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时,江辰眼睛开始作疼,继续下去后,开始流出血水。

    江辰马上将生命果实拿出来,一口直接吞下,舒缓了状况。

    时间很快来到十年前。

    这一年,是明心被夺走的日子。

    像是翻日历一样,江辰找到没有明心的第一天。

    这一天,风和日丽,一切都很平静。

    江府南院门口坐着福伯,正如往常一样偷闲。

    忽然,他察觉到什么,如临大敌,顾不上隐藏气息,神祖的气息惊动整个江府。

    筱偌最先反应过来,冲出门外。

    “夫人,江辰派我守护江家。”福伯表明身份。

    “有敌人?”

    “是的,敌人无比强大,夫人,请你一定记住,无论敌人做什么,都不要反抗,否则对方摧毁江府,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当时的筱偌还不是神祖,听到福伯这样说,知道大事不妙。

    “不朽皇朝?”他试探道。

    “不是,比不朽皇朝还要强大,也不是古神族。”

    筱偌还不怎么明白的时候,隐神势力的人来了。

    总共三个人,二仆一主,皆是女性,仿佛凭空出现在院子。

    “我们来接神女。”

    为首的女子神性凛然,姣好的面容没有表情,眼神冷漠无比。

    不等筱偌有所反应,两个随从闯入明心的房间。

    筱偌明白这些人目的,不顾福伯劝住,想要上去阻拦。

    女人随意抬手,筱偌身子被禁锢住。

    江辰清楚看到,只有女人一个念头,筱偌会被直接捏死。

    这时候,明心被二女带了出来。

    她不哭不闹,直到看到筱偌的样子,这才脸色大变。

    接下来,江辰清楚看到还是孩子的明心体内暴涨出可怕的力量,能轻易摧毁江府,摧毁方圆千里大地上的一切。

    女人反应迅速,单手结印,打向明心,使其昏睡过去。

    “那是我女儿,不是你们的神女!”

    筱偌大叫着,眼看对方要走,改口道:“等一下,请等一下,你们带走明心可以,但至少告诉我去哪吧,我可以去看她?我不反对她加入阁下强大的势力。”

    高傲的筱偌如此放低姿态,因为那时的她不是红云神尊,仅是母亲。

    然而,隐神势力的三人将她视为透明,不管不问,遁入虚空。

    “可恶!”

    江辰这才发现这三个人都穿着宽松的黑袍,兜帽下只有一张张脸庞,除此之外,没有看到任何**明。

    忽然间,江辰发现被抱住的明心睁开眼睛。

    让人震惊的是,明心将目光看向某处。

    这一处,正是江辰现在所处的地方,也是他的视角。

    父女二人相隔十五年岁月的一次对视!

    江辰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心忽然伸手把抱着她的那个人兜帽拉了下来。

    这下,江辰看到一个造型奇特的发簪。

    那人只当是小孩子下意识动作,没有在意,重新戴好帽子。

    “竟然能马上醒过来,这孩子体内神之力实在是强大了。”

    女人对明心的表现很满意,神性凛然的那张脸开始动容。

    随即,她们彻底消失。

    最后的时刻,明心又将目光看向江辰。

    这下,江辰能肯定那不是巧合。

    不知道为什么,十五年的明心知道她父亲会寻找自己,于是主动留下线索。

    “我的女儿,似乎有些妖孽啊。”

    江辰急忙收起慧眼,几乎和瞎子无异,五米外的事物都变得模糊。

    好在,生命果实马上将双眼恢复。

    紧接着,江辰举起右手。

    右手之上,自然之力汇聚,不断变化,紧接着,一根玉质发簪凭空出现。

    这当然不是那个女人头上的那根。

    江辰根据自己记忆,通过造化神力变化出来的。

    这一手,无中生有,正是造化神力最强大的地方。

    当然,目前为止,江辰也只能变化出玉、金、铁、银、木之类的普通东西。

    或许某一天,江辰成为至高无上的天神,能够一念生万物,甚至是创造出……生命!

    ………

    江辰马上跑去找筱偌,将唯一的线索拿到她眼前。

    “嗯?都老夫老妻了,还送这些干嘛。”

    筱偌愣了下,脸上很难得面露羞涩,伸手接过发簪,打量几眼后,眉黛间透露出疑惑之色。

    “这不是送你的。”江辰忙道。

    “那是什么?难道这是其他女人的东西?好啊,你还敢拿到我面前。”筱偌气得差点没把发簪砸向他。

    “拜托,听我说完好吧,这是线索。”

    “那好吧,其实我也松下口气,我还在想你的眼光什么时候这样差了。”很显然,筱偌看不上这根发簪。

    江辰不知道这话被那女人听到会怎么想。

    紧接着,他把刚才看到的事情一说。

    “明心这孩子确实有些太懂事了,从小不哭不闹,喜欢一个人发呆,可你要说她能在十多年前看到你,这不可能吧?”筱偌半信半疑。

    “一眼还可能是巧合,但在有动作后,又看了我一眼,绝对不是巧合,这是我们女儿给我们的线索。”江辰说道。

    筱偌仔细端详起发簪,很快感到失望,“这上面没有任何标识,根本不知道这是那隐神势力的标准饰品,还是那女人自己的饰品。”

    这话也提醒到了江辰,激情一下子消退不少。

    “明心已经尽力了。”

    “也是,有总比没有要强,接下来要怎么做?”

    “去天机阁,打听消息。”

    “让我去吧。”

    “不,天机阁窥视我的神格,你体内也有神格,贸然前往,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上次和天机阁的阁主碰面,江辰感受到若有若无的敌意。

    他当时就明白这是冲着神格来的。

    因为那时不是本尊,故而天机阁没有采取行动。

    “那你去岂不是很危险?”筱偌担忧道。

    “星空哪有不危险的,更何况,这次我前往,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危险的。”

    筱偌点了点头,江辰如果都应付不了,她去也是白搭。

    她问道:“本尊去还是法身去?”

    江辰微微一笑,亲吻佳人的红唇,柔声道:“你不知道最好。”

    法身和本尊能起到一定障眼法,或许平常时候不起眼,但有时会起到关键作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