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冷绝像是知道江辰故意把他逼出来。

    神情肃穆,眼神淡漠,全然没有半点茫然。

    江辰打量着这位皇朝的第一军神,脸上表情逐渐变得认真。

    这是一个很强的对手。

    “你依然没有逃脱第一劫神祖的范围,却指望着和第二劫巅峰的我交手,告诉我,是什么让你如此自信。”

    冷绝声音低沉,但却充满磁性。

    这位第一军神不仅威严十足,还有着大智慧。

    “因为我不担心试金石会伤到人。”江辰说道。

    “明白了。”

    冷绝听明白他的意思,“你认为依仗着时空之道,就能来去自如是吗?偌大的星空,就你特殊,拥有他人没有的手段?”

    “让我来告诉你,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说完,冷绝向前踏出一步。

    明明是在虚无的星空中,可这一脚落下,竟然是轰鸣声。

    仿佛是山河即将破碎,星空承受不住这人的威压。

    “他的实力比肩刀圣!”

    江辰心想到。

    第一军神驻守北斗星域和紫薇星域的交界处。

    故而,上次刀圣杀入第一皇城,他没有出手。

    忽然,江辰注意到他手上的那把刀就是刀圣那把。

    看来刀圣死后,这把刀赐予第一军神。

    不过,江辰很快发现重点不是在刀上。

    冷绝的左手有一块三角形的令旗,初时也就巴掌大,但在江辰的注视下,迅速变大。

    旗上没有文字,也没有图案,是纯粹的黑色。

    在这星空中,无风飘荡。

    江辰的直觉告诉他这东西不简单。

    “仙器·镇神旗!”

    随着冷绝浩瀚的神力注入其中,这片星空发生变化。

    江辰感觉自己在不断坠落,眼前的世界如流水般飞逝。

    没一会儿,他发现自己从星空跌入到一片荒芜广阔的大地中。

    万里焦土,不远处有火山喷发。

    江辰向前走了没几步,随着视线翻过山丘,入眼处是无数的尸体。

    这些尸体有神、妖、魔等族。

    “这不是诸神黄昏?”

    江辰一惊,他发现眼前所看到的画面很眼熟。

    是当年导致玄黄世界破碎的诸神大战,也被称为诸神黄昏。

    这里曾经是主战场,他也在这里奋战过。

    忽然,江辰惊恐的发现那些尸体动了!

    一个个从地上爬了起来,依然还是死时的恐怖模样,嘴里还在发出嘶吼。

    下一秒,一双双可怕的眼珠子看向江辰。

    “幻觉吗?”

    江辰没有惊慌,这种程度而已。

    “如果只是幻境,那未免太小看人了吧。”

    他心说道。

    但是,在一具死尸冲到身前时,江辰吃惊的发现这不是幻境!

    或许这片主战场不是真实的,但绝不是幻境。

    江辰急忙拔剑,斩杀着一具具死尸。

    死尸稍微碰到剑锋,立即四分五裂,防御力很弱。

    所以,哪怕江辰被团团包围,依然如闲庭散步一般。

    “根据心中所想构建出一片世界,作用又是什么?”

    江辰揣测着那片令旗的作用。

    很快,他想到厉害之处。

    那就是他无法离开这片世界。

    这是一片无尽的真实世界!

    江辰明白这点的时候,第一军神冷绝出现在面前。

    “时空之道,也无法跳脱这里。”

    冷绝向他说道:“你将面对皇朝最强大的战士,但愿你不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

    话音刚落,刀圣的神刀砍了过来。

    一刀将大地给分成两半,刀锋直逼江辰而来。

    江辰本想银鲨剑格挡,但他又觉得这不是最好应对策略,于是动用身法躲闪。

    让他没想到的是,身法在这片世界受到限制。

    依然能正常施展,但却会被冷绝预料到。

    故而,这一刀他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

    又因为错过蓄力格挡的时间,这一刀打在剑身之上,使得江辰持剑的左手剧烈震颤,胸口发闷。

    “这片世界的法则,由我书写。”

    冷绝说道:“你的一切,都被我牢牢掌握住。”

    “这么夸张?”

    江辰愣住了,这情况可比预期中要棘手。

    “仙器……”

    他想到黎明剑灵说过的话。

    仙器的强大之处在于,不依赖于人。

    像是一件神剑,必须要持剑者够强,才能发挥出百分百的威力。

    仙器不需要,它能让一个平庸之辈击败最璀璨的天才强者。

    掌握仙器的人,相当于拥有外力。

    不朽皇朝,荒天帝的造化神轮是一件可怕仙器。

    冷绝手中这件镇神旗也是。

    “你让我见识到皇朝对我而言的阻力有多大,这很值得。”

    忽然,江辰说道。

    “哪怕是付出自己性命?”冷绝嘲弄道。

    “不,不会的。”

    江辰神秘一笑,道:“我追杀冷锋,是知道你会来,也知道你是第二劫的巅峰,仅凭着时空之道,我还没自信到那种程度。”

    “哦?那你还有什么依仗?”冷绝问道。

    “你会收起仙器,让我离开这片世界。”江辰很认真道。

    “为什么?”

    “因为,你儿子的性命掌握在我手上。”江辰说道。

    听到这话,冷绝一直挂在嘴边的笑纹收起。

    “你在吓唬我?”

    “不信吗?你可以去看看。”

    江辰成竹在胸,因为这都是真的。

    冷绝还真不信,消失在江辰眼前,但这片世界没有取消。

    星空中,冷锋看到父亲从仙旗中出来,马上迎了上去,“父亲,那家伙死了吧。”

    然而,他发现父亲脸色不好看。

    “不会吧?难道出动仙旗都无法解决这家伙吗?”

    冷锋难以置信。

    “别说话。”

    冷绝把手放在儿子肩膀上,神识探入体内,很快发现江辰留下来一道神念。

    原来,刚才那一剑,江辰没有什么都不做。

    他在冷锋体内留下神念,相当于一个随时可以引爆的炸弹。

    冷绝想将其抹去,就发现儿子满脸痛苦。

    “父亲……这是怎么回事?”冷锋只觉得遍体生寒,手脚麻木。

    “这是什么力量?”

    冷绝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力量,不知道该怎么办。

    下一刻,他回到镇神旗中。

    “你一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冷绝问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对江辰还能活到现在不感到惊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