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玄门,坐落在紫薇星域的玄天世界。

    该世界也是大型生命世界,位于不朽皇朝南边星界的边缘。

    也因为玄门所在的位置,所以南星界存在着大量非皇权势力。

    也是不朽皇朝在紫薇星域最后没有征服的地方。

    现如今,南星界的皇权被尽数推翻。

    所有非皇权势力在玄门号召下,正式和皇朝开战。

    战火迅速点燃整个皇朝,玄门率领的军团一路势如破竹,战无不胜。

    南星界,已经是玄门的星界。

    不过,江辰一路所过,发现这里非常混乱。

    非皇权势力都有着共同敌人,但不代表他们能做到无私无欲。

    相反,每个势力都在为自己谋夺最大利润,想着瓜分皇朝留下来的财富。

    导致的结果是,每个生命世界都有数个势力驻扎和管辖。

    江辰一路走来,光是被索要过路费就超过十次。

    当然,他的路费都是通过拳头支付。

    久而久之,就没有不长眼的人找他麻烦。

    可惜的是,没人找他麻烦,可有星空巨兽不长眼,向他发动攻击。

    最后有惊无险,但却让江辰的战舰被毁。

    不得已,他只得御剑飞行。

    这虽然比乘坐着战舰还要快捷,但太过引人瞩目。

    向来喜爱’低调’的江辰自然是能不用就不用。

    这不,刚飞没多久,一艘战舰发现了他。

    “你们快看!”

    准确来说,这是一艘飞船,上面除了操控的船员,几名乘客都很年轻。

    年轻意味着喜欢大惊小怪,精力旺盛。

    无聊的星空路途,突然看到一个人踩着神剑飞行,那可别提有多新鲜。

    “哈哈哈,御剑飞行,这就是书中所说的剑仙吧。”

    一名干瘦男人夸张叫道,语气满是戏谑。

    “看他样子,不会是打算这样一直飞下去吧。”

    “这可不一定,如果没有意外,他可以一直飞到生命世界吧。”

    “会不会是遇到麻烦,我们要不要出手相助?”

    说着说着,一个女声提醒了众人。

    江辰这样子,可能是有难处。

    如同大海中的航船遇到落水者都会出手相救一样。

    谁都希望将来有一天自己落难时会有人搭把手。

    纵然星空凶险,但这些年轻人还有人心存善念。

    几个嘲弄的男人面面相觑,如果最后这话是别人说的,那他们难免要冷嘲热讽一番。

    偏偏说这话的女子身份不简单。

    更不要说她的美貌,让人无法拒绝。

    “表妹,我们让飞船靠近过去,看看这人是什么情况。现在南星界混乱无比,难保不会遇到凶徒。”

    一直没有表态的高大男子开口道。

    绿衣女子不忍江辰这样凄凉,但也不是圣人,微微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高大男子挥了挥手,飞船加快速度,朝着江辰追去。

    “嗯?”

    前面的江辰有所感应,转过身去,看着飞船靠近,逐渐停了下来。

    “看来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啊。”

    见状,飞船上的人好笑道。

    他们在想,这个人肯定也发现飞船,却没有主动过来寻求帮助,还要飞船加速。

    “看上去挺年轻,应该没有危险。”

    “不过像这样自命不凡的人,一会儿肯定不会老实道谢,我们不能让他轻易上船。”

    最先挖苦江辰的干瘦男人说这话,余光打量着绿衣女子。

    绿衣女子遥望着站在剑上的男人,仿佛是没有听到这话。

    “小心自己言行,以免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高大男子板着脸,肃然道:“如今的星空很混乱,不少奇人出世,可别给自己招来麻烦。”

    “王林师兄说的是。”

    干瘦男人挤出笑容,像是受教不浅,然而眼神中的不屑出卖他内心所想。

    王林察觉出这点,心里冷哼一声,懒得多说。

    这时,飞船停了下来,离得江辰不到百米距离。

    “有事?”

    江辰在他们之前开口。

    他打量着这群年轻人,心想是有什么事要让自己帮忙?

    他的态度明显让王林等人愣住了。

    他们可是来帮忙的,可看江辰的样子,怎么像是来求人的?

    “我们看你可怜,想问问你目的地,如果顺路的话,就一起前行。”

    干瘦男人开口道,语气十分倨傲。

    要不是王林事先敲打,他的话会更加难听。

    江辰低头看了看脚下的星坠剑,摇头苦笑,这莫名其妙就被别人同情啊。

    他也看出这些男性对自己没有好感,倒是一位绿衣身影引人侧目。

    眼珠子一转,江辰得出大概。

    这些人是想在女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宅心仁厚。

    “多谢好意,星空险恶,最好不要随便把人叫上船。”

    江辰说了一声,就是要告辞。

    这些年轻人的做法非常危险。

    也不想想,一个胆敢在芒芒星空御剑飞行的人会是简单的角色?

    这要是心有歹念,这些人就是送上门来找死。

    留下一句忠告,江辰调转剑锋。

    “哎。”

    绿衣女子回过神来,连忙出声,想要把他叫住。

    可是,江辰懒得回应一群神尊初期的小家伙,当做没听见。

    “阁下,我们一番好意,你这样不合适吧。”

    他的无视激怒到王林。

    他看到自己表妹面露委屈,当即一跃而起,拦在江辰的身前。

    江辰耸了耸肩,好笑道:“照这样说,你们还要把我强行拉上船?”

    “阁下家中的礼数就是这样教你和人打交道吗?”王林冷冷道。

    江辰眼睛眯起,笑容开始。

    突然间,江辰心念一动,脚下星坠剑闪电般飞出。

    在场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星坠剑射向王林眉心。

    离得也就还差一寸距离,星坠剑又是停下来。

    “任意指责别人可是不好习惯。”

    说话时,若有若无的气息从自身散发出来。

    “神祖?!”

    王林和飞船上的人大惊,一个个脸色全都白了。

    他们没想到江辰这样年轻,竟然会是神祖。

    “阁下……前辈,请宽宏大量,我等并不知道。”王林一动不敢动,直觉告诉他星坠剑随时可以取走他的性命。

    江辰没有太为难,收回星坠剑,道:“你们打算去哪?”

    “玄天世界。”

    “行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