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高润看到江辰眼中的光芒逐渐收起,松下口气。

    他作为情报势力的长老,脑海中有着不少机密,这要是从他这里泄露,那就是重大失职。

    尽管有着种种保护措施,可在江辰那双慧眼下,不一定能有作用。

    “你问我答,我尽量为你解惑。”高润说道。

    江辰点了点头,没有进一步为难,“我父亲是什么时候成为第三劫神祖的?”

    如果一早突破第三劫,父亲根本没必要待在炼狱,因为不必忌惮不朽皇朝。

    “和荒天帝同时突破。”高润给出一个让人意外的答案。

    “这么巧?”

    江辰难以置信,尽管这可以解释为什么父亲没有离开炼狱。

    “你父亲和荒天帝本来就是宿敌。”

    “和我说说炼狱。”

    高润向他说道:“炼狱那样的地方,如同星空一样,没有灵气,无法恢复自身消耗掉的神力,在那里的战士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避难所贪婪的吸收着灵气。”

    “所以,那种地方尽管危险,但不是历练之地,没有人能够突破。”

    “唯独你父亲例外,在五百年的征战过程中,明悟自身血脉最高境界,从而突破第三劫。”

    “换句话说,你父亲比荒天帝要了不起,某种程度而言,你们父子二人很像。”

    都是能从逆境中成长起来的怪物。

    江辰若有所思,问出重点。

    那就是凌天和荒天帝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高润变得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在江辰不耐烦的眼神下,他硬着头皮,告诉天机阁所知道的。

    荒天帝前往炼狱的消息一开始就被天机阁所知道。

    所以,天机阁也派人前往炼狱,要将荒天帝和凌天大战的过程录下来。

    也就是说,当时大战时,天机阁就在旁观。

    “你自己看吧。”

    高润无法找到合适的话语,于是把当初录下来呈现在江辰面前。

    江辰求之不得,马上看到炼狱是什么情景。

    正如它可怕的名字,炼狱中死气沉沉,没有半点生气,万里焦土,尤其是天空,如同一面破碎的镜子,布满着无数裂痕。

    还有随处可见的可恶生物。

    这让江辰想起当年的天外战场。

    画面的中心是一座破败的高塔,建立在石山之上,非常之高。

    塔顶上,站立着一个男子。

    “父亲!”

    镜头还没有拉近,江辰就知道那是自己父亲。

    随着天机阁的人凑近,他得以看清父亲的样子,只觉得一阵心疼。

    此时的凌天已经是第三劫。

    可和荒天帝当日在第一皇城的风采比起来,那真是天差地别。

    全然看不到当年的风采,只有疲惫和麻木。

    一身破败的战甲,贴身衣物和皮肤更有不少污渍。

    对此,凌天全然不在乎,那双几乎失去情感的眼睛望着远方。

    江辰突然明白,为何父亲这些年都没有回应他的呼唤。

    因为,突破第三劫的契机也是和心境有关。

    父亲淡漠亲情,放下牵挂,一心一意专注住战神之血。

    然而,这一切又都是为了亲情所做的努力。

    没过一会儿,江辰看到荒天帝出现在画面中。

    对于他的到来,凌天丝毫不意外。

    这时候的荒天帝还不知道凌天成为第三劫。

    “瞧瞧你的样子。”

    威武不凡的荒天帝面露戏谑之色,“当年,你意气风发抢走我未婚妻,无视我的尊严,践踏我家族的荣誉,可曾想过今日的下场?”

    凌天没有说话,甚至双眼都没聚焦在荒天帝身上。

    “让我来结束这一切吧,解决掉你,再就是你的儿子。”

    荒天帝自认为执掌凌天的生死,正如他对付刀圣那样。

    手中的重枪绽放出耀眼的神光。

    嘭!

    但是,不等荒天帝发动攻击,他被打飞出去。

    录像卷轴有着限制,江辰和高润都无法看清怎么回事,就见到凌天出现在荒天帝刚才站的地方,伸出的拳头慢慢放下。

    “你……你要,要杀我,儿子?”

    凌天的神智似乎受到某种影响,说话断断续续,空洞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疯狂。

    “父亲!”

    江辰从未看到让他骄傲的父亲这样子过,百感交集。

    “你,你也成为第三劫?怎么可能!在这地方,怎么可能!”

    荒天帝落在不远处,表情难以置信,伸手摸向崭新的神甲,胸口部位有一个被打凹进去的拳印。

    “杀!”

    凌天不和他多说,扑杀过去。

    “疯血!你激发出疯血!?你真是疯了!”

    荒天帝看出什么,又惊又怒。

    随即,他也不再多说,右手持枪,左手召唤出造化神轮。

    加上一身威风凛凛的神甲,真如天神下凡。

    接下来,就是一场惊世大战。

    因为录像卷轴的限制,江辰所看到的战斗精彩程度不到现场十分之一。

    倒是能看到山河因为这场大战再次破裂。

    “注意看天空。”高润忽然提醒道。

    江辰凝目看去,发现天空中一道裂缝因为这场战斗逐渐扩大。

    突然间,发生的一幕让江辰睁大着眼睛。

    一只山岳般的大手从天而降,抓向荒天帝和凌天二人。

    二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落得掌心之中。

    待到大手的五指合拢那一刻,一股恐怖的力量摧毁着天地。

    江辰还能听到录像边上传来天机阁的人惊慌声音。

    能量接触到录像卷轴那一刻,画面也随之停止。

    “如果不是我们这边实时保存,根本无法看到这些,我们天机阁也失去一个最优秀的小分队。”

    “那只大手……”

    江辰似乎还没回过神来,表情震撼。

    “传闻是炼狱中最可怕的生物被唤醒,但具体是什么,没有人得知,包括我们天机阁。”

    “为何说是失踪,不是死亡。”

    最后那一幕,实在太震撼人心。

    “荒天帝的命牌还没破碎,既然他都没死,那你的父亲自然也可能活着,所以被定为失踪。”

    得到想要的一切,江辰心情很复杂。

    “炼狱因为这一出关闭,没有人能够进去。”高润又告诉他一个消息。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