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法身也很快得知外界的传闻。

    因为他没有继续待在无人星界,而是来到一个生命世界。

    这里归皇朝统治,但江辰不在乎。

    他现在有底气行走在阳光之下,不必再东躲西藏。

    除非是荒天帝前来。

    当然,如果荒天帝真的亲自出手,待在无人星界也没用。

    “仙器确实威力强大,要是能搞来一件就好。”

    江辰还在想着冷绝的镇神旗,这是第一次领教仙器的威力。

    而且,他还知道荒天帝有一件更加厉害的仙器,能够逆转一切,改写生死。

    将来要对付荒天帝,也得有这样一件仙器。

    “现在,出发炼狱。”

    江辰来到这片世界是为中转,能快速抵达紫薇星域和北斗星域的交界处。

    不过,在他要出发时,一个更加轰动的消息传来。

    荒天帝失踪了!

    这消息远比江辰造成的动静要劲爆得多。

    以至于消息刚刚传来,就没人再谈论起江辰的事情。

    皇朝的人们充满着惶恐,讨论着到底怎么回事。

    这次,也是那个天机阁最先带回来消息。

    说是荒天帝前往炼狱,挑战今生最大宿敌,结果成为第三劫神祖的他没能战胜那个人。

    对于荒天帝的对手,紫薇星域并不陌生。

    凌天!

    当年在两个星域都赫赫有名的强者。

    在炼狱下面被放逐数百年,被人遗忘。

    谁也不会想到的是,他竟然在炼狱那样的地方突破,成为第三劫神祖!

    以至于荒天帝没能顺利战胜。

    最终的结果是,两人在炼狱下打得天昏地暗,虚空塌陷。

    炼狱本身就是星空最危险的地方,没有之一。

    所以,一次能量大爆炸的交锋后,两个人失去踪影,任谁都找不到。

    消息一出,紫薇星域一片哗然。

    凌天对于古神族来说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人物。

    但是,荒天帝可是不朽皇朝的主心骨。

    这时候失踪,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动乱,没有人能够预料到。

    听到这个消息,江辰惊喜交加。

    他没想到父亲也会在关键时候突破第三劫。

    尽管下落不明,但总比被荒天帝击杀要好。

    更重要的是,根据他以前对不朽皇朝的判断,荒天帝失踪,将会给不朽皇朝带来毁灭性的冲击!

    “难道这就是国运被剥夺的原因?”

    江辰想到那位公主被带到玄门,不朽皇朝的国运急剧下降,而这就是开始!

    在这之后,江辰来到这个新诞生的情报势力,天机阁所在。

    天机阁不在任何生命世界,而是一座漂浮在星空的钢铁城堡。

    任何人想要买消息,都要到这里来。

    江辰来到这里,稍微释放神祖的气息,马上有一位甜美的年轻女子上来接引。

    “前辈,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我要炼狱的最新情报,荒天帝和凌天的下落。”江辰表明目的。

    他不关心荒天帝,只是想知道父亲。

    “前辈,这些消息已经在星空传开了。”甜美女子轻笑道。

    “我要知道详细的内情。”

    江辰看了她一眼,道:“你不会想说天机阁没有第一手消息吧?”

    这个天机阁可是号称无所不知的。

    “前辈,那种情报的价格可是很昂贵的,而且皇朝花大价钱拦截消息,不准别人打听。”

    甜美女子说道。

    “哦?”

    所谓的拦截消息,是皇朝将消息定一个高价,让一般人买不起。

    “多少?”江辰倒是想听听。

    “一个字,一千万。”

    甜美女子说出让人心惊胆跳的话。

    而且,她没有说到底有多少个字,这是最恐怖的。

    “这是目前星空最热门的消息,前辈过段时间再来,说不定会降价过半。”

    甜美女子虽然很年轻,但举止得当,虽然给出高价,但丝毫没有看不起人的意思,反而是很为江辰着想。

    “如果我想免费得到这个情报的话,要怎么做?”

    江辰却是提出为难人的要求。

    甜美女子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樱桃小嘴张开,“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江辰。”

    江辰自报姓名。

    他的容貌也不曾改变过。

    天机阁中,最多的人就是不朽皇朝的国民。

    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纷纷朝这边看过来,不少人怀揣着敌意。

    不过,在江辰扫视过去的时候,这些人纷纷低下头,不敢对视。

    “请随我来。”

    甜美女子楞了下,似乎是得到授意,把江辰带到天机阁内部的一个房间。

    在房间里,江辰见到一个管事的。

    甜美女子也在这时告退。

    关上门前,她看了一眼江辰侧脸,眼神颇为暧昧,像是男人欣赏绝世美人。

    “成为神祖,意味着超凡,身份和地位都不一般。”

    房间中的那个人开口道。

    江辰打量过去,这是一位中年人。

    自称高瑞,是天机阁一位长老。

    “阁下为什么认为我们会给你免费提供情报?”

    高瑞对江辰的称呼不同,意味着他也是一位神祖。

    “你们分别通过对我的两次围剿在紫薇星域打响名气,我嘛,作为当事人之一,不应该来索要好处吗?”

    江辰大大咧咧在他面前坐下。

    神祖的名字都不能轻易提起,更别说出现在别人的录像中,被贩卖成情报。

    “如果人人都是这样,那么任何情报势力都要关门大吉吧。”高润笑道。

    “我不一样。”江辰认真道。

    “哦?”

    高润认真看过去。

    “如果你们真的无所不知,应该知道我也能无所不知。”

    江辰指了指自己眼睛,“我来询问,已经是很给你们面子。”

    高润眯起双眼,冷冷一笑:“江辰,皇朝不能拿你怎么样,但未免有些太膨胀了吧。”

    “是吗?”

    江辰耸了耸肩,眼神发生变化,要开启慧眼。

    “你强行阅读我的记忆,得知天机阁诸多机密,将会被视为敌人!”高润没想到他真敢这样做。

    “反正我敌人也挺多的,不朽皇朝和古神族,再加上你一个天机阁又如何。”江辰无所谓道。

    高润一咬牙,感受着记忆即将被翻阅,不得不道:“停下,我们答应你。”

    “这就对了嘛。”

    每天起来都是雄心壮志要打破僵局,恢复更新,但每次都被现实按在地上摩擦,心中愧疚如山,却总是拖延到最晚,桌上堆满红牛和咖啡。抑郁症?拖延症?其实都不是,自我怀疑消磨着每天的精气,使我提笔如搬山,离过年还有两个月多,会做最后一搏!力求最好!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