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血神圣尊带着人来到感应地点。

    一行人很谨慎的停下来,保持着戒备,逐渐上前。

    “嗯?神祖刚刚突破的气息?”

    忽然间,他们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天地中的法则混乱无序。

    这说明有人刚刚突破,凭借着丰富经验,血族的人能断定是突破神祖。

    一下子,血族战士全都放松下来。

    结合地点、时间,凝聚神格的人肯定就是这个刚刚突破的人。

    不然,是不可能有这样巧的事情。

    他们这支队伍的实力应对上限可是第二劫神祖。

    一个刚刚突破的人,他们才不会放在心上。

    于是乎,他们速度加快,大摇大摆出现在林月如和江辰眼前。

    与此同时,玄黄世界中的江辰本尊暂时没有打算前往遗忘世界。

    凭借着法身,应对血族绰绰有余。

    他穿越空间,出现在玲珑仙宫的上空。

    这次,他没有隐藏行踪,大摇大摆落在主峰之上。

    不等玲珑仙宫的人有所反应,他进入筱偌的寝宫。

    筱偌侧躺在床榻上,没有察觉到江辰到来。

    妙曼的身姿让江辰一阵眼热。

    他逐步上前,忽然发现筱偌手里拿着一个酒杯。

    这让江辰微微一怔,因为他知道筱偌不爱喝酒,除非是有烦心事。

    他来到床边,蹲下身子。

    “谁?!”

    筱偌浑身汗毛竖立,体内暴涨出无穷力量。

    “我。”

    不过,当江辰牵起筱偌芊芊玉手时,一切又都平静下来。

    “江辰。”

    筱偌迟迟看着眼前的人,泪水不受控制滑落。

    “别哭。”

    江辰伸手抚过筱偌那张精美的脸庞。

    “你跑哪去了?我都快要撑不住了。”

    筱偌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酒精影响,接近崩溃。

    江辰心中一颤,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筱偌这个样子。

    忽然,筱偌脸上涌现出困惑之色,眼瞳盯着江辰不放。

    “你是真的?”

    她下意识说了一声,手伸了过去。

    在触碰到江辰那一刻,她一下子清醒过来。

    江辰这才明白她刚才以为自己是幻觉,这才会露出那样一面。

    正当他打算享受妻子玉手**时,啪的一声,一巴掌把他给打蒙了。

    “你还知道回来!”

    筱偌又恢复原来的样子,那眼神真是爱恨交加。

    江辰还在发懵,筱偌又扑了上来,烈焰红唇亲过刚才被打的那边脸颊。

    紧接着,江辰就被热情的筱偌按在床上。

    江辰这才反应过来,不仅是自己在星空中忍了十多年啊。

    接下来所发生的,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本尊这边忙碌时,遗忘世界的法身也不闲着。

    血族的人出现在眼前,把他和林月如团团围住。

    “有趣,真是有趣。”

    血神圣尊打量着这两个年轻面孔,啧啧称奇。

    “我还以为有胆在遗忘世界凝练神格的人会有多强。”他戏谑道。

    江辰一脸茫然,和林月如相视一望,颤声道:“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如果你们要王骨的话,已经晚了。”

    他打算装一装,套出一些话来。

    “别装蒜了,能够凝练神格,还会不知道?”一名血族甲士喝道。

    “神格?什么是神格?我只是试着去参悟王骨的不老不灭啊。”

    江辰仿佛是看出这伙人不好惹,有些慌张,“我们之间存在误会。”

    “是不是误会很简单,你交出自己一滴鲜血。”血神圣尊说道。

    闻言,林月如激动万分,沉声道:“你们是血族?”

    这伙血族无论是气息还是外表都隐藏的很好。

    故而,林月如听到这话才认出来。

    “好的好的,这是我的鲜血。”

    江辰划破手指,真的很老实将一滴鲜血甩飞出去。

    旁边的林月如不明白辰哥哥打算干什么。

    血神圣尊用着一种很优雅的姿势将鲜血给吸收。

    很快,海量的记忆涌入到他脑海。

    没几秒,他表情充满着震撼,大声道:“快走!”

    其他血族战士还不知道发生,但江辰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想走?完了!”

    “剑十·天殒!”

    曾经这一剑毁掉星妖族的军团。

    无数生命被剑锋收割。

    如今,剑势更快更猛。

    因为江辰法身只带进来一把星坠剑。

    所以这一剑几乎是瞬间发动。

    血族战士还没搞情况状况,就被呼啸而来的星坠剑收割。

    至于第一劫的血神圣尊拼命抵抗,却也难逃命运。

    如此轻松,不仅是法身突破神祖。

    还有他的攻击对血族有着克制效果。

    “必须,必须把情报汇报……”

    血族圣尊这样想到。

    可是,江辰胆敢戏弄的将鲜血让他吸收,就是有信心不泄密。

    血神圣尊还没采取任何行动,江辰已经杀到眼前。

    慧眼直视圣尊的双眼,想要看到有关血族的计划。

    然而,慧眼仿佛具备着某种魔力,直接让血神圣尊自燃起来,眨眼间化为灰烬。

    江辰一开始还以为是慧眼发生变化。

    但很快意识到这是血族的手段。

    一旦记忆被人阅读,这名血族立马会被牺牲掉。

    比起其他势力在自己强者脑海中布置种种手段,血族的方法可要简单直接。

    因为对血族而言,血神圣尊这样的级别想培养多少就能培养多少。

    血族不受天赋限制,也不存在生死,又存在星空上万年,底蕴有多惊人,难以想象。

    好在,这世界不是数量决定一切。

    数量只是基础。

    “去和其他人汇合吧。”

    江辰法身可不打算只是凝练一个神格就去和本尊融合。

    遗忘世界的所有神格,他都要了!

    到那时,杀进不朽皇朝和血族又何妨?

    “嗯。”

    林月如看到血族被轻易灭掉,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眼前的江辰可是刚刚成为神祖,但刚才的血族几乎都是清一色神祖。

    却像是垃圾一样被江辰抹去,实在是匪夷所思。

    当然,林月如自然是希望江辰哥哥越强大越好。

    这边的战斗结束,本尊的战斗也告一段落。

    正当本尊喘口气时,筱偌像野猫一样压在他身上,笑道:“快要十六年,你以为一次就够了吗?”

    江辰只能说又是痛苦又是享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