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涂山霸一怔,接着摇了摇头,戏谑道:“你以为这样说,我会放过你吗?你这叫自作聪明。”

    “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江南说道。

    涂山霸这些年都在闭关,为王骨做着准备,一出关就直接赶到玄黄世界。

    关于星空最新的动态,他还真不知情。

    但是,要他相信江南所说的,基本上是不可能。

    江南的反应让他感觉索然无趣,短刃再次出现在手中。

    见状,江南知道死亡临近,比起刚才,他要显得更加平静,将双眼闭上。

    迎接死亡的他静静等待着。

    可是,两三秒过去,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江南不耐烦睁开眼睛,结果发现涂山霸根本不在眼前。

    “难道是不打算杀我?”

    江南下意识想到,但很快抛开这个念头。

    他仔细看着涂山霸刚才所在的方位,感受着虚空波动,立马察觉出刚才有人来过。

    “这个人在我面前把涂山霸带到另外一个方位,而且神不知,鬼不觉,是他?!”

    江南很快想起上次出现在仙宫上空的那位不朽皇朝军长。

    他的双眼有种天赋,能洞察天地法则。

    这些年,让他看不明的事和人很少。

    上次那个军长凭空消失在眼前是为数不多的经历。

    “不过,他为什么要帮我?”江南心想到。

    ………

    另外一边,正要结束掉江南性命的涂山霸忽然发现眼前的人消失。

    下一秒,他发现不是人消失,而是自己被挪移到数百里开外。

    “怎么回事……”

    还没来得及想清楚,铁拳砸在他的脸上,伴随着巨大的击打声,他栽倒在地。

    “这是什么力量?!!”

    涂山霸感受出这一拳不是神诀,而是纯粹的力量!

    打得他头昏眼花,七荤八素。

    过了一会儿,他想要起身,却被一只大脚踩在脑袋上。

    “给我趴着!”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涂山霸心中一凛,他发现这人强的可怕,能轻易结束自己性命。

    “前辈,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涂山霸连忙开口。

    “误会?”

    这人冷笑一声,抬脚将他踢飞出去。

    涂山霸的身子一连撞断数十棵大树才滚落在地。

    这时候的他气血沸腾,浑身痛楚。

    他要不顾三七二十一离开,视线中却出现一个人的身影。

    “你是江南的护道人?!你们玄黄世界好大胆子!竟然敢派人保护!”

    涂山霸见这个人这样辣手无情,马上和江南联系到一起。

    “你一个神祖闯入进来,还有意思说这话?”

    “让我离开,刚才所有事都没当发生过,不然我一死,真相将会被我涂山氏获知,到那时,星空都会知道你玄黄世界破坏规矩。”涂山霸果断道。

    在死亡面前讨价还价,他倒是比江南有经验多。

    “你觉得,我会在乎吗?”

    这人逐渐走近,也让涂山霸看清楚全貌。

    涂山霸发现自己不认识。

    “你就是涂山霸对吧,涂山氏三位神祖之一。”

    “没错!”

    涂山霸听到这话,认为是有商量余地,马上道:“我在族中地位很高。”

    然而,对方无视后面的话,反而是露出有趣的笑容。

    “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的话?”

    闻言,涂山霸莫名其妙。

    “我说过,我若是成为神祖,会将你踩在脚下。”

    涂山霸如遭雷击,整个人愣住了。

    “江,江辰……”

    随着他颤抖喊出这个名字,眼前的人容貌发生变化,正是江辰。

    说来也是江南命不该绝。

    他和涂山霸战斗的地方,正好是江辰要去寻找王骨的路上。

    看到儿子差点被人杀死,江辰真是怒不可及,直接将这家伙打成猪头。

    “你,你儿子说的都是真的?!”

    涂山霸又想到江南的话,难以置信。

    本以为江南十五年就取得江辰达不到的成就,现在看来,父子二人的实力依然是天差地别。

    江辰没有说话,但是步步紧逼。

    “江辰,你和我们涂山氏的关系已经缓和,你母亲常来我涂山氏走动,你把我杀了,又要破坏关系。”涂山霸慌忙道。

    他看不出江辰的神阶,但是刚才那几下,说明两个人的实力天差地别。

    江辰步伐不停,一直来到他身前,掐起他的脖子。

    江辰的动作不快不慢,但是涂山霸却无法反抗。

    随着五指发力,他一张脸变成猪肝色。

    “你们涂山氏没有资格向我复仇,不然,涂山氏就不仅是失去一个神祖。”

    话音落下,咔嚓一声,涂山霸带着不甘死去。

    他很不甘,数年的闭关,都是为不灭不老。

    涂山氏从江辰手里得到完整卷轴,这意味着他们必然会找到王骨。

    结果,刚进来就这样不明不白死去。

    解决掉这家伙的江辰忽然察觉到什么,无奈道:“出来吧。”

    很快,就看到一脸复杂的江南走了出来。

    他跟了过来,看到刚才的过程。

    也知道江辰的身份。

    他低着头,余光观察着江辰表情,忐忑不安。

    “唉。”

    看他浑身是伤,江辰也不好意思责怪。

    “别动。”

    他把手放在儿子肩膀上,通过医术和神力迅速让江南伤势恢复。

    感受着父亲如烙铁的手掌,江南情绪终于控制不住,如火山爆发。

    “父亲!”

    他扑到江辰怀里,竟然是痛哭起来。

    “终究还才是十几岁孩子啊。”

    江辰一阵心疼。

    他当年背负的也和江南差不多,但是,他的灵魂足够强大。

    江南不同,这些年的目标如一座大山压在他心中。

    父子二人没有多年重逢的尴尬,血浓于水的亲情使得气氛非常自然。

    “你母亲知道你进来吗?”江辰问道。

    江南尴尬抓头,不敢回答。

    “倒是和我一模一样。”

    江辰苦笑着。

    见到父亲不生气,江南也就不放心了。

    可没想到,江辰忽然一脸认真看着他,“有勇无谋,是莽夫,无勇有谋是懦夫,前往任何险地必须做好万全计划。”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