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玄非自然是知道江辰那双眼睛的厉害,吓得站起身来。

    过了一会儿,他气急败坏,怒道:“玄宗,你到底是玄门的玄宗,还是玄黄世界的玄宗,任由一个外人对付长老?!”

    对他的话,玄女没有表态。

    江辰上前两步,眼中光芒敛住。

    “那你对玄宗有所隐瞒,睁着眼说瞎话,又算是什么?!”他冷冷道。

    “滚!”

    玄非用力拍桌,喝道:“玄宗,你是要让玄门上下寒心吗?我身为玄门长老会一员,掌握无数玄门机密,你就任由他这样阅读我的记忆?”

    “可你确实知道公主的下落?”玄女问道。

    “哪,哪有如何,我仅是知晓,但不可能百分百确认。”

    说到这点,玄非还是比较心虚,他马上看向在座的各位,“你们难道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过分了。”

    “江辰终究是外人,出现在长老大会本来就不合适,现在还让他记忆被阅读。”

    “要是被门人知道,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玄字派的长老纷纷表态,就差没有明着反对玄女。

    “各位,我可没有答应过说让江辰使用慧眼,窥视长老的记忆。”

    这时,玄女说道。

    突如其来的话让人莫名其妙。

    这是要干嘛?想要否认事实?这说法也太蹩脚了吧。

    “我可以立下血誓,证明刚才没有开启过慧眼。”

    江辰嘴角勾勒出一丝笑纹,语出惊人。

    血誓?!

    在座的长老无不是震惊。

    这种情形下立下血誓,几乎立马能得出结果。

    江辰不可能拿着自己性命开玩笑!

    “这位长老,我也就是眼睛亮一点点,可没说过开启慧眼啊。”

    紧接着,江辰的话让人恍然大悟。

    是啊,江辰开启慧眼仅是玄非先入为主的想法。

    玄非做贼心虚,露出马脚。

    “你诈我?!”

    玄非明白过来,又惊又怒。

    又在玄女锐利的目光下,变得开始扭曲。

    他也是一把年纪,竟然会被江辰这样轻易欺骗过去。

    “玄非长老,我这个玄宗在你心目中可有一丝半点的地位?”玄女起身,语气波澜不惊,但谁都知道,这是发难的前兆。

    这下,玄字派的人都不好开口。

    “玄,玄宗,这话说的,玄门是你一手打下来的,谁敢忤逆你的权威?”玄非讪笑道。

    “是吗?那为何有关公主的事情,你只字不提?”

    “我知道的只是小道消息,怎么敢轻易说出来。”玄非辩解道。

    “江辰。”

    玄女冷笑一声,朝着江辰看过去。

    这次,江辰将真正要开启慧眼。

    不是为了公主,而是玄非对玄门还忠不忠心。

    江辰开启慧眼不再是为了自己,而是帮助玄宗肃清内患。

    没人敢说二话!

    “可恶!”

    玄非痛恨自己今日为什么要站出来。

    眼看自己秘密真要被江辰看到,他眼珠子一转,做出疯狂决定,夺门而出。

    “这不是犯傻嘛。”

    玄字派其他长老见状,忍不住扶额。

    玄非一把年龄真的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放肆!”

    果不其然,玄女以雷霆之势出手。

    在座的人只听见平地一声惊雷,玄女消失在眼前。

    没过几秒,外面传来沉闷的击打声。

    等到江辰和其他人出去一看,发现玄非奄奄一息,如同一滩烂泥躺在地上。

    玄门大多数人也被这个动静吓到,纷纷赶了过来。

    “玄非长老欺上瞒下,出言不逊,浑然不将玄宗二字放在眼中,罪无可赦,剥夺长老身份,逐出玄门。”玄女强势道。

    倒在地上的玄非浑身疼痛,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只得将希望的目光看向其他玄字派长老。

    可这次玄非犯下大错,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现在告诉我,公主的下落,否则的话,我让江辰直接阅读你记忆。”玄女低着头,声音如寒霜冷风。

    玄非心中的怒火烟消云散,只剩下恐惧。

    “玄洪长老知道公主所在!”

    最终,他心理崩溃,大喊一声。

    这话一出,玄女露出满意的笑容。

    她不是不知道玄洪知晓公主下落,但光凭着知道还不够。

    有玄非这样一句话,一切都要好办得多。

    “去找玄洪长老。”

    没有停歇的意思,玄女就是带着人赶往玄洪长老所在。

    “这是要搞大动作啊。”

    从长老会出来的人猜到了什么。

    玄门的平静将会被打破,结果会如何,谁也无法料定。

    “果然不愧是江辰。”

    知晓内情的人都明白,这一切和江辰有关。

    他昨日刚来,玄女今日发难。

    ………

    玄洪作为玄门的太上长老,拥有自己的一小片世界。

    这片世界独特的地方在于,每一寸土地都是灵土。

    灵气充沛,远超过外面世界任何一处地方。

    而如此广阔的地方,全都是玄洪一个人的。

    中心的平原上,有着几排精美的庭院,这也是这片世界仅有的建筑物。

    宣布闭关的玄洪正在悠闲的品茶。

    想到玄女现在肯定是气急败坏的样子,玄洪不由得意笑着。

    “你要自取灭亡,可别怪我啊。”

    玄洪猜到玄女会有大动作,他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是充满期望。

    不管什么动作,都要和太上道作对。

    太上道一怒之下,很有可能把玄宗的位置交给他。

    除此之外,作为隐神势力,太上道说不定还会赐予神奇的宝物,能打破他的桎梏,激活他的潜力。

    忽然间,他感应到什么,眉头紧缩。

    一行人出现在天空。

    没有经过任何通报,直接闯入进来,这是最大的不敬。

    如果是玄门弟子,早被他斩杀。

    但是,当看清楚来人都是谁后,他面露讨好的笑容。

    “做好准备,玄女和江辰正往这边赶来。”

    这队人中,为首的那位是名年轻俊美的男子。

    他不咸不淡的语气,像是接下来要处理的不过是件小事。

    “没问题,道子大人。”

    尽管玄洪还不了解情况,但依然一口应下来。

    因为来人就是太上道的道子。

    他决定着谁才是玄门的真正主人。

    “玄女,做好失败的觉悟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