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护国墙在江辰的眼中,不算是神乎其技。

    无非是皇朝有钱,直接堆出这样一面墙来。

    如果时间足够,江辰相信自己能找到破绽。

    现在嘛,倒是可以听一听这位盗圣的高见。

    “护国墙和玄门的玄界之门有异曲同工之妙,可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灵印结合空间之纹……”

    盗圣开始向他讲述起这面墙。

    江辰暗暗皱起眉头,隐约察觉到被不对劲。

    对方迟迟不切入主题,不说重点,似乎是在试探。

    “是想考验我?”

    一开始,江辰是这样想的,但很快发现不是。

    这位盗圣是想看看自己对这方面的了解有多深。

    身法厉害,不代表在这方面会有太大作为。

    江辰下定决心,装作很懂的样子,但却故意不说话。

    没一会儿,盗圣心里了然,看出江辰的水准。

    于是,他开始说出重点。

    “你我二人,同时在西墙和东墙出手,就能潜入其中。”

    “进去后,我们有一炷香时间,各自完成彼此目的,接着分别从南墙和北墙出去。”

    盗圣说道:“具体要如何进去,还要看你同意不同意。”

    “我若是同意,你会无偿告诉我?”江辰问道。

    “自然,因为光凭着我一个人,也是无法进去的。”

    盗圣笑了笑,嘴上说着无关紧要的话,神识继续交流,“不知道兄台高姓大名?”

    “无名无姓。”江辰回答道。

    “哈哈,明白。”

    盗圣不意外会听到这样的回答,“朋友,其实你不必这样小心翼翼,皇朝有着无视规矩的追踪手段,但前提是需要知道姓名或是其他有关联的东西。”

    “人人都知道我是盗圣,但是皇朝却无法定位我,可知道这是为何?”

    还别说,江辰挺好奇的。

    “因为不管是别人叫我还是我自称的时候,心里面都是否定这个称号。”

    盗圣告诉他这个秘诀,是要取得信用。

    江辰暗暗点头。

    他听九霄说过。

    那种追踪手段,实际上是从命运的长河中找到这个人,再行锁定。

    盗圣心里面永远不承认自己是盗圣,那么,不管有多少人认为他是盗圣,都无关紧要。

    “所以,朋友可否说出一个姓名?否则的话,不好交流啊。”

    江辰想了想,马上有了名字。

    “盗神。”

    盗圣一怔,挤出无奈的苦笑。

    随即,他端起酒杯,嘴上说道:“预祝唐兄好运。”

    神识中,他问的是江辰愿不愿意一起行动。

    “多谢。”

    江辰拿起酒杯,和对方轻轻一碰。

    盗圣满意一笑,将如何潜入的方法告诉江辰。

    说话时,眼帘低垂,有意无意观察着江辰的表情。

    听完他的办法后,江辰心中冷笑连连。

    “当真是险恶啊。”

    江辰心说道。

    还好他没说出自己要在皇宫中待一段时间。

    否则的话,对方就不会这样说。

    盗圣所说的,是指知道护国墙上的缺陷所在,两人同时用他的办法,能轻易进去。

    然而,江辰知道真相不是这样。

    盗圣是想利用自己。

    所说的办法根本不存在。

    江辰猜测,盗圣是想利用他先行引起护国墙的注意。

    等到那时,盗圣利用空隙,自己独自一个人进去。

    “盗圣果然是盗圣。”

    江辰没有拆穿对方,反而是很配合,一脸积极,“不知道什么时候行动?”

    “又是一个无知者。”

    盗圣心中冷笑一声,并告诉江辰,什么时候行动,取决于江辰要多久掌握他的办法。

    “演的还挺真的。”

    江辰挑了挑眉,表示自己会用最快时间掌握。

    “我们只有三天时间,因为护国墙五天一个变化,灵印重新排序,有可能变得更棘手。”

    这倒是真的。

    谎话中参杂着一部分真的,是非常高明的手段。

    可惜,盗圣碰上的这个人不好欺骗。

    法身陪着盗圣演戏,本尊那边,也有情况发生。

    自从一巴掌打得黑星王子找不着边后,他发现自己被孤立。

    除了飘飘公主,紫薇星域这边的人连正眼都不看他。

    还好,江辰也不在意。

    这天,他看到飘飘公主从神车中走出来。

    他不由想起上次的谈话。

    “两个人在一起,要的是身心坦诚,我说你没可能,是我的心永远不会许给你。”

    当时,飘飘公主把话说开,也不再扭扭捏捏,很大方说出来,“不过,我身为女子,必须要有男人,才能有下一代,这也是自古以来,女皇最重要一点。”

    现在想到当时公主说话的神情,江辰还是感到震撼。

    帝皇若是无子,大臣都要跟着焦急,生怕出现争夺皇位的内乱。

    女皇的情况要更加棘手。

    “你可以是那个让皇朝接受我的男人。”

    飘飘公主说道:“只要你能全心全意帮我,就可以得到一个机会。”

    江辰没有接话,反而问了一个问题,“公主殿下,皇位对你来说真的那样重要吗?”

    “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

    飘飘公主很认真的回答他,“于我而言,更有重要意义,我要借助登基之时,特赦一个人。”

    江辰没有问这个人是谁。

    但他知道,这个人已经让公主芳心暗许。

    “会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公主愿意如此?”江辰心想到。

    “公主殿下,你需要一个男人,才能夺得皇位,在那之后,才能特赦那个人。”江辰说道。

    言下之意是,那个心上人放出来后,你都差不多成亲生子。

    飘飘公主听明白他的意思,微微一怔。

    “无关紧要,反正那个人不知道我的存在。”

    旋即,江辰听到一个很意外的回答。

    “唉。”

    江辰不知道该怎么说,倒是有些同情。

    不是同情公主,也不是同情要被特赦那个人。

    而是同情会被公主选中的男人。

    每天身边睡着的女人心里面都是另外一个男人,这种折磨,还不如杀掉他。

    “公主殿下,我会全力争夺不灭不死。”

    最后,江辰还是表态。

    他耍了个小聪明,没有说为公主争夺。

    那天聊完后,两人之间产生一种生疏感。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