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造化神树,天宫的根本。

    天御域乃是玄黄世界面积最大,灵气最充沛的灵土。

    但是,曾经这里不叫天御域,有着一个可怕的名字,乃是禁地之一。

    那时的造化神树只是枯萎的树干。

    是江辰让神树焕发生机,从而让神树净化这片土地。

    如今,天宫和江辰对神树的依赖微乎其微,但这改变不了神树对于天御域的重要性。

    眼看着神树要被可怕的枪芒给摧毁,许多人一颗心提起。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人影从天而降。

    正好挡在枪芒前面,被一瞬间吞没。

    人们还没搞清楚是谁,就惊奇的发现枪芒被左右分开。

    这意味着这一枪没能摧毁这个人!

    枪芒不是持续性的,而是爆发式,故而在被挡住下,很快消耗一空。

    那道身影也清楚的出现在世人眼前。

    几乎每个人都认识他。

    “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筱偌惊喜不已,但又很快抱怨一句。

    对江辰每次在最后关头才出现不满。

    “抱歉,情况比想象中复杂一些,所以耽误点时间。”

    江辰耸了耸肩,对着自己这边的人说了一句。

    依旧和往常一样,成竹在胸,淡然的神情让人莫名感到心安。

    “好大的阵势啊。”

    江辰的目光移向那边血族时,脸上笑容冰冷不少。

    一直话少人狠的血枪神尊依然发挥着本色。

    面对江辰,他稍微迟疑片刻,下一刻,如雷霆爆发,提着枪冲杀过去。

    比起刚才,这番主动出击的动静要大得多。

    那柄仙器长枪嗡嗡作响,雄浑的能量震动着虚空。

    最后,万般奥义化为一刺,正对江辰脑门。

    “我可不打算在这里和你动手。”

    江辰冷笑一声,双手飞快结印,顷刻间,他和血枪神尊消失在原地。

    “在星空!”

    众人先是一阵诧异,然后纷纷赶到星空。

    “戒备!不能掉以轻心!”

    筱偌也想去星空看热闹,但事关重大,不允许有任何差池。

    忽然,她看到夜雪竟然是往星空赶去。

    还在疑惑时,发现夜雪飞往星空的只是分身。

    她受到启发,凝练出分身,也是前往星空。

    星空中,一片陨石群被一瞬间给摧毁,无声的爆炸出现在星空中。

    血神神尊一枪打在空处,又发现自己来到星空,心中一凛,暗暗戒备。

    “看来你不打算交谈啊。”

    江辰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身后。

    血枪神尊大惊,连忙转过身去,就看到一个拳头正占据着他所有视线。

    砰的一声,拳头砸在血枪神尊的脸上,将其打飞出去。

    这一幕正好被赶过来的人看到,可把他们吓得不轻。

    “怎么回事?这江辰难道也突破第二劫?!”

    神祖们纷纷开始探查,想知道江辰的底细。

    可是,当他们的神识接触到江辰身体,都如石沉大海一般,毫无收获,更有种心悸的感觉。

    如同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

    “他这是达到什么境界?!”

    青龙殿主惊呼着,光是这样探查就能让人心生敬畏和惶恐,简直是匪夷所思。

    “他刚才凭借着身体承受住仙器一击,又是一拳打飞血枪神尊!”

    “神尊的实力是第二劫神祖二阶,凭借着仙器,起码是四五阶。”

    “面对不朽皇朝的数次****辰表现最好的成绩也只是击杀第一劫神六阶以下神祖,并在第二劫神祖手中脱逃!”

    神族队伍都傻眼了,还受到不小惊吓。

    他们对江辰的实力预测是基于一个月前的种种迹象。

    一个月,仅仅是一个月,江辰变化竟然这样大?!

    “不可能的!肯定是他之前使用障眼法,没有展现出全部实力,和不朽皇朝的周旋是用来迷惑别人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说明江辰的障眼法很有效。

    否则,神祖队伍不会跑过来送死。

    “现在这么办?走吗?”

    神祖们有些慌了,他们是来找江辰麻烦的,现在看来,溜之大吉才是上策。

    “先看看吧,血枪神尊又没有败。”

    “也是,一拳不代表什么。”

    江辰打中一拳,是因为利用身法出现在对方身后,不能代表全部。

    这些神祖强者心里安慰着自己。

    但很快,他们被现实打脸。

    飞出去的血枪神尊稳住身子后,才被发现面目全非,鲜血直流。

    甚至看上去神智都不清醒,浑浑噩噩的。

    “太夸张了吧?!”

    一拳打飞别人,不代表就一定能造成重创。

    在这星空中,哪怕一拳打在别人铠甲上面,也能让人飞出去很远。

    更别说第二劫神祖的护体罡气,以及血枪神尊的战甲。

    哪怕脸部没有战甲,但战甲的作用都是覆盖全身上下。

    这意味着江辰一拳打破护体罡气,击碎战甲,更将对方打成这样子。

    这可就不仅仅是所谓的利用身法占到便宜,而是真真切切的力量!

    可怕的是,江辰看上去不怎么费劲。

    事实上,现在的江辰不管做任何攻击都不会费劲或者蓄势。

    他关键时候赶到,不是因为放弃三神合一,恰恰相反,他感知到造化神树有危险,紧急关头成功,再瞬间赶过来。

    太过匆忙,以至于他自己都不清楚自身力量什么情况,更别说是这些神祖。

    不过,看到自己一拳差点把血枪神尊弄死,江辰还是挺满意的。

    “血祭!”

    忽然间,血枪神尊凭借着血族的天赋,面部很快恢复,神智清醒过来。

    一双眼眸不再如一开始的平静如水,正有怒火在熊熊燃烧着。

    随着他的一声大喝,赶到星空的血族大军停下,接着开始组成奇异的阵型。

    “难道是?”

    打算闪人的神族队伍看到这个动静,又都是停了下来。

    如果真如他们所想那样,血族倒不是没有希望。

    而且,江辰饶有兴致看着,没打算破坏的意思。

    “对对,没错,就是这样自大!一会要你哭!”

    青龙殿主暗暗想到,期待着血祭能够成功。

    能让这些人有这样的反应,可见这个血祭不一般。

    而且光从准备的时间就能看出端倪。nt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