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犹豫再三,这位古神族的中年人没有选择发作。

    让江辰自爆,可以说是他失误,也可以说是故意。

    他来时,族里交代,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确认真假。

    要是出现偏差,将来他将在古神族没有立足之地。

    给了他这样的重担,古神族也很体贴的给他解除限制。

    不管用任何办法,如果真的无法确定,直接痛下杀手。

    “尽管不怕那个凌天,可真要拼命的话,也是会来找我啊。”

    可是,中年人还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认为这是苦差事,把气都出在江辰身上。

    于是乎,他尽量避免江辰直接死于自己手上。

    神侯的话,其实正合他意。

    忽然,盾牌组成的铁笼猛地膨胀,拼接处的能量出现剧烈反应。

    这让皇朝的大将军大为吃惊。

    那一面面盾牌可都不是凡物。

    乃是采用沉星神铁打造而成,上面刻录着强大的灵印。

    配合战阵使用,简直是无往不利。

    不仅是能抵御摧枯拉朽的攻击,更能把敌人困住。

    曾经,他们的军队将一位神祖活活困死!

    此时此刻,盾牌阵竟然出现这样的现象。

    他们还真担心会影响到九绝深渊。

    高瘦男子倒是有先见之明,开启深渊下的结界,尽量吸收余波。

    “这些大人物可真是散漫啊,不知道这里被关押的人有多恐怖吗?这要是因为这一出被放出来,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将目光放在那一面面坚实的盾牌上面,“应该能吸收七八成的能量吧。”

    这样的话,加上结界,倒是不用担心。

    不曾想,人们耳边响起一下怪异的声响。

    仿佛一匹布被撕裂的那种声音。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神侯,他的表情彻底变了。

    第二个人是中年人。

    他本没有意识到怎么回事,但这一切都是冲他来的。

    只见一团人形的璀璨光芒闪现在他身后,将他紧紧抱住。

    “啊!”

    中年人吓傻了,接近疯狂。

    “他怎么会出来的?!”

    他只剩下这样一个念头。

    自爆中的人自身力量失去控制,根本做不到施展神诀,更别提身法。

    别说中年人惊讶,皇朝的人更是不可思议。

    哪怕江辰不是自爆,被盾牌困住,也不可能这样轻易出来才对啊!

    可是,来不及等他们想明白,可怕的威能达到临界点。

    “走!”

    神祖们不敢怠慢,二话不说,离开深渊。

    高瘦男子紧随其后,这时候,他可管不了深渊的结局会是什么。

    最想走的还是中年人。

    可是,江辰根本不让,势要玉石俱焚。

    “放开,你给我放开啊!”

    中年人哪里还有一开始的傲气,惶恐不安。

    旁边的古神族强者犹豫不决。

    他们不是没想过出手。

    然而,没有意义啊。

    对自爆的人出手,只会加剧自爆。

    哈哈哈哈哈!

    “颤抖吧!”

    从江辰嘴中,吼出三个字来。

    紧接着,毁天灭地的能量大爆炸发出。

    深渊之下像是被龙卷风暴摧毁,一间又一间的石室四分五裂。

    里面被囚禁的人反倒是被石室所救。

    因为石室承受大多数伤害。

    中年人就没有那样顺利。

    他几乎是紧挨着江辰,本来凭借着他神祖的实力,面对神尊自爆不会死。

    偏偏被江辰抱住!

    爆炸发生那一刻,他胸膛出现一个血淋淋的破洞,生机被完全摧毁。

    “这下……”

    其余古神族的人面面相觑,脸上满是苦涩。

    就这点小事,竟然让他们失去一位神祖。

    不过,谁又能想到江辰会这样狠,直接选择自爆。

    要知道,每个神级强者都可以自爆,但是,会选择这条路的人少之又少。

    因为成功几率太低,蓄势时间太久。

    等到可以爆发那一刻,敌人早就逃之夭夭。

    二来,强劲的能量冲入全身,会给自身造成极大的伤害。

    所要承受的痛苦无法想象到。

    啊!

    要说最倒霉的人,还是高瘦男子。

    他都已经跑到深渊之上,结果爆发出来的能量光柱将他淹没。

    在光柱中,他一瞬间灰飞烟灭。

    说他可怜,是几乎没有人发现他的死,又或者说是不在乎。

    “快!确认江辰到底是本尊还是法身!”

    这一刻,神侯反倒是比古神族的人还要上心。

    法身自爆,最终是以能量的形式消失,如果是本尊,会有一定程度的血雾。

    神识散布出去,他们发现血雾,但却无法分辨是江辰的,还是中年人的。

    “排查!”神侯马上道,也不太在意。

    因为这是可以查出来的。

    “李……无极,不,不朽……皇朝。”

    然而,正当皇朝的人要重新下到深渊时,一个听上去像是傻子的自语声音响起。

    “这是?!”

    听到这话,神侯表情再次一变。

    和江辰自爆不同的是,这次,脸上布满着惊慌。

    “跑!”

    随即,他二话不说,要离得深渊远远的。

    其他皇朝将军对这个人的声音也不陌生,纷纷用上最快的速度。

    “是那个家伙?!”

    古神族的人相视一望,也是不敢停留。

    “李无极!!!”

    下一刻,深渊下,响起震耳欲聋的吼叫声。

    可惜,自爆后,江辰在九绝深渊的联系断掉,也不能再和玄女沟通。

    所以这一声怒吼,他没有听见。

    倒是在几分钟后,他在皇宫的法身察觉到皇城上空出现一道金色光柱。

    和他上次叫喊荒天帝名字,招来的光柱差不多。

    “又有人直呼姓名吗?看来荒天帝有够忙的。”江辰幸灾乐祸想到。

    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和自己刚才在深渊下的自爆有关。

    否则的话,不会这样巧吧。

    “算上上一次,这种情况几十年来也只是第二次。”白轩说道。

    听到这话,江辰对这个直呼姓名的现象感到很好奇。

    这要是有失心疯的人犯傻不断喊着某位神祖的名字,岂不是要忙死?

    “不是说谁说出神祖的姓名就会引起这样的反应,而是具备一定实力的人,并且怀着极大的敌意。”

    白轩说道。

    江辰心想这样才说得过去嘛。

    忽然,二人发现一件惊奇的事情。

    那就是对于那人的叫喊,荒天帝竟然是没有行动!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