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神祖号称是至高的存在。

    一日不入神祖,万年修行终是一场空。

    唯有成就神祖,才有机会触摸真正的巅峰。

    江辰作为一个神尊,随手击杀神祖,这要是传出去,绝对是会惊世骇俗。

    但也不是说江辰对上任何一个第一劫没到的神祖都能这样。

    主要还是刚才这家伙失去理智,就连护体罡气都没开启,攻击也是破绽百出。

    江辰先是藏身于过去,躲过攻击,再是一拳将其击垮。

    没过多久,白轩也解决掉眼前的敌人。

    不过,当他回到江辰面前,容貌迅速老去,这是因为激战中,神力无法持续维持在肌体中。

    这种恢复青春的方法治标不治本。

    要真想青春永驻,最好的时机是在最美的年华中,得到某种灵丹妙药,阻止身体衰老。

    可惜,这种神物可遇不可求。

    一旦真正老去,恢复青春的希望会更加渺茫。

    因为多出一个让衰老的身体恢复到年轻这个步骤,再行稳固。

    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神祖会因为不老不灭疯狂的原因。

    “师兄。”

    看着尽是老态的白轩师兄,江辰很是心疼。

    “衰老是正常的,世上那么多老人,你要是都这样伤感不得累死?”白轩苦笑道。

    江辰听到这话,脱口而出,“我遗憾的是错过师兄风华正茂,成为神祖那些年。”

    岁月无情,尤其是在着残酷的世界,一直陪伴在旁是种奢望。

    “好了,别伤感了,溜之大吉吧。”白轩拍了拍江辰肩膀,朝星空飞去。

    江辰正要跟上,却发现右手被公主紧紧抓住。

    江辰告诉她已经安全,待在这里等皇朝的人过来就是。

    但是,公主一个劲摇头,樱桃小嘴抿紧,就是不说话。

    眼看耽误的时间越来越久,江辰心一狠,要将对方敲晕。

    不曾想,耳边响起一个声音,让他改变主意。

    他在公主身上搜寻出能够定位的宝物,将其破坏掉后,带着这位公主前去星空。

    与此同时,第一皇城中,人群聚集在大街小巷,爆发出阵阵欢呼声。

    整座皇城都在沸腾。

    他们的皇成功化解危机,解决掉强大莫名的刀圣。

    更重要的是,荒天帝正式成为第三劫神祖!

    “皇权,将会空前稳固!”

    所有人想到这一点。

    第三劫神祖,星空罕见,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世。

    荒天帝在这一步停留数百年,终于是打破桎梏,一步登天。

    “帝皇!”

    八名镇国神将上前,为自己没能将敌人抵御在皇宫之外

    请罪。

    荒天帝看上去并不在乎。

    “颁布两道天行通缉令。”

    他一开口,嗓音低沉浑厚,威严感十足。

    “两道?”

    镇国神将大吃一惊。

    所谓的天行通缉令,取自替天行道四个字。

    是皇朝中最高级别的通缉令。

    往往都是用于紧急情况,从来不轻易动用。

    如今,一连颁布两道,很不寻常。

    “第一个,九天玄女,真名玄妃,玄黄世界人士,玄门创始人。”

    荒天帝没有解释什么,直接发令。

    镇国神将一字不漏记住这番话。

    同时,他们心有疑惑。

    玄女不是被关在九绝深渊之下吗?

    转念一想,九绝深渊发生大爆炸,所有犯人逃脱,玄女肯定也成为逃犯。

    “另外,将皇朝中,所有当年玄女建立起来的重要设施废除,重新建造。”

    荒天帝再次下令。

    这话让人想到什么,持剑者问道:“帝皇,玄女难道是这背后的策划者?”

    荒天帝应了一声,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的。

    “负责看守九绝深渊那些酒囊饭袋全部斩首,一个不留。”

    玄女在他们眼皮底下搞这么多小动作,结果没察觉出任何痕迹。

    这样的人,留着也是无用。

    旋即,荒天帝发布第二道通缉令。

    “江辰,玄黄世界人士,涂山氏和古神族结合的产物。”

    如果是听到玄女的名字是感到奇怪的话,那么对于江辰,镇国神将都很震惊。

    “一个神祖都没达到的家伙,配得上天道通缉令吗?”

    他们在心里嘀咕着。

    “帝皇,那江辰在九绝深渊下自爆,害死古神族的萧黯然。”

    其中一位持盾人想到什么,告知这点。

    “那仅是法身。”

    荒天帝像是什么都知道似的,“黑星最初抓回来的人就是法身,本尊逍遥法外十五多年。”

    听得出来,这话带着深深的失望。

    八个镇国神将明白,黑星王子怕是和皇位无缘了。

    再说江辰法身,他带着公主,和白轩师兄来到星空中。

    没有去抢夺皇朝的飞船战舰,而是直接来到一艘等候的飞船上面。

    “挺聪明的嘛。”白轩夸赞道。

    “这不是我留在这里的战舰。”江辰苦笑道。

    白轩正要询问,脚步声从飞船中响起。

    紧接着,白轩看到一位认识,但从没有亲眼看到过的女子。

    玄女!

    玄女特意在外等候,来接江辰法身和白轩。

    对了,还有这位公主。

    刚才江辰就是听到玄女的话,才会把公主带上。

    现在,江辰想知道为什么。

    “从来不存在着什么龙脉,要要承载那么多国运,需要灵性十足的东西才行。”

    玄女说道。

    江辰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说到这个。

    但下面的话让他大吃一惊。

    “这个东西包括生命。”

    闻言,江辰惊呼道:“你的意思是说,她代表着皇朝的国运?”

    “是的,她是圣灵体质,所有转化的国运都在她身上。”

    “她的处境,代表着皇朝的国运。”

    玄女说到这里,神色颇为复杂,“这点,我也告诉过刀圣,本以为他能解决。”

    这话让江辰想到先前穷追不舍的两个犯人。

    现在看来,也是事出有因。

    忽然,江辰想到如果没有自己,皇朝的国运将会破灭。

    抱着摧毁皇朝国运为目的的江辰最终反倒是救下国运,这可真是莫大讽刺。

    “现在她也没人保护。”

    玄女幽幽道。

    这话提醒到江辰,他依然能轻易取走公主的性命。

    似乎是察觉到什么,公主抓着他衣服的手加大力道,眼神充满着期盼。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