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新来的进修弟子,不管你们之前如何懒散,但在圣院,这是会被淘汰的,尤其是比起其他弟子,你们的基础很差很差,还不用心,实在是浪费圣院的资源。”

    忽然间,米法面无表情说了一句。

    顿时,房子先是静了一会儿,一道道目光落在新来的三位进修弟子身上。

    其中两人很茫然和无辜,他们都在用心记啊。

    这阵法知识,都是非常宝贵的,他们来的地方不是没有阵法师,但一个个把自己本事看得很严,生怕泄露。

    要想得到他们的传授,那可要下血本。

    在圣院,竟然就这样轻易传授,他们哪里能错过啊。

    很快,众人的目光落在江辰的身上,看他漫不经心的样子,不由一愣。

    “我们继续。”

    米法眉头轻轻一皱,认为江辰已经无药可救。

    讲完几类阵法的特色后,她突然难得的笑了笑,站起身来,一边游走,一边说道:“既然讲完了阵法的分类和特点,那我们就来扩展一下,说说天启之阵。”

    听到这个阵法名字,弟子反应不就连江辰也不例外。

    “众所皆知,世上不存在完美无缺的防御阵法,因为防御阵法不能动,随着时间过去,通过一遍又一遍试错,总是能想出破解之法,故而,防御阵法最重要的是里面的人随机应变。”

    “可是,有位伟大的人物打破常规,他在无人处布置一门防御阵法,让人破解,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能破解阵法,就可以获得阵法里面的至宝。”

    “这就是天启阵法,没人运作,孤零零在那,让人破解。”

    “可是,五百年过去,天启阵法依然无人可破。”

    “现在,各位可以大胆猜测一下,这天启阵法的运作原理。”

    顿时,四班中优秀的弟子纷纷举手,提出有意思的观点。

    “我猜布置天启阵法的地方,下面肯定有元石矿脉,布置的人拿元石作为能源补充,这样才能维持这么长时间的消耗。”

    “不管用任何的方法都破解不了阵法,说不定是将破阵的力量融入其中。”

    米法说道:“你们都可以说切中要害,但天启阵法比你们相信中还要厉害,布置的阵法,是在一座小岛,没有元石矿脉,另外,也不是吸收别人攻击作为能量。”

    她很满意这样的互动,每个弟子的求知欲都让她得到极大满足。

    直到她看到一脸莫名神情的江辰。

    她想起刚才的不悦,冷冷道:“这位弟子,你知道为什么吗?”

    见她问的人是谁,不少弟子暗暗偷笑,刚来第一天的江辰哪里会知晓这些。

    “因为天启阵法会吞噬天地间的能量。”江辰说道。

    “拜托,你不知道就明说嘛,也不用扯,阵法还会修炼啊?”有人立马嘲讽一声。

    “就是,不懂装懂,老是一副自己很聪明的样子,真是叫人看着不爽。”

    听到这些声音,班长宋英卓皱眉道:“好了,安静点,注意秩序。”

    “你没有说错。”

    好不容易安静的气氛又因为米法的一句话陷入骚动。

    江辰还真说中了?

    是误打误撞吗?

    米法也不确定,九天大陆知道天启之阵的人少之又少。

    “那你知道天启阵法是怎么在这些年不被破解吗?”米法又问道,这个问题对于这个班的弟子来说,算得上刻意为难。

    不过,米法必须要杀一杀江辰的锐气,树立自己的威信。

    “因为天气阵法会进化,根据别人破解的手段,不断的完善自身。”江辰说道。

    这次,没人嘲笑,所有人都看着米法,从反应上来看,江辰再次说对。

    “老师,天启阵法真的还是阵法吗?怎么听上去像是个生灵?”

    米法说道:“这就是阵法的厉害之处,也是被称为天下第一阵的原因,各个位面世界的顶尖阵法师,都以参与到破解中为荣,这些年阵法的发展,都离不开对天启阵法的研究。”

    “好厉害,那这布置阵法的到底谁啊?”

    米法没有回答,目光落在江辰身上,道:“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听说的,但知道不代表了解,不代表运用”

    “老师,你想不想知道天启阵法为什么能够自我进化?”江辰打断她的话。

    “你?你难不成知道?”米法不可置信看着他。

    这是九界一大谜团之一,至今无人明白。

    “当然知道,因为天启之阵,是我布置的。”

    江辰灿烂一笑,说的话抛地有声。

    课堂上寂静了几秒,接着爆发出大笑。

    米法皱了皱眉,厌恶道:“看来你还知道的不少,没错,你确实和布阵者同名同姓,但你和他之间,是没有可比性的,你态度极不端正,出去罚站吧。”

    江辰耸耸肩,道:“在去之前,我想问老师一个问题。”

    “什么。”

    “那位和我同名同姓的人,现在有他的消息吗?”

    “没有。”米法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江辰得不到答案,起身走向门外,其他弟子都在偷笑,眼里充满着幸灾乐祸。

    江辰生来不拘一格,来到外面,自然不会罚站,扬长而去,在圣院中闲逛起来。

    他也没什么目的性,随意走动,欣赏一栋栋古老,但依然焕发生机的建筑物。

    此时正是早课的时候,圣院冷冷清清,没什么人,江辰一个人走在其中,却是非常自在。

    忽然,江辰察觉到前方有人出现,而且数量还不少,成群结队的,是风纪队的成员。

    江辰想到自己的行为算得上旷课,赶紧闪到一边,看也不看走进旁边的小门。

    进去后才发现来到一栋很有特色的房间,顺着台阶而上是条长长的廊道,两边有着壁画和一行行文字,是介绍成立圣院的几位英雄。

    来到廊道的尽头,能听到流水声,左手边有一面湖,水面修建着走道和凉亭。

    江辰注意到凉亭下有一个人,一动不动,仔细一看,竟然是南公。

    他走了过去,南公却是没抬头看他一眼。

    江辰知道,以南公的本事,肯定在他进门的时候就察觉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