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法则之上,是奥义。”

    “奥义又分普通、至高,究极。”

    这一天,江辰从书海收获不少新知识。

    任何境界体系都是广为流传的。

    然而,一些很少有人达到的层次,有关记载很少。

    比如说奥义这块。

    江辰掌握着时间、空间的奥义,目前都是处于普通级。

    结合的时空也是一样。

    一旦以后有所提升,会带来极大的作用,如果空间奥义达到至高,江辰能通过身法游走真空之下。

    “每个人诠释道的方法都是不同,比如说我和师姐的时间之道。”

    “时空也是如此,要想从书中找到方向很难。”

    “不过,倒是可以充实自己,走出自己的路。”

    江辰诠释时空是通过《大日如来经》。

    过去,现在,未来。

    要如何去展现威力,都要靠江辰自己。

    “那么,就由我来吧。”

    九绝深渊中,法身通过玄女的帮助,快速消化书海殿法身那边的知识。

    不过,没等他进入状态,他发现关着自己的小石室出现变化。

    恢复到最初,开始折磨着他的灵魂。

    江辰及时抽离出去,避免影响到本尊和另外一具法身。

    同时,他呼唤着玄女。

    “有人来视察,好像是冲你来的。”

    玄女回应一声,再也没有动静。

    江辰一惊,心想难道是荒天帝发现了什么?

    他不得不小心,玄女的行为虽然天衣无缝,可皇朝也有着手段。

    因为小石室的变化,他无法探查外界,时间的概念也变得模糊。

    仿佛是过去一万年,又好像只是一瞬间。

    小石室被打开,江辰法身真正的睁开眼睛。

    见到之前那位高瘦男子。

    当然,江辰对他没有任何印象。

    高瘦男子身边有几名披甲的将军级大人物,还有几位装扮神秘的家伙。

    “古神族。”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几个人,江辰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些人的身份。

    他从小石室走出来,神色憔悴,看上去浑浑噩噩,半梦半醒。

    见状,高瘦男子冷笑一声。

    不过,今日没他什么事。

    他不过是带路的。

    他很识让开。

    皇朝的将军二话不说,手里拿着锁神链。

    “慢着。”

    就在江辰要被绑起来那一刻,一个雄浑的声音响起。

    这位皇朝大将很不喜欢别人用命令式语气和自己说话。

    不过听到说话的人是谁后,没有一点脾气。

    “神侯大人。”

    他看向来人,态度恭敬。

    北星界,神侯府的大人也来到这里。

    他没有全副武装,穿着厚重铠甲,仅是一件长袍,气度非凡,举手投足有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根据天罗战号的记录,他曾经挣脱过锁神链,不受锁神链的限制。”神侯说道。

    听到这话,古神族的人都很激动。

    “那岂不是说你们一开始就抓错人?”

    一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不客气道。

    “现在下结论太早。”

    神侯看了他一眼,神情不变,“我只是说锁神链对他无用,仅此而已。”

    “锁神链是最基础的,当初他被抓来,可是被服下锁魂丹,更是阅读记忆。”

    皇朝的将军对于古神族的怀疑很不满,“能让你们来查看,已经是很给面子。”

    “是吗?”

    中年人撇了撇嘴,不以为然。

    这态度激怒到皇朝的人。

    可想到这些人来自古神族,也不好表现出来。

    “你们怀疑,所以你们来检查,免得再说二话。”神侯说道。

    中年人笑了笑,眼神却很冰冷,“我们的检查方法很简单。”

    说着,寒意化为杀意,游走在众人当中。

    “哦?”

    神候很意外,认真打量着其他古神族的人反应。

    确定没有人因为这话有太大表情变化时,他似乎明白什么。

    “当初不朽皇朝只抓不杀,就是因为古神族。”

    神侯稍微一想,开门见山,“现在你们反倒是要杀他?”

    “嘿嘿,当初是因为族中一些老者太过保守,认为击杀造化神力的人是浪费。”

    “除此之外,他的那位父亲不好对付。”

    中年人不以为然,冷笑连连,“可是现在嘛,都不需要担心。”

    神侯垂下眼帘,分析着利弊。

    “那么,你们动手吧。”随即,神侯表示不会拦着。

    中年人耸了耸肩,下一秒,突然发难,一巴掌拍在江辰胸膛。

    巨大的力道直接让江辰胸骨断裂,骨头刺入体内。

    不过,要将江辰击杀前,中年人收回部分力道。

    江辰倒地后,中年人睁大着双眼睛观察。

    “看来是真的,古神族已经不重视江辰。”

    神侯得出结论。

    这一掌,直接把人打到濒死状态。

    如果是法身的话,会直接消散。

    古神族采取这样简单粗暴的方法,分明是不在乎江辰性命。

    江辰也像是被这一掌打得清醒过来。

    他面如金纸,漆黑的眼眸爆绽仇恨的光芒。

    “你们?!是古神族!!”他喝道。

    “看来是本尊啊。”

    中年人见他伤势不断加重,但迟迟没有消散,得出结论。

    “不过,还能这样喊话,可能是伤势不够重。”

    说着,中年人箭步上前,一脚朝着江辰脑袋踩下去。

    江辰目眦尽裂,这家伙完全不把他当一回事,漠视自己性命,践踏自己尊严。

    就在脚掌要落在脑袋上的时候,江辰做出决定,体内神力升腾而起,疯狂挤压到一点。

    “要自爆?”

    中年人吓了一跳,急忙收回右脚,连连后退。

    神尊的自爆不会伤到他的性命,但是,他可不想一条腿被炸断。

    决定自爆的人是无法中止的,故而,江辰肌体逐渐变得明亮,能量充斥着每个细胞。

    “别让他破坏深渊。”神侯表情凝重,连忙吩咐。

    不需要他说,皇朝的将军们没有闲着。

    一块块四方形的盾牌飞出,落在江辰周身,迅速拼凑在一起,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铁笼。

    缝隙间有着极强的能量凝聚在一起。

    “哼,要杀就利落一点杀,给人机会自爆,亏你是神祖。”

    神侯抓住机会,毫不客气训斥一句。

    中年人眼睛眯起,肌肉紧绷,一触即发,目光如利箭射向神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