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南听他说的越来越过分,俊朗的脸庞阴云密布,一双眼睛透射出噬人的光芒。

    还在得意的涂山霸愣了下,他从这个小小的神尊身上感觉到一股压迫力。

    但很快,他不以为然摇头,没当一回事。

    忽然,江南整个人原地闪烁,接着消失不见。

    涂山霸刚要散布神识探查,直觉告诉他危机来临。

    他顾不上多想,全力开启护体罡气。

    下一秒,犀利的剑锋点在他胸口。

    一直到这一刻,涂山霸才看到江南现身。

    江南身上仿佛脱下一件隐形衣,在他眼前出现。

    “怎么会?!”

    涂山霸不敢相信这是神尊能做到的。

    随即,他注意力回到身上,自己的护体罡气被刺出一个破洞。

    胸前的肌肤隐隐作痛。

    意味着这个神尊能伤到自己。

    “嘶!难道这小子仅用十五年时间超越他父亲的成就?”

    涂山霸又惊又怒。

    身为神祖,在神尊手上吃亏是件很丢人的事情。

    哪怕附近没有人看见,他也要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给抹掉。

    唯一的办法,是杀死江南。

    “小子,你父亲当年顶撞我,对我出言不逊,本想教训你一顿,免得你变成你父亲那样桀骜不驯的人。”

    说着,涂山霸杀气流露,眼神阴冷无比,“但是现在,我要杀掉你。”

    “哼,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江南不以为然,面对神祖丝毫不惧。

    “你父亲在你这个年龄都没资格和神祖叫嚣,你觉得自己配?”

    涂山霸不明白他的信心从哪来。

    “我父亲要是有我出生以来的待遇和资源,早就把你打成狗。”江南嘲弄道。

    “找死!”

    涂山霸彻底被激怒,涂山氏的血脉激发,一柄短刃出现在手。

    涂山氏的血脉各有不同,但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擅长速度。

    涂山霸也不例外,而且,他的天赋在锁定目标后,能无视任何阻碍杀过去。

    故而,眨眼间,他来到江南身后,削铁如泥的短刃划出。

    江南如他父亲那样,同样擅长速度,快如鬼魅。

    短刃划开的只是他留下来的残影。

    “无名诀·剑七!”

    下一刻,江南从天而降,施展玄黄星域赫赫有名的剑诀。

    “这小子到底怎么回事?!”

    涂山霸拿不准他的身法和能力,心里涌现出慌乱。

    好在,数百年的战斗经验带给他丰富经验。

    “狂狐魔影!”

    涂山霸施展出神诀,一时之间,天空到处都是他的身影。

    每个身影看上去都是栩栩如生,做着各种攻击的姿势。

    “雕虫小技!”

    江南不受影响,眼神坚定,剑锋一往无前。

    一路横扫,无数残影如泡沫破灭。

    一直到本尊的身前!

    “少给我看不起人!”

    涂山霸面目扭曲,提着短刃冲杀过去。

    事实证明,神祖的力量弥补交战时的差距。

    双方谁也没有讨到好处,各自被震飞。

    “这小子的速度和眼睛继承他的父亲。”

    这会交锋,涂山霸明白过来这点。

    表情依然扭曲,但是眼底深处有着智慧的光芒闪过。

    如果是江辰,必然能看出这点。

    可惜,江南还是太过稚嫩,误认为涂山霸拿自己没有办法。

    “我也告诉你,本来我是不打算找你这个破坏规矩的人麻烦,但你不长眼,自己跑过来找虐。”

    “我父亲原则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你想杀我,那就做好死亡觉悟吧。”

    说完,江南身上有着如寒冰般的杀意。

    那双眼睛竟也是和江辰那般,变成血红色。

    而且,他做不到江辰那样控制自如,眼眶血光爆绽。

    “我没空和你这个小毛头耽误时间,别让我再碰到你。”

    涂山霸表情逐渐恢复,收起短刃,转身就走。

    “想走?!”

    江南沉声一喝,追了上去。

    他未曾注意到,背对着他的涂山霸脸上挂着冰冷的笑容。

    就在江南要追上来那一刻,他猛地回过身去。

    “和你父亲相比,你还太稚嫩了!”

    “霸狐·碎星!”

    涂山霸早就蓄势好的绝技朝着追上来的江南身上招呼。

    “你的身法和眼睛只有在交战和被攻击时有着奇效,但你却忽视这点,胆敢追击,愚不可及。”他冷笑道。

    事实也确实如此。

    江南始料未及,如同一头撞在铜墙铁壁上,浑身骨头寸断。

    尽管涂山霸也不好受,但神祖的神力还是使得他保持站立。

    看着像断线风筝一样往下飘落的江南,他面露胜利的笑容。

    他不紧不慢,服下一枚恢复丹药,再落在下面的丛林中。

    江南在地面滚落出数十米,伤势加剧,还好在空中保持着飘落,如果笔直坠落,可能已经丧命。

    “可恶!”

    他想到自己明明有能力击杀敌人,却被算计,很不甘心。

    “江辰狂妄,但是狡猾多端,很难杀死,你学你父亲的狂妄,却学不来他的智慧。”

    涂山霸落在他身前,冷笑道。

    江南一言不发,表情紧绷着。

    “哦?你不打算求饶,或是威胁吗?”涂山霸说道。

    “你杀意坚决,求饶又有何用,但是无妨,你迟早会下来陪我的。”江南说道。

    涂山霸听出这个少年声音在逞强,大感有趣。

    他来了兴致,杀意爆绽,整个人看上去如恶魔,冲上去掐住江南脖子。

    “小子,没有谁会坦然面对死亡的,别给我装了。”

    “死亡,意味着失败,意味着你会被世界遗忘,意味着爱你的人会伤心难过。”

    “但你知道最恐怖的是什么吗?爱你的人,早晚会找到替代品。”

    最后一句话落下,直接将江南内心击垮,使得表情扭曲。

    “哈哈哈哈。”

    涂山霸又将他放下,没有下杀手,“跪下来,求我放过你,咒骂你那该死的父亲,我饶你一命,并且不会说出去,如何?”

    比起直接杀死江辰,他觉得这样更有趣。

    没想到的是,江南没有如他所想那样崩溃,从而下跪。

    “我父亲会杀了你的!!”江南大叫道。

    “哦?凭他在九绝深渊吗?”涂山霸好笑道。

    见他这样,江南面露奇怪之色,“你难道不知道我父亲早就离开九绝深渊,成为神祖,更是射杀黑星王子吗?”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