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造化神力,代表着自然之力。

    金木水火土,然后是演变成更复杂的风、雷、电等等。

    造化神力可以让人不需要多高的天赋,就能掌握天地法则。

    这对江辰来说有些浪费,因为他的风、火、雷、电都有不低的造诣。

    好在,不是全部浪费,造化神力所能达到的上限还是超出江辰原本掌控的法则。

    这使得他的剑道跟不上,惹来黎明剑灵诸多不满。

    但是,黎明剑灵也不能否认造化神力的强大。

    “这是?”

    突然间,杀手感觉江辰的剑芒和天地中某种东西很相似。

    他马上想到是什么。

    混沌之力!

    混沌世界遍布的混沌。

    江辰的黑色剑芒和混沌之力很相似。

    没错,黑色的剑芒确实代表着混沌之力,包括江辰自身。

    将自然之力按照有序的方向演变,那就是自然元素,金木水火土。

    可是,如果是无序,那就是混沌之力。

    先前江辰能通过双拳打出混沌之力,但还做不到运用到剑道上。

    多亏紫薇星域那位杀手带来的造化神石石屑,使得他再上一层楼。

    这次,黎明剑灵感受着源源不断的力量,也不再抱怨,因为作为剑灵,她没有感觉难受,反而心神振奋。

    嗖!

    没有多余的废话,江辰一剑刺出。

    时间在他出剑那一刻仿佛是凝固住,天地间的一切都变得静止,唯独江辰例外。

    杀手一动不动,但仔细看的会发现他眼瞳扩张,毛孔打开。

    这一切都是身体的本能,他的反应跟不上。

    待到一个念头的功夫,江辰的剑锋已到身前,破开他的防御,剑尖没入到胸膛。

    杀手后背衣服都被汗水打湿,尽管他的反应也不慢,也险些被这一剑取走性命。

    等到他闪烁到另外一处方位,胸前正不断流血。

    “我的防御在他剑锋下根本没用!”

    杀手心里惊呼着。

    江辰的剑锋实在是太可怕了。

    无视防御,他的护体罡气和贴身神甲好似豆腐,没有一点作用。

    “破防也是超一流。”

    杀手再次下了定义,随即,他二话不说,朝着某个方向狂奔。

    速度之快,自身和空气摩擦发出惊雷声,在天空一路横冲直撞,短短几分钟,跨越这世界的白天和黑夜。

    有意思的是,当他从这片世界还处于黑夜的地域飞过时,别人还以为是一许流星。

    忽然间,杀手紧急停下,浑身空气沸腾,烈焰遍布全身。

    这是速度过快导致的。

    好在这点程度不算什么,杀手很快恢复正常。

    他看着拦在身前的江辰,心中一凛,这恐怕是他遇到过最危险的目标。

    “掌握着时空之道真是让人头疼。”

    杀手心想到。

    但很快,他面露微笑。

    因为经过这会赶路,他来到目的地。

    “江辰在此!”

    “江辰在此!!”

    他用着最大的声量,重复着两遍这话,如同惊雷一般,响彻着大地。

    而就在二人不远处,混沌世界的核心,四神殿正位于这里。

    声音传出去后,四神殿一片骚乱,还以为是江辰的军团攻打上来。

    “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都是废物吗?!”

    玄武殿主尖声大叫道。

    不过,他马上发现不对劲,喊话这话不是江辰。

    在他猜测会不会是玄黄世界军团的人时候,准确消息传来。

    四神殿外面,只有两个人。

    一个人是江辰,还有一个人戴着面具。

    “无面人?”

    玄武殿主听到描述,马上来到天空,很快看到对峙的双方。

    确定江辰是一个人后,他不由想到一个可能性,眼中涌现出狂喜之色。

    “江辰遭到无面人暗杀,不过,他怎么会出现在玄黄世界?”

    他脑子还没转过弯,看到杀手,下意识认为是杀手选择在这里动手。

    玄武殿主还不算太笨,他很快发现杀手胸前的伤势,明白过来。

    江辰这是追着杀手过来,一个人闯入玄黄世界!

    想到这里,他正要跑去找血族。

    不过,血族已经收到消息,血樱带着人赶过来。

    “静观其变。”

    血樱不敢小瞧江辰,下令让人戒备。

    “这时候还静观其变干什么,联合无面人的杀手,将他给解决掉。”

    一直畏畏缩缩的玄武殿主这时候倒是很积极,恨不得立马出手。

    “那行,你上吧。”血樱戏谑道。

    闻言,玄武殿主一下子退缩了,尴尬一笑,不再多说。

    “是无面人的王牌杀手。”

    这时候,一位血族的神尊认出无面人杀手的级别。

    王牌杀手,不是特指某个人,而是杀手组织中的级别。

    几乎都是第二劫神祖中期的人才能成为。

    这样的实力相当于血族的血尊。

    结果,这名杀手反倒是被江辰追杀到这里,还不得不借势?

    “各位,你们是不是太冷漠了?我把江辰引来,一起出手,将其解决,岂不是美事?”

    杀手看到这些人不打算出手,心里在骂娘。

    “而且,根据我观察,这个江辰很有可能是本尊,我和他激战至今,能让他负伤累累,任由我被他单独解决,是你们的最大错误。”

    杀手不得不道。

    说来奇怪,这会功夫,江辰明明有机会出手,但却像是在等着什么。

    “无面人的王牌杀手,对付一个第二劫初期的神祖,不应该如此吧,怕不是江辰请来杀我们的。”血樱笑道。

    闻言,杀手忍不住了,喝道:“你们见过一个第二祖初期的神尊能这样强吗?我跟你们说,他半只脚已经迈入后期!”

    “开什么玩笑,他先前面对神尊还需要费心费力,再加上他的力量对血族有克制效果,面对血尊必然不是对手,你跟我说他有这样的实力?”

    一位血族神尊戏谑道:“江辰,你不会是打算用这样愚蠢的方法来对付我们吧?”

    看着这些人自作聪明的样子,王牌杀手险些抓狂。

    “老子算是知道为什么你们能让江辰成长到今日地步,因为你们愚不可及。”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人在这里,你们自己看着办。”

    话音落下,杀手打算再次使用遁术。

    “废话说完了吗?”

    然而,一直没有开口的江辰一句话就让杀手遍体生寒。

    他抬头看向江辰那双泛红的双眼,撇了撇嘴。

    “到底他是杀手,还是我是杀手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