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元道宫为破坏玄门的气运,意图杀死公主。

    江辰在得知这点时,想到的也是玄女和师兄师姐的安危,从未想过要回公主。

    现在了解隐情,那必须是要出手。

    而且退一万步说,哪怕是在玄门和皇朝开战那段时间,他向玄门要回公主,玄门也必须得给。

    因为公主本来就是江辰从皇宫中带出来的。

    哪怕江辰不喜欢用战利品来描述一个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有谁知道公主在哪?”江辰问道。

    “我信任的好姐妹。”

    玄女苦笑一声,她当初就是把公主交给这个信任的人,才失去底牌,处处被动。

    “嗯,我和你一起回去,你把她叫来。”江辰提议道。

    “老师,你务必要做好充足准备,隐神势力的底蕴不可估量。”

    行动之前,玄女强调一句。

    “我遇到过很多底蕴强大的敌人。”江辰轻笑道。

    “也是。”

    玄女反应过来。

    江辰微末之际,就敢和不朽皇朝为敌。

    如今掌控一个星域,和隐神势力开战又如何?

    旋即,江辰告别柳奇等人,和玄女来到玄门大本营。

    位于云山之间,从外面看上去飘渺不定,可进入其中,视线豁然开朗,山中到处都是气派的建筑物。

    玄女一路所过,身穿洁白长衣的弟子纷纷发出恭敬的叫声。

    “你还是有很多支持者啊。”

    江辰说道。

    这样的话,事情要好办得多,唯一的阻碍是长老会和太上道。

    “长老会如今的权势能在一天之内让这样的局面颠覆,我甚至会成为唾骂对象。”玄女自嘲道。

    长老会掌握玄门的命脉,以及无数的资源。

    忠心的人不是没有,但贪图利益的人更多。

    像是柳奇那样的弟子都被一一铲除掉。

    很快,两人来到玄门的中枢。

    玄殿。

    这里也是玄女坐镇之地。

    “让幽玲来见我。”

    玄女吩咐道。

    幽玲就是刚才被打的女人。

    两个女人曾经关系极好,对方是玄女最信任的人。

    可是在玄女被关押在九绝深渊这些人,幽玲早被太上道策反。

    很显然,太上道早就防范着玄女掌权,无法将其控制住。

    “而且这还是在我没有拒绝他们提议之前,这些隐神势力就提出过分要求之前,早就将你的退路封死。”玄女冷冷道。

    江辰暗暗点头,太上道没有想到的是玄女会这样顽抗,宁愿放弃一切,也不肯嫁人。

    说话时,玄门的人会通报,幽玲不见了。

    “不见了?”

    玄女大为惊奇,这个恨不得时时刻刻待在自己身边的女人,竟然主动离开?

    “看来他们也是知道老师的能力,所以让知道公主位置的人远离老师的视线。”玄女很快想通为什么。

    “看来是铁了心不肯把人交出来。”

    看到长老会这个态度,江辰眼神变得冷冽。

    他初衷是帮玄女,可看到对方完全无视自己应有的权利,料定他不能怎么办后,激起他心中的怒火。

    “随便找个借口治那位玄洪长老的罪,我帮你拿下他。”江辰说道。

    “这个好办。”

    玄女点了点头,“不过玄洪我也能拿下,关键是他后面的人……”

    她想要再强调隐神势力的强大,但注视着江辰双眼,知道没这个必要。

    ………

    隔日一大早,玄女召开长老大会。

    不曾想,玄洪似乎是知道会发生什么,竟然没来参加。

    说是修为遇到**颈,正要闭关。

    “闭关?”

    江辰和玄女相视一望,都从对方眼里看到鄙夷。

    就昨日所见,玄洪这个人已经将潜力榨干,修为的道路上走到尽头,很难再进一步。

    这分明是推脱的理由。

    “以为这样就能应付我吗?”江辰心说道。

    再看前来的各位长老,江辰发现他们不是老神在在,就是茫然和不安。

    很显然,长老会也分阵营。

    那些反对玄女的长老知道内情,也不害怕,甚至看着出现在长老会上的江辰,都抱着戏谑的态度。

    另外一边或许知道怎么回事,但并不知道怎么办。

    “今日的长老大会,是议定有关皇朝公主的事情。”

    “因为皇朝是玄黄世界和玄门共同的敌人,所以江辰愿意将公主借给玄门,应付难关。”

    “如今,玄门壮大,玄黄世界也急需壮大,所以我打算将公主还回去。”

    此言一出,长老会议论纷纷。

    不管知情的还是不知情的,反应都很大。

    “当初借的时候,没有规定日期吗?”

    一位长老像是不经意问道。

    玄女投向凌厉的眼神,不客气道:“没有,江辰随时需要,随时可以来要。”

    “那看来玄宗和江辰公子的关系匪浅啊。”

    这位长老阴恻恻笑道。

    “玄非长老,你在隐射什么?”玄女喝道。

    玄非长老没想到江辰的反应会这样大,楞了一下,接着耸了耸肩,道:“公主对于玄门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是如今玄门弟子的信心来源,每个弟子出征之前都会想,我们有大气运在身,所以屡战屡胜。”

    “现在要是告诉玄门,玄宗要把公主交给江辰,那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

    闻言,长老会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闷。

    玄女表情难看,道:“是还,不是交,玄门应该铭记江辰给玄门带来的什么,而不是失去的什么。”

    “我无所谓啊。”

    玄非摊开双手,“我只是提出一个意见,玄宗不听也无所谓啊。”

    这个反应,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让人格外不爽。

    玄女瞪了他一眼,又看向在座的其他长老,“公主是我私下借来的,所以归还问题不需要长老会做决定。”

    这话又引起不小的反应,但没有人开口说话。

    “现在,你们有谁知道公主的下落?”玄女又道。

    玄非为首的长老们在听到这话后,一个个闭上眼睛,气定神闲,不愿意多说。

    “好,这是我的抉择,你们如果谁有意隐瞒,莫怪我无情。”玄女又道。

    玄非嗤之以鼻,心想你无情又能怎么样?

    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他感觉到一股寒意。

    睁开眼睛,就发现江辰正看着自己,那双眼睛神采奕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