畜生处死!”

    被白灵打飞的四名南院弟子爬了起来,满脸痛苦,控诉起江辰。

    听到这话,不少人脸色怪异。

    南院弟子这话,有些不入流,让今天这场教训进修弟子的戏码变了质。

    “嗯?”

    应无双看着白灵,又看了看江辰,想起是见过的,道:“你刚来圣院的时候,我是怎么和你说的?”

    “这叫自卫,你难不成要我站着挨打?”江辰好笑道。

    “哦?是他们先动的手?”应无双问道。

    江辰耸了耸肩,指了指自己屋子外的数百人,道:“队长,他们不是来找麻烦的,难不成是来看望我的啊?”

    这话引起不少人发笑,似乎也觉得风纪队明知故问。

    “少说废话,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风纪队的成员不满喝道。

    “可有人作证是南院弟子动的手?”应无双大声问道。

    没人作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苏厉。

    “哼。”

    应无双很不满,伸手在虚空一点,刚才发生的经过画面出现在众人眼前。

    能清楚看到是南院弟子意图动手,战宠是要护主。

    “江辰无关,你们四个咎由自取,罚”应无双说道。

    “无双,请不用用圣院规矩来决定,我和这个人,是私仇!”苏厉说道。

    应无双愣了下,依然强硬道:“私仇的话,就上英雄台解决,不是你聚集这么多人的理由,还有,现在叫我全名。”

    “哦?”

    对于应无双的反应,其他人倒是不意外,反倒是江辰没想到她会这样公正无私。

    “英雄台,敢吗?!”苏厉目光向他看来,声音冰冷如玄冰。

    这样的激将法很简单,但往往越是简单,越是有效。

    “不去。”只可惜江辰并不是一般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