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名护道人有心无力,他们有信心击倒一位神尊。

    可问题是,这位神尊不和他们交手,很直接拿下独孤一。

    伴随着炽烈的太阳神火,独孤一身体被迅速烧成焦炭。

    这位不可一世的北斗星域天才以这样方式结束一声。

    护道人怒不可及,穷追猛打,要将江辰斩杀。===『新书推荐阅读:』 ===。

    可惜的是,江辰神出鬼没,带着林月如消失在二人眼前。

    能让不朽皇朝束手无策的人,岂能是两个神祖能够解决的。

    哪怕这具法身还没成就神祖,可也掌握时空之轮。

    另外,在林月如提醒下,江辰拿到那具王骨。

    确定安全后,两个人落在一处高耸的山峰上。

    “辰哥哥,你快解密这具王骨,获得不死不灭的能力。”林月如忙道。

    她真的很害怕失去江辰,甚至愿意奉献自己的力量。

    “我要是不死,可就发挥不出天凤真血。”江辰轻笑道。

    “又能再次浴火重生吗?”林月如激动道。

    “那倒是没有。”

    江辰摇了摇头。

    死亡不是儿戏,尽管十五年时间过去,江辰依然没能将天凤真血修炼到重生要求。

    甚至还离得很远。

    因为他发现,随着实力的提升,每次重生的难度也会变大。

    冥冥中,像是有股力量在制衡着自己。

    “不过,我倒要看看不灭不老到底怎么回事。”

    江辰不可能因为不需要而不去参悟王骨,因为他的好奇心一直旺盛。

    与此同时,紫薇星域。

    江辰的法身正在前往玄门的路上。

    他没有乘坐战舰或是飞船,仅是脚下踩着银鲨剑,飞渡着星空。

    类似于飘飘公主的七彩神车,飞剑成为他的载具。

    速度更是能媲美飞船。

    这时,江辰忽然心生一种奇怪的感应,像是有人在呼唤着自己。

    他思来想去,顺应本心,改变飞剑方向。

    几天后,他的眼前出现一艘大型战舰。

    他一眼认出,这是古神族的战舰。

    江辰打起十二分精神,但却发现战舰没有开启防御,门户大开,也感受不到战意。

    “上来吧。”

    一个声音缓缓传来。

    江辰登上战舰甲板,说什么也不入船舱。

    没办法,古神族的人只好来到外面见他。

    “这是为了交流方便。”

    为首的人告知这点,开启战舰的防御结界。

    很快,甲板和星空隔绝开来,说话不需要通过神力来散布。

    江辰打量着眼前的人。

    一位很儒雅的老者,身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袍,灰白的头发一丝不苟,虽然年貌,但却给人干净利落的感觉。

    老者的身边跟着强大的甲士,以及几个年轻人。

    江辰察觉到,这几个年轻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很复杂。

    “凌辰,我是……”

    “我叫江辰。”

    江辰知道古神族对自己的称呼,也不太愿意接受。

    老者一怔,没想到还没开始就碰壁。

    “凌是你父亲的姓氏。”

    姜还是老的辣,江辰无法反驳这话。

    “我叫凌莫然,古神族,凌氏一脉的族老,我也算是你的叔父。”

    “凌氏一脉?”

    江辰脸色一变,倒是没想到这点。

    “坐下谈吧。”

    凌莫然的话落下后,他和江辰之间搬来桌椅。

    “你们是不是能感应到我造化神力的变化?”

    不等他们说明问题,江辰问了一个很关心的问题。

    他很早发现这点,但没办法证实,但这次被呼唤的感觉太强烈了。

    “古神族有一块造化神石,是宇宙初开的神物,也是造化神力最强有力的武器。”

    凌莫然淡然道:“同样的,造化神石也会感应到造化神力。”

    “哦。”

    江辰应了一声,眯起双眼,这老人不简单啊。

    可惜,遇上的是我。

    江辰心想到。

    凌莫然等了一会儿,迟迟不见江辰开口,不解道:“你难道不想知道造化神石吗?”

    “你不是说了吗?是宇宙初开的神物?”江辰笑道。

    “如此神物,你不想知道要如何拥有?”

    江辰耸了耸肩,自嘲道:“古神族的神物,我何德何能?”

    见他这样,凌莫然知道不用兜圈子。

    “凌辰,你是聪明人,我也就明说了,古神族想让你回去,凌氏一脉也需要崛起。”

    他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富有煽动力,不像刚开始的平缓。

    “我杀了不少古神族的人啊。”

    “太上长老的意思是不予追究,但是萧氏不会罢休,但我们凌氏本来和萧氏就是看不对眼。”

    江辰笑了笑,双手按在桌上,站起身来。

    “五百四十三年的一天,我出生玄黄世界,古神族封脉氏禁锢我的经脉,害我二十年无法修行。”

    “十多年前,我儿女出生,封脉氏再次出动,所幸被我阻拦。”

    “十五年前,我被不朽皇朝收押,我父亲在炼狱激发凤血。”

    “这些时候,你们凌氏一族在干什么?叔父!!”

    最后两个字,江辰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正如古神族所担心那样,江辰对古神族的怨恨不比对不朽皇朝要弱多少。

    他们视而不见,眼睁睁一切发生。

    “你说的都是结果,起因难道不都是自找的吗?”

    凌莫然还没说话,旁边站着的一名年轻女子不满道:“凌氏一族本来在古神族地位显赫,但因为你父亲,害得我们数百年一蹶不振,被步步紧逼,这又要怎么说?”

    江辰有怨言,凌氏一族同样也有。

    “哈哈。”

    江辰怒极反笑,盯着这女人不放,“那么你能告诉我,当年凌氏一脉的地位是谁打下来的?”

    闻言,年轻女子一阵语塞,回答不上来。

    古神族八脉一直互相竞争,但有一个规律,哪一族的人夺得战神称号,该族就是八脉最强。

    当年凌氏一族能有年轻女子说的那样风光,正是因为父亲连冠数界战神。

    结果倒好,女子只是盯着自己失去的。

    浑然没想过一切是怎么来的。

    这也是人的劣根性。

    “凌辰,你有不满,想要宣泄很正常,我也很理解,你能一路走到神祖,堪称传奇。”

    “但是,不是意味着你成就神祖,古神族就对你不重要,你的这种思想是不对的。”

    “哪怕你是第三劫神祖,古神族依然能帮你很多。”

    凌莫然又道。

    “是吗?第三劫神祖都行?就如你们帮我父亲那样吗?”nt

    记住手机版网址:m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