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忽然间,江辰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脸色大变。

    屏气凝神,小心翼翼散发出神识,他就发现一个老人在扫地,清理灰尘。

    “连防尘防潮的结界都没有?”

    江辰不由想到。

    很快,他发现书海殿没那么简单。

    尽管乱摆乱放,可是,殿内禁火防水、更不会有灰尘。

    仔细一看,这个老人是在给书分类,不过嘛,效率很慢。

    老人也不在乎,看上去不问世事,漫不经心。

    “这老人不简单啊。”

    江辰心想到。

    老人的神力好似深渊,他无法通过本能分辨出神阶。

    若是神识探查,必然是会被察觉到,所以江辰没有那样做。

    好在,书海殿足够大,离得够远,江辰就听不到老人弄出来的动静。

    “真是妙哉。”

    江辰心想到。

    不过在这时,九绝深渊中的玄女想到什么,惊呼一声,“老师,你要小心,书海殿有一位很厉害的老人,好像也是出自我们玄黄世界。”

    几乎是刚刚听到这话,书海殿的江辰法身耳边又响起打扫的声音。

    江辰心里一沉,头皮发麻。

    这分明是老人察觉到自己。

    “可是,为何不直接抓住我,而是要这样?”

    江辰先是感到不解,然后想到对方应该和玄女一样,是被逼在这里。

    对书海殿的事情不上心,自然也不想抓住入侵者邀功。

    所以,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江辰出去。

    江辰没有死心,他想看看到底是不是被发现。

    他移到书海殿的另外一处角落。

    这次,不等他有所行动,扫把摩擦地面的声音几乎是在耳边响起。

    江辰这下可以肯定,对方是在警告自己。

    而且这次,是最后警告。

    “不甘心啊。”

    江辰叹息口气,但也没办法。

    不过,在他打算离开时,无意中看到老人的侧脸。

    “嗯?”

    江辰感觉很眼熟,能确定不是错觉。

    再想到玄女的话,这位老人来自玄黄世界,那他肯定是认识。

    正当他要仔细再看的时候,老人停下手中动作,发出一声叹息。

    “你又是何必。”

    老人转过身来,目光一下子锁定住虚空下的江辰。

    “我两次靠近,望你离开,你却执迷不悟,向我直视,我再视而不见,就是失职。”

    老人冷漠道:“现在,束手就擒吧。”

    江辰直接从虚空中出来,满脸激动,像是看到老熟人。

    这反倒是让老人搞不清楚状况。

    “师兄,是我,江辰。”

    下一刻,从江辰嘴里说出来的话让老人如遭雷击,呆如木鸡。

    江辰知道,他的相貌不再是五百年前的圣域第一公子。

    所以,他摇身一变,恢复以往的面貌,“白轩师兄,你要是不信,可查阅我的灵魂。”

    那样就给对方伤害他灵魂的机会。

    但是,江辰完全放心,因为对方是他最敬爱的师兄!

    “江辰?!”

    老人喉咙动了动,发出嘶哑的声音。

    他的心境难以言喻。

    几百年前,他是玄黄世界,圣域凌云殿的一员。

    力战血族,却是左右不了大势,被殿主凌天带入星空。

    本以为可以跟着殿主闯荡星空,没想到殿主直接被自家人给带走。

    至于殿主之子,江辰,更是他心中一大遗憾。

    在凌云殿时,他将江辰视为弟弟,疼爱有加。

    可惜,江辰大婚之日突然被筱偌杀死,送到五百年后,二人无法正式告别。

    可不会有人想到,命运是如此捉弄人,二人会在这种情势下见面。

    “师兄,你老了。”

    江辰目光被师兄的白发吸引,心里莫名悲凉。

    这不是被人所害,而是岁月的无情。

    大概估计,师兄也有六七百岁。

    “哈哈。”

    白轩大笑一声,神力游走全力,滋润肌体,焕发出生机。

    干瘪的皮肤一下子变得充满弹性,许多斑点也都尽数消失,白发恢复成泼墨般的黑发。

    那张本来布满着皱纹的脸颊又恢复年轻时。

    眉眼如刀,鼻梁高挺,饱满的嘴唇形成一张俊美的脸庞。

    而且,哪怕说是俊美,这张脸也没丝毫阴柔,反而英气勃勃。

    “辰。”

    发出来的声音也是圆润,抛地有声。

    “师兄!”

    江辰再也忍不住了,上去抱住这位比亲人还亲的人。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你,这真是……”

    白轩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这时候要是有酒就好。”

    “师兄,我有。”

    江辰拿出随身携带的美酒。

    他知道,师兄嗜酒如命。

    看到酒壶,白轩眼睛一下子亮了,打开后灌入嘴中,如牛饮一般。

    “爽啊!”

    “可惜,不是烈酒。”

    白轩略显遗憾,但又马上露齿一笑,“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爱喝烈酒啊。”

    江辰笑了笑,看着师兄这样,感到心疼,“师兄,你还是收起神力吧。”

    作为神级强者,恢复年轻不是什么难事。

    毕竟,腾云驾雾,横跨星河都能轻易做到。

    但是,随着个人神阶越高,肌体也变得非凡。

    苍老的威力同样不俗。

    要想像白轩这样保持年轻,必须时时刻刻让神力维持在肌体。

    这还不算,根据江辰所知,保持一天的年轻,代价是几天的寿命。

    对于那些把命看的什么都重的神祖,可不会这样奢侈。

    否则的话,星空中,也不会有那么多老者,到处都是俊男美女。

    “没事。”白轩生性豪爽,根本不放在心上。

    忽然,到这时,两人意识到什么。

    “辰,你怎么会在这里?”

    “师兄,你为什么会在皇宫中?”

    两个人都想到碰面的地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异口同声的话说出来后,两人相视一笑。

    江辰先说,想要看一看书海殿。

    “哇,原来是来偷书的,看来我抓住一个小贼。”白轩轻笑道。

    “读书人的事,能叫偷吗?”江辰狡黠一笑。

    白轩大笑一声,又灌下一口酒,说起自己的故事。

    “当年……”

    白轩的故事很长。

    一切都是从玄黄世界被血族入侵说起。

    “殿主带着反抗的人们来到星空,但是无奈何,殿主一入星空,马上有强敌找来。”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