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跳下英雄台,道:“院长,不知要怎么安排我?”

    “去四班吧。”水月川早有了决定,想也不想说道。

    “好。”

    院长开口,其他人没有意见,那四班的班长宋英卓是比较好说话的圣院弟子。

    和庄凡一战,江辰给圣院留下深刻的印象,地届的弟子都在热议这位进修弟子。

    对于其他进修弟子来说,江辰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不少人敬佩。

    然而,也有也不少进修弟子看江辰不顺眼。

    凭什么他们来到圣院都得夹起尾巴做人,他江辰就能够这样风光?还获得优等进修的名额!

    说到底,这是一种妒忌的心理。

    不过,无论是敬佩还是看不顺眼,没有进修弟子来和他结交。

    风光一时,可能就要倒霉一整年。

    江辰只是击败庄凡,实际上是挑衅其他圣院的弟子。

    心高气傲的他们是无法忍受江辰这样的存在。

    尤其是在当天晚上,一则消息引起圣院轰动。

    落败的庄凡受不了这样的耻辱,竟然留下遗书,服毒自尽!

    也幸亏圣院发现及时,庄凡暂时脱离威胁,但情况不是很乐观。

    已经有人去通知庄凡的家人,稍微聪明一点的人,不难想象明天庄家人跑来兴师问罪的情形。

    到那时,就有好戏看了。

    翌日一大早,庄府的人来到圣院,看望庄凡,一个个都很悲愤。

    这时,圣院的威慑力展现出来,庄府的人没有冲到江辰住处,破门而入,将他教训一顿。

    因为圣院的规矩,江辰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毒药也不是江辰服下去的。

    不过庄府的人明显不打算就这样结束,一封战书由着绯月公主送达。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别人以为我们关系很好一样,就因为我们来自火域?”

    第二次来到江辰的住处,绯月公主姣好的面容带有煞气。

    “你不可以拒绝吗?”江辰好奇道。

    “我可你没那样的本事。”

    绯月公主站在门口,白皙的手臂伸了进来,纤长的五指夹着一封信。

    “还下战书啊。”

    江辰摇摇头,哭笑不得,信封中的白纸写着两行字,约定时间和地带,还有一个名字。

    庄天!

    “火域有薪火榜,龙域有升龙榜,分有甲乙丙丁四个级别,这人排在丁榜前十。”

    绯月公主看出他不认识这人,说道。

    “哦?很厉害吗?”江辰问道。

    “嗯,碰面的时候,气息很强,神穴已经四十九之数。”

    闻言,江辰略显意外看向她,圣院进修弟子的衣服明显经过她裁剪,完美贴合诱人的曲线。

    不可否认,这是一位很漂亮的美人。

    “你看什么?”

    被江辰目光注视,绯月很不自在,又想起那日交手时候的情形。

    “你似乎很在意这场战斗啊。”江辰说道。

    “当然。”

    绯月大方承认,道:“我要亲眼看到你倒霉。”

    “我记得三皇子只是和你同父异母,在帝皇世家,你们没有感情吧,没必要这样恨我吧。”

    “皇权,不是你能肆意践踏的!”

    说起这个,绯月胸膛快速起伏,对这件事很在意。

    “如果皇权不得人心,存在又有什么意义?”江辰反问道。

    绯月想起江辰当初被士兵包围,人们义愤填膺的样子。

    旋即,她冷哼一声,不想再和江辰呈口舌之争,转身就是要离开。

    没想到的是,一行人疾步冲来,站在门口的她下意识后退,进入江辰房间。

    门外面,站着一群人,是圣院弟子,而且还是天届的。

    地届弟子衣服以蓝色为主,天届则是白色。

    为首的是位青年,脸庞轮廓明显,浓眉大眼。

    “你是江辰?”他表现的很不友善,眼中能明显看到怒意。

    “你说就是咯。”

    对于来找麻烦的人,江辰向来不会给好脸色看。

    “庄天给你的战书收到了吧?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拒绝,夹着尾巴做人。第二,以非圣院弟子的身份迎战。”来人说道。

    听到这话,江辰和绯月也知道了他的来意。

    庄天是外人,不是圣院弟子。

    江辰去和他交手,一旦落败,庄天就可以说自己击败圣院的弟子。

    这是来人无法接受的,所以跑到江辰的住处。

    “记住我说的话,我叫林宇,如果你敢违背,圣院没你容身之地。”

    放下一句狠话,林宇带人离开。

    “不让你应战,又或是以非圣院弟子迎战,就是叫你不要丢圣院的脸面。”绯月说道。

    “你不说我也知道。”

    “不,我不是告诉你,我是在幸灾乐祸。”

    像是为了证实自己说过的话,绯月露出一排整齐的贝齿,心情欢快的转身离开。

    看着绯月的背影,江辰目光顺着蛮腰往下,扬了扬眉。

    “宁昊天倒是福气不不过等你死在我手上,这娇妻要怎么办呢?”

    紧接着,江辰随手把挑战书丢到一边,整理下衣服,出门去了。

    今天他要在圣院上第一节课。

    一间古香古色的大房子中央,地板上铺着是名贵实木,圣院弟子进来都要脱鞋,跪坐在小小的案桌前。

    桌面摆放着笔墨,江辰坐在靠窗那一排,心境有些奇妙。

    身处其中,让他想到五百年前,自己跟着先生读书时的情景,仿佛昨日之事,历历在目。

    负责讲课的是位接近四十岁的中年女子,很严肃,也很古板,像背书一样给弟子介绍着有关阵法的知识。

    叫米法,是西院的阵法老师。

    圣院不追求每个弟子成为阵法大师,只是教导必要的知识,比如说阵法的分类,以及面对阵法常规处理方法。

    算得上是启蒙,当初江辰也是经过这样的方式对阵法感兴趣,接着深入研究。

    圣院将弟子带进门,其他的要看弟子个人。

    在天道门,懂得阵法的弟子那可是屈指可数。

    “和天道门培养的方式比起来,圣院的效率更高,也给全面,更重要的是,是有最终标准的。”

    “达成什么样,什么样才算是最强,都是圣院说的算。”

    “两种方式,到底哪样好,也分不出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我来所,真的是没用啊。”

    原因很简单,这些知识都太肤浅了,很多理论都还是他创立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