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心中充满困惑。

    不仅是那大手。

    还有荒天帝所说的疯血又是什么。

    父亲的状态为何会变成那样?

    关于这些,天机阁只知道疯血。

    这是古神族战神之血的极端走向,一旦激发这种血脉,随着战力增强,理智会逐渐失去。

    “当你被关到九绝深渊那时起,你父亲就开始激活疯血。”

    高润又道。

    闻言,江辰表情大变,心脏像是要崩裂出一条缝。

    父亲不知道他被关的是法身,也知道古神族无法保护他在九绝深渊五百年安然无事。

    再想到当初在涂山氏,父亲对他自愿被关押没有多说什么。

    但在心中,父亲已经选择极端。

    “可恶!”

    “可恶!!”

    江辰在心里咆哮着。

    他来到天机阁之外,俯视着眼前这片璀璨的星空。

    “不管神阶再强,只要头顶上还有更强者,就永远无法掌握自己命运。”

    “神也好,仙也好,都别想阻挡我。”

    “我要,成为最强者!!”

    原本,江辰来到星空后,变强的渴望没有以前强烈。

    像是得知仙界的存在,也没打算前往。

    但是现在,他深刻明白到,变强不仅是为自己,还有为身边的人。

    “弱小是原罪!”

    江辰紧握着拳头。

    这时,他的视线中出现一支支军队。

    以及第一军神那道伟岸的身影。

    “这不是我们通风报信,是你直接说出身份,不过你要是一直待在天机阁,他们不能拿你怎么样。”

    高润表示这和天机阁无关。

    紫薇星域,依然还是不朽皇朝的天下。

    江辰只要现身,马上会在最短时间内出现围剿的力量。

    第一军神取代神侯,负责对江辰的捕杀。

    “哈哈哈哈哈。”

    江辰发出疯狂的笑声,手持银鲨剑,目光扫过这些冷家军。

    “来战吧!只要你们不怕鲜血沾染你们的灵魂!”

    不等冷家军靠近,江辰主动杀过去。

    “这家伙……”

    高润见状,不知道该说什么。

    天机阁目前面临的难题有两个和江辰有关。

    一个是关于法身和本尊的分辨方法,天机阁也是束手无策。

    除此之外,就是关于江辰的情报。

    每个人物的情报,天机阁都会有这个人的准确性格描写。

    唯独江辰例外。

    江辰的情报在天机阁人物的性格这一栏,是空白的。

    因为他总会做出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实际上,一部分原因是江辰拥有常人不具备的能力。

    还有一部分是常人对江辰的预期不同,才会造成这样的偏差。

    衡量一个人,都会基于他的出生,他所拥有的资本,再以利益进行分析。

    江辰出生玄黄世界那样的地方,对星空的人来说相当于土著。

    对他的所作所为不理解很正常。

    若是换个思维,得知江辰乃是千万年的不败战神,那么他的行为都会得到合理的解释。

    话说回来,冲向冷家军的江辰将生死抛之脑后,要大杀特杀一番。

    尽管他珍惜这具法身的神祖实力,但不代表会一直东躲西藏。

    “仙器·镇神旗!”

    看到江辰不跑,冷绝愣了下,但很快,他马上动用仙器。

    然而,这次江辰有所防备,游离在仙器之外,一直不遁入其中。

    “限制住他!”

    冷绝吃惊于江辰的进步,也就是两次经验,就能明白镇神旗的短处。

    他一声令下,所率领的冷家军采取合围的方式。

    以三十余名第一劫神祖为主,凝结出精妙的战阵。

    哪怕江辰熟知战阵破绽,但战阵所具备的威力是真实的。

    这必定是一场恶战。

    在天机阁的人得以目睹这一战。

    高润喜滋滋的让人把过程给录下来。

    约莫半个时辰后。

    天机阁的人大气都不敢出,眼睛都不眨一下。

    因为战况实在是太激烈了。

    这半个时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神级战士围剿一头恶龙,付出伤亡的情况下,依然无法将其擒拿住。

    尽管有冷绝这样强大的存在。

    但是,江辰如在水中的鱼。

    冷绝可能会通过双手伸入水中抓住,又或是将仙器当成鱼叉击中。

    不管是哪一种,几率都很小。

    有两次险些得手,让人们心头狂跳。

    “时空之道真的这样强吗?”

    众人真切感受到时空之道的恐怖之处。

    “冷绝在布阵。”

    不过,少部分人看出战斗过程中,冷绝在调度着自己军队。

    在江辰剑锋让无数战士在星空自由坠落后,冷绝大喝一声。

    下一秒,所有士兵身上的战甲涌现出刺眼的白光。

    士兵身上的白光彼此相连,宛如一个复杂的星座,把江辰困在其中。

    “贪狼星图!”

    人们很快认出这是冷家军的绝技。

    星座图中,每个士兵都卡在虚空的点上,江辰的时空之道再厉害,也飞不出去。

    “仙器!”

    冷绝杀气腾腾,踏着稳健的步伐朝着江辰走过去,要出动镇神旗解决掉这个人。

    此刻的江辰法身也没好到哪里去。

    因为没有战甲,遍体鳞伤是在所难免,一人抗衡军队,也迅速使得自己接近力竭。

    随着被限制住星座图中,江辰似乎迎来自己的命运。

    一旦冷绝的镇神旗施展出去,江辰将会插翅难飞。

    “想要困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然而,江辰依然没有认命,望着身边如星光般的士兵,神秘一笑,再次施展出身法。

    “没用的。”

    冷绝摇了摇头,成竹在胸。

    江辰突围的方向,那边的甲士们从光晕中走出来,在他们面前,没有虚空的概念。

    过来的江辰正如同平地上奔跑,他们的屠刀随时可以落下。

    忽然,江辰身上发生异变,雷电从肌体中爆发出来,使得速度飞涨,风驰电掣,直接将这几名士兵冲撞开。

    这个缺口打开后,江辰再也不受束缚。

    都要举起镇神旗的冷绝一咬牙,冷冽的目光看向那些被撞飞的士兵。

    星座图不会出问题,除非是士兵露出破绽。

    “不对。”

    然而,冷绝仔细回想,发现星座图到最后都是完美状态下。

    意味着,江辰是凭借着自己本事突围的。

    “他的时空之道突破了!”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