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血祭,祭的自然是枪。

    这件仙器的真正威力还没完全发挥出来。

    血枪神尊被江辰激怒,看这架势,是要不死不休。

    血祭的过程很简单,也很快。

    无数名血族战士在结束后,变得虚弱不堪,浑身无力。

    与之相反,是血枪神尊手上的长枪。

    耀眼的血红色枪芒照亮星空,使得大半个玄黄星域的世界都能观察到。

    仙器带来的变化也影响着血枪神尊。

    惊人的威能通过持枪的手臂涌入到自身,使得肌体为之暴涨。

    旋即,血枪神尊怒视向自己的敌人。

    呼!

    一下急促的破空声,血枪神尊竟然把长枪抛出去。

    长枪所过之处,空间纷纷变成残片。

    江辰发现自己无法依靠身法躲过这一枪。

    因为战场的空间都被摧毁。

    如同置身于大地之上,随着这一枪发出,大地崩裂,根本无处可去。

    “不过,我也没想过要躲。”

    江辰神秘一笑,面对气势汹汹的长枪,拔剑出鞘。

    “他打算硬抗仙器?”

    “还是火力全开的仙器!”

    神族的队伍大惊,不明白江辰的勇气从何而来。

    仙器,往往都是被作为镇族至宝。

    不朽皇朝和古神族这样的霸主所拥有的仙器也不过三四件。

    仙器的威力完全超出强者的想像。

    故而,没有仙器的神级强者面对拥有仙器的敌人,都会选择逃跑。

    哗啦!

    人们还在惊奇,那边的交锋已经开始。

    江辰一剑斩在长枪上,摧枯拉朽的威力没有把他摧毁。

    相反,伴随着灿烂的剑光,江辰依然屹立不倒。

    “嘶!竟然也是一件仙器!”

    很快,众人就发现江辰手上拿着的也是一件仙器。

    一把剑。

    鎏金色的剑光,剑身不似钢铁铸成,刚像是青铜和玉石结合,外观无可挑剔,但让人忍不住怀疑坚固性。

    不过,刚才那一击,意味着不需要为轩辕剑担心。

    嘭!

    突然间,血枪神尊不知何时已到江辰身前,他一手接回长枪,开始穷追猛打。

    他很好展现出一位血族神族的战力。

    配上仙器,那气势让旁边的神族队伍心生畏惧,根本不敢靠近。

    可惜的是,他面对的人是江辰。

    血枪神尊的攻势迅猛凌厉,枪枪都带着毁灭的气息,要将江辰给捣毁。

    相比下,江辰的剑锋灵动万变,身影飘忽不定,让人难以琢磨。

    “师弟在将时空之道融入到剑法中!”

    来到星空的夜雪看出这点,再次被江辰的大胆吓到。

    如此危险的敌人,竟然还有心思这样做。

    “正是因为这样危险的敌人,江辰才要抓住最好的机会。”

    筱偌一下子明白江辰的想法。

    要说对江辰的了解,还真没人比得过筱偌。

    战场中,激战中的二人宛如天神。

    轩辕剑和不知名的仙器长枪激烈交锋着。

    江辰进入到战斗状态,表情亢奋。

    体内的力量随着战斗白热化变得得心应手,也让江辰挖掘出更强大的威力。

    “血噬万灵!”

    忽然,血枪神尊长途一口气,长枪发出嗡嗡嗡的声响,周身形成一股磁场,将江辰给逼退。

    江辰心中一凛,脸上笑容依旧,“本来想和你一直玩下去,可你硬是要扫兴啊。”

    这一枪,他不得不收起小心思,全力应付。

    这时,血枪神尊的蓄势完成,长枪扫荡而来,血红色的枪芒化为一张血盆大嘴,要将江辰吞掉。

    江辰笑容敛起,心头狂跳,对危机的直觉使得他起了鸡皮疙瘩。

    “剑十一·剑劫!”

    下一秒,惊天动地的剑势升起,剑锋暴涨到数万米。

    剑锋斩出,那可怕的大嘴应声破碎,被分成两半。

    嘶。

    这一幕再次惊爆在场的人眼球。

    “等了十多年的剑十一,果然厉害。”筱偌感叹道。

    《无名诀》的剑招是依照着江辰剑道高低来不断完善的。

    当年,江辰的剑十灭杀星妖族军团。

    一直到今日,三神合一的江辰悟出剑十一。

    剑威确实是无与伦比,但是,筱偌觉得太过单调。

    忽然,筱偌马上发现斩灭掉枪芒的剑锋没有消散,反而再行变化。

    筱偌眼前一亮,这才明白刚才不过是剑十一的开始。

    真正的威力还没发挥出来!

    “怎么会!?”

    血枪神尊无法保持一直以来的镇定,江辰的强大超出想像。

    眼前的剑锋分化成无数把,不急着向他攻击,反而是组成各种奇异的形状。

    过程中,血枪神祖发现这片空间都被这些剑锋给锁死,插翅难逃。

    在这之后,万千剑锋朝着血枪神尊杀去。

    万剑归宗!

    神族的队伍惊呼道。

    这种剑招算是比较常见的,万千把剑锋杀向敌人,不给任何活路。

    然而,江辰运用到剑十一的不是简单的万剑归宗。

    那些剑锋凝聚着自然之力,能让江辰根据战况来操纵。

    面对仅有一个人的血枪神尊,江辰采取最简单的方式。

    如同一波剑雨,射向血枪神尊。

    一开始,他狂舞着长枪,将攻击尽数抵挡在外,泼水不进。

    但是,连绵不绝的剑锋一直持续着,尤其是每次接触,爆发出来的自然之力就会加深。

    没一会儿,血枪神祖面露吃力。

    “血祭过后的血泣枪也无法抵挡住这些剑锋吗?这家伙的实力怎么会这样?”

    血枪神尊一咬牙,要采取非常手段。

    “爆!”

    然而,突如其来的变化打乱他计划。

    连绵不绝的剑锋在顷刻间发难,自然之力汇聚成可怕的能量,伴随着剑锋轰开他的防御。

    长枪脱手而出,胸前出现一个窟窿。

    这对血族的战士来说算不上致命伤。

    江辰心念一动,赤霄剑和星坠剑飞出,分别挟带火凤和雷蛇而去。

    血枪神尊非常干脆,二话不说,直接转身逃向血族的战舰。

    神剑在后面穷追不舍,眼看着要命中,一艘战舰开过来。

    轰隆一声巨响,战舰被神剑摧毁。

    同样的,两把剑的威力也被浪费。

    “撤!”

    趁着这时候,血枪神尊下达命令。

    血族的队伍用着比来时要快上数十倍的速度离开玄黄星域。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