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到他一口道出自己身份,江辰颇为意外。

    他和这位将军之前没有过接触,竟能直接通过三把神剑认出自己,非同寻常。

    事实上,他会被认出来,和之前那场战斗有关。

    雷蛇、电龙、火凤。

    他曾在天罗战号上施展过,并被皇朝的情报记录在案。

    过去的十五年中,神郎将军偶然阅读过一次,但具体细节他想不起来。

    所以上次江辰出招,他没有第一时间记起来。

    可是,加上这三把神剑,神郎将军的记忆一下子被唤醒。

    “你是本尊还是法身?”

    神郎将军收起轻视,一边询问,一边做着小动作。

    江辰微微一笑,很快见到这位将军表情一变。

    神郎将军也是愣了下,他刚才是要把事情汇报上去,结果发现这片区域都被封住。

    “你唤来三把神剑,知道会被发现,于是布置结界,这是铁了心要杀我啊。”

    神郎将军冷笑一声,没有太在意,仿佛是识破什么,“如此来说,在紫薇星域那个只是你的障眼法,欺骗皇朝的耳目?”

    虽然是询问,可心中早有答案。

    “然而,不管如何,你都是在苟延残喘,当你的罪行败露那一刻起,星空中就没有你容身之处。”

    “你的法身能迷惑多久?让我没想到的是,这种情况下,你本尊还不安分,我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愚不可及。”

    神郎将军在军团被称为智勇双全,一下子就将局势看得清清楚楚。

    “说实话,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打算的。”

    神郎将军继续道:“仅是拖延时间,回到自己的世界去看亲人一眼?”

    这是他能想出来的可能性。

    “我的打算是,成为神祖,向你们皇朝宣战,斩杀位于玄黄世界的黑星王子。”

    江辰语气平静地说出自己计划。

    “哈哈哈哈哈哈。”

    神郎将军捧腹大笑,丝毫不带夸张,如同被幽默大师逗笑。

    “一个神尊,在这里,在这里说要宣战皇朝,哈哈,咳咳。”

    神郎将军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江辰一言不发,站在那里,像是在看一位小丑。

    “你知不知道,帝皇已经是第三劫神祖?”

    神郎将军注意到他的眼神,逐渐平静下来,忽然他想到什么,露出恶作剧的表情。

    “那又如何?”

    “偷偷告诉你一件机密,帝皇下一步计划,是前去炼狱。”

    神郎将军透露出一个大秘密。

    这可是军机,泄密者将会被问罪。

    但在这片结界中,他自信江辰无法活着把这秘密带出去。

    “炼狱?”

    江辰眼神一下子锐利如刀。

    他父亲就在炼狱中。

    “没错,帝皇要去挑战你的父亲,结束恩怨。”

    看到他的表情,神郎将军马上道。

    江辰浑身肌肉一下子紧绷,眼神透露出焦虑。

    第三劫的神祖,可不好对付啊。

    “可恶。”

    江辰想到上次在涂山氏,父亲约战过荒天帝,但后者没有应战。

    当时,两个人都是第二劫神祖。

    本以为当时的荒天帝不想再动手,却没想到这家伙心胸这样狭隘。

    “一直到胜券在握才肯出手,分明是想出一口气,来报复当年的事情。”

    “这样的小人,亏我还钦佩这家伙建立起不朽皇朝。”

    江辰发觉这个荒天帝还真是一个矛盾体。

    忽然,江辰还在失神时,身前传来一股劲风!

    这可是在星空中!

    江辰凝目看去,就看到神郎将军和上次一样,发动冲击式的突袭。

    身上那件铠甲雷光灿灿,蕴含着极大威力。

    很明显,是为防止江辰遁入到虚空下。

    哼。

    心情不太好的江辰不躲不闪,伸出右手,对准着这家伙。

    “这是?”

    神郎将军看不明白江辰的动作。

    一直到江辰五指弯曲,他一下子感受到一股巨大的阻力,不断消耗着他的冲击。

    同一时间,江辰左手掐动剑诀。

    飞来的三把神剑前仆后继,杀向神郎将军。

    “剑·火凤。”

    “剑·雷蛇。”

    “剑·电龙。”

    三把神剑,都不需要落在江辰手上,直接发动剑招。

    神郎将军反应过来前,先后被神剑击中。

    如同承受三枚炮弹轰击的普通人,神郎将军直接被炸飞出去。

    噗!

    将无数星空垃圾撞毁的神郎将军止住去势,直接口吐鲜血。

    “我的甲……我的甲?!”

    神郎将军顾不上伤势,低头看着神甲。

    胸腹部位出现大缺口,其他部位也都有撕裂的现象。

    他引以为豪的防御,被江辰直接破掉。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神郎将军完全摸不着头脑,上次还只能落荒而逃的江辰,怎么会变得这样强大?

    “还是自己的神剑顺手。”

    江辰向他飞来,三把神剑在他周身打转。

    剑中剑灵十分欢快,沉寂十五年之久,终于重新被唤醒。

    “不对,你的剑道就算给你增幅三四成实力,也不可能如此,刚才那一手是什么?!”

    神郎将军很快抓住重点。

    江辰抬手之间将他的冲击给挡下来,这不是神尊能做到的。

    “神念。”

    江辰冷笑道:“你可以理解为念力。”

    心力的可怕之处在于明悟过来后,本尊和法身都能提升。

    这一点,连造化神力都做不到。

    神念配合上飞剑术,施展出三门神诀,重创擅长防御的神祖,江辰对此很满意。

    “呸。”

    忽然,神郎将军吐出一口鲜血,并将身上神甲脱下来。

    “你认为,我的神力仅是依靠着神甲吗?你成功惹怒了我,就为此做好心理准备吧。”

    话音落下,神郎将军的神力一下子暴涨数倍。

    没错,是数倍!

    神甲就如同解除掉封印似的,让他真实实力爆发出来。

    “这家伙放弃成为第一劫的机会。”

    江辰眼睛眯起,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恶战。

    对方这样做确实跟发了疯没什么区别。

    付出的代价极大,相当于终身无望第一劫。

    “你要是敢逃,我立马转身进入玄黄世界,杀进天御域!”

    神郎将军冷冷道。

    本来神色凝重的江辰咧了咧嘴,笑道:“我倒是希望你那样做。”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