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南公全神贯注看着石桌上的棋盘,上面黑白旗子密密麻麻,星罗棋布。

    南公手里没有旗子,也没对弈的棋手,说明是在破解别人留下来的棋局。

    江辰看了一眼,发现是玲珑棋局,利用棋术中死活技巧,棋局中劫中有劫,既有共活,又有长生,构思奇巧。

    “有明显炫技的痕迹啊。”

    江辰没看几眼,情不自禁说道。

    一直不搭理的南公像是到现在才察觉到有人,见到江辰,非常惊奇,道:“你今天不应该是开始圣院安排的课程吗?”

    “被赶出来了。”江辰没有隐瞒,直接道。

    南公笑了一声,不知是因为江辰坦率还是第一天就被赶出来。

    “你懂棋?”南公问了一句,有几分不信。

    现在年轻人的精力要放在方方面面,功法的修炼、武学的提升、意境的领悟等等。

    江辰一个剑术奇才,还有时间把闲心放在棋术上?

    “以前时间和精力都很多,棋术倒也会一点。”江辰说道。

    “是吗?那你对这盘棋局有什么看法?”南公要看看他说的是真是假。

    “喏。”

    江辰也不多说,食指和中指夹起一枚白棋子,很干脆点在棋盘一处。

    伴随着棋子落下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棋盘中喷发出来,黑白两色的棋子化为两色气芒,升腾而起,消失在头顶。

    南公先是一怔,接着发出爽朗的大笑声,道:”黑白棋社最新的棋局就这样被你破,说不出去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信啊。“

    “南公,这下的什么棋啊,这棋怎么还会飞?”江辰惊讶道。

    “可惜,你没有抓住刚才一闪而过的契机,不然对你天武意境大有帮助。”南公说道。

    “天武意境?难道下棋还能增加天武意境吗?”江辰问道。

    “为什么不能?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你们年轻人追求的风之意境、火之意境等等,都是道,可知道吃饭喝茶,画画写诗,都有着道在里面?下棋也是如此。”南公说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闻言,江辰像是灵魂被狠狠撞击一下,整个人处于一种难以言喻的状态。

    一刻钟后,他用力吐出一口气,眼神比刚才更加清澈。

    “多谢前辈指教,我明白了。”

    江辰知晓诸多武学和功法,阵法、医术、灵丹都是信手拈来,可这些前世无法修炼去感悟的东西,还是需要像南公这样的前辈指点。

    “真的明白了?”南公笑呵呵看着他,想知道他明白到什么程度。

    江辰神秘一笑,夹起一枚黑色棋子,再次朝着棋盘落去,这次,他的动作很慢,但是很稳。

    食指、中指夹着棋子,有着独特的神韵。

    啪!

    这次棋子落下,清脆声响回荡在凉亭,在凉亭之外,疾风呼啸,风中带着锋芒。

    江辰轻笑道:“天武意境,是天人合一状态和武学之间的融合,武学之道,有风、有火、有水。通过下棋、画画哪怕是骑马,都能帮助到天武意境的提升。”

    这次,南公沉默了,脸上也不见表情。

    “如果你不是一个精明的骗子,来我面前演一出你是天才的戏码,那么,你绝对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弟子。”

    “前辈过奖了。”

    “你之前连这都不知道却达到天人合一,看来是得到某种奇遇。”

    “是的。”

    “那么现在,你才是真正的天人合一。”

    江辰点点头,这就是天人合一和武学融合的方法和原理。

    如大地的河流汇入到大海,万法归一。

    “前辈,天武意境如此了得的东西,是何人所创?”江辰很想知道,出于敬佩。

    “那可就说不清了,但无论那人是谁,现在的人都尊称他为武圣。”

    “武圣!?”

    这名字有点霸气,在圣域都是没人敢乱用。

    剑圣或是剑神也好,起码可以分个高下。

    可武字一字,包含十分广泛,谁敢在后面加个圣或是神字,那就是挑衅所有人。

    没想到在五百年后,会出现一个武圣,还得到这么多人赞同。

    这个人,绝不简单。

    “既然你懂得了,又会下棋,如果不嫌无聊,就陪我下下棋吧。”南公说道。

    “求之不得!“

    江辰知道这是南公要指导自己,他虽然被夸天才很高兴,但也知道天赋是一回事,经验是一回事。

    有南公指引,好处无穷。

    两个人在这开始下棋。

    那边,米法结束今天的早课,走出房子,想着那个进修弟子应该记住教训,下次会端正心态。

    可等她走出门一看,根本没看到江辰。

    当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的时候,气得不轻,本来就不苟言笑的一张脸铁青,十分可怕。

    和南公下完棋,江辰就被风纪队带到院长办公室。

    进门刚站稳,水月川说道:“你或许觉得境界和武学的提升才叫修炼,事实上,成为通天境后,公正的比试已经很少,皆是无情的厮杀。”

    “杀戮的手段,层出不穷,用阵杀人,用毒杀人。一个剑道的天纵奇才,很可能剑没拔出来就死于剧毒。”

    “圣院的天地两届,所能学到的或许不能让你成为顶尖,却也不会像初生儿那样无知。”

    衣月川认为江辰不端正的态度来源于对圣院课程的不理解。

    这些日子,不少进修弟子都不适应圣院的环境,迫不及待想要提升武学和境界。

    “院长,你说的我都懂,圣院这样的栽培方式,不是任何势力都能做到的,只是,现阶段对我的帮助微乎其微。”

    “今天教的阵法知识,对我来说只是皮毛。”江辰说道。

    衣月川听明白他的意思,有些不悦,觉得江辰太过自大。

    “地届传授的知识中,不仅仅是阵法,还有药理、医术、毒药、灵器、十二正经与神穴的对应位置。

    “如果这些水平都是今天阵法所传授那种,对我也是无用。”

    “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的知识储存水平已经远超地届的水平?”

    “天届也可能说不定,院长,这些东西,圣院教不了我。”江辰态度不亢不卑,可任谁听了都会觉得他太狂妄。

    圣院都教不了?

    水月川双手五指交叉,手肘撑在桌面,问道:“那你觉得该如何?”

    “时光之殿。”江辰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