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他进修弟子和刚才西院的那些人差不多,觉得丢人,认为江辰把本来就不被看得起的进修弟子拉到无底深渊。

    “院长,这人除了牙尖嘴利,我看不出他有获得优等的资格啊。”莫师在台下问道。

    “我也有过这疑问,圣院高层都有这疑问,不过南公只有一句话就打消了所有疑问。”衣月川说道。

    “哦?”

    莫师倒是要听听是什么话,莫非江辰是圣院某位高层的私生子?

    “他打破第一次进入非我界的记录。当时,南公说了这样一句话离开,质疑的声音随之消失。”

    “真的假的?!”

    莫师大吃一惊,身为教习一员,他当然知道非我界意味着什么。

    不等他的惊讶平复,台上的两个人证实开始交手。

    面对庄凡的掌法,江辰运刀如飞,狂野霸气,和庄凡不分上下。

    考虑到两人境界相差,江辰在某方面已经取胜。

    但这不是武神台判断胜负的标准,战斗依然继续。

    “难怪敢嚣张,有两下子啊。”

    “中期圆满就和后期圆满的庄凡打成这样,确实不错。”

    江辰的表现,勉强符合圣院弟子的期望,心想优等进修名额,确实有些分量。

    “不过,这还不够。”

    各院的天届学长看出什么。

    “现在是不分胜负,可打下去就很难说,像这种水平差不多的,往往时间越久,双方差距就会越拉越大。”

    “目前来看,这个进修弟子是掌握风之小道和半步金之小道,故而这样凶悍,可他的刀法还不够精妙,不如庄凡的掌法。”

    “再过一刻钟,就会见到明显差距。”

    这些圣院天届的弟子,眼界可以说是极高,他们说出来的话,自然是有着一定道理。

    激战到一刻钟后,庄凡愈战愈勇,反而江辰的刀法受阻。

    啪!

    又是一掌,拍在江辰的黑刀刀刃之上,打得江辰整体手臂甩到肩膀后面,人后退几步。

    “不入流啊。”

    庄凡嘲笑一声,心里其实不好受,因为他打江辰打得太久了,对付一个进修弟子,实在是丢人。

    “我说,为什么你们的表情好奇怪啊”

    西院的进修弟子见到江辰出现落败的迹象,摇头叹息,不过他们注意到和江辰来自一个地方五个人表情明显不对劲。

    他们脸上没有半点应该有的表情,反而说不出的古怪。

    “这家伙,真是和谁动手都要练一下刀法啊。”吕飞说道。

    “圣院果然名不虚传啊。”绯月公主说了一句。

    其他四人点点头。

    “随便一个就要逼得江辰用剑。”吕飞说道。

    这话一出,身边的人震惊,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不等他们追问,英雄台上的江辰把刀收起,负手而立。

    “怎么,想要认输?可没那么简单。”

    庄凡没有趁机攻击,在四院的注视下,他要光明正大,以绝对的差距击败这人。

    后期圆满的神游境,三十六个神穴,修炼天极奥秘功法,掌握完全的掌意,所学的掌法也是这个层次最顶尖的。

    这些,是庄凡的实力。

    不过在看到江辰接下来的动作时候,每个人都愣住了,只见他的左手从纳戒中拿出一把灵剑。

    随着拔剑的动作,凛然的剑气通过景象都能让人感受到。

    “剑客?那刚才?”

    火域的五人如愿以偿在其他人脸上看到想要看到的神情,尤其是绯月公主,比试的时候,江辰就是面对她才动刀的。

    四院一片哗然,先用刀,后用剑,意思很明显,剑要比刀厉害很多。

    江辰刚才只是和庄凡在玩,却已经有势均力敌的架势,这说明两人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啊

    “装神弄鬼!”

    庄凡不相信这样荒谬的事情,以为江辰是故弄玄虚。

    “说不定,他的剑还没刀厉害,只是换个方式挣扎一刻钟。”

    想到这里,庄凡放下心来。

    “我不会让你如愿的,这次一分钟的时间都不会给你。”

    说着,庄凡使出全力。

    体内神元突然暴涨,整个人发出强劲的气流,声势惊人。

    “比试切磋,庄凡用力到这种程度。”总教习史文恭略带不满。

    在圣院其实有着不成文的规矩,比试和生死决斗必须要分开,留有一定的余地。

    不过庄凡这样做只是想要尽快击败江辰,倒不是说要一定要这样做才能取胜。

    “长虹剑法:一剑三式!”

    江辰无动于衷,轻蔑一笑,拔剑出鞘,主动迎了上去。

    四院中,响起一片惊呼声。

    和刚才用刀相比,出剑的江辰完全是两个人,不仅气质大变,凌人的剑势席卷英雄台每个角落。

    这种变化很快体现到庄凡身上。

    三剑落下,庄凡拳劲化为乌有,双手衣袖断落,赤霄剑架在他脖子上,冰冷的剑锋使得皮肤隐隐作痛。

    “一剑三式,第三式不停,你命已经没了,现在我问你,谁是垃圾?”江辰说道。

    “你!”庄凡大怒。

    江辰手一抖,在他脖子留下一道血痕,道:“我胆子很小的,你可千万别吓我。”

    顿时,庄凡冷汗顺着脸颊流淌,抿紧着双唇不说话。

    一剑落败,还是当着四院的人面,他只能如此。

    “你不是问我这样的垃圾不配进入你十一班吗?现在你这个班长如此无能,倒是庆幸没加入啊!”

    “我现在当着四院的人问你,谁是垃圾!”

    “你有本事杀掉我!庄凡大叫道。

    “你以为,我不敢吗?”

    一句话,七个字。

    落下后,江辰好像化身一头凶兽,眼眸在庄凡眼里变成妖异的赤红色,浓郁到能摸得着的杀气瞬间击垮他内心的防线。

    这是江辰帮白灵开启智慧掌握到的杀戮之气。

    史前凶兽之威,足以震慑到一个神游境的小人物。

    “我问你,谁是废物!”江辰大喝道。

    “我是废物!”

    庄凡惶恐大叫一声,跪拜在地上。

    “呵呵。”

    江辰凶神恶煞的模样一下子消失不见,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纹。

    收剑入鞘,不再去看跪在地上的庄凡一眼,转身走下英雄台。

    没走几步,他忽然停住,抬头看向空中。

    这样的视角,使得四院的人都有一种被凝视的感觉。

    “辱人者,人恒辱之。”

    这话不知是向庄凡说的,还是圣院这些心高气傲,看不起人的弟子。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